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

    莫忘尘走了,离开前,他拿出了许多丹方,交给了林玄天,皆是前世他所拥有的高级丹方。

    在林玄天那里,他也得知了,如今的张峰,已经是四品传承弟子,明年有望冲击五品。

    他并没有去找张峰,而是在天空之上,远远的看了一眼,张峰依旧住在之前,他所住的妄幽院中,独自料理院中的灵草,他没有杂役弟子。

    ……

    从丹宗离开后,莫忘尘不在有过停留,他直接朝着帝陨山脉进发。

    北冥太大了,以他造化一境的修为,横空飞渡,到来帝陨山脉时,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此刻,他站在帝陨山脉的外围,远远望去,其中朦胧一片,为大雾所笼罩,恍若与世隔绝。

    帝陨山脉,传闻曾经埋葬了大帝的尸骸,乃是北冥所有禁地之中,最为惊险的一个。

    二十万年前,惊艳了一个时代的圣王轩辕浩,曾经进入过一次,虽全身而退,但至那之后,整个人也变得神志不清起来,疯疯癫癫度过了数千年的岁月,最终失踪。

    一年前,莫忘尘入轮回山,在彼岸桥前,发现了轩辕浩的尸骨,离开时,已然将其埋葬。

    望着那被大雾笼罩,恍若与世隔绝的帝陨山脉,莫忘尘沉鸣了片刻,旋即不在犹豫,迈步朝着山脉之中踏步而去。

    传闻,入帝陨山脉者,寿元将会流逝,数日的时间,便会直接老死,不仅如此,帝陨山脉之中,有着许许多多古怪的事情发生,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一些什么。

    所幸的是,当莫忘尘踏入帝陨山脉之后,他并没有那种寿元流逝的感觉,至当初他从轮回山觉醒之后,轮回山的诅咒之力,也早已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所说寿元没有流逝,但此刻,在帝陨山脉之中,莫忘尘的修为,依旧被压制全无。

    起初,他只是在外围的地界寻找,看看是否能够找到飘渺圣尊所留下的什么痕迹,但找寻了莫约半个月的时间后,一无所获的他,便也是望着帝陨山脉的更深处进发。

    帝陨山脉之中,荒恳无烟,没有任何生机的踪迹,一路行来,莫忘尘看到了不少的尸骸,有些早已腐朽,化作粉末,而有些,即便经历万年岁月,也依旧保存完好。

    又是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当夜幕降临时,莫忘尘来到了一颗大树之下,夜间的帝陨山脉,伸手不见五指,如今他修为尽失,感知力又无法外放,不敢贸然前行。

    帝陨山脉之中,几乎所有的草木,皆是呈现着一种枯朽之感,如同秋至,树叶飘落。

    而此刻,莫忘尘到来的这棵大树底下,此树却异于其它,不仅没有枯萎的迹象,反倒是枝叶繁茂,尽显生机勃勃。

    他太累了,进入帝陨山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都不曾休息,因为面对未知的危险,让得他有着一种不安的感觉。

    树下,当莫忘尘来到这里时,他看到了有着两具尸骸,一具躺于地面,一具靠在树旁,仿佛两人在死前,都是保持着休息的状态。

    他沉鸣,有些犹豫,但最终并没有离去,而是在树下盘坐了下来。

    片刻后,莫忘尘的困倦之意更加浓烈,他眼皮很疲累,渐渐地,竟是沉睡了过去。

    不知不觉中,莫忘尘如同沉睡了许久,当他再次醒来时,天际早已明亮,但很快,他脸上也是愕然了起来。

    因为当他醒来的一霎,猛然发现,自己早已不在那颗大树底下,而是出现在了一个湖畔旁。

    他眼中有些迷茫,眉头微蹙,这里的环境,与帝陨山脉有着很大的不同,虽也是荒恳无烟,但并没有帝陨山脉那种,令人极度压抑的感觉。

    “怎么回事?”莫忘尘不解,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可醒来时,却早已身在另一个地方,这太让得奇怪了。

    疑惑的同时,他沉鸣了片刻,旋即站起身身子,朝着前方走去。

    荒恳无烟的山脉中,这里的环境与帝陨山脉有着很大的不同,唯一相同的便是,自己的修为,依旧被压制着。

    虽不能御空而行,但以徒步的方式行走了数日之后,莫忘尘发现,这山脉太大了,仿佛没有边缘,几天的时间下来,他一直朝着一条直线的方向进发,然而此刻所处之地,依旧是荒恳无烟的山脉之中。

    不知为何,莫忘尘心中渐渐地开始烦躁起来,直到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他来到一块巨石旁,如今早已累得不行,浑身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再也无法前行。

    靠在巨石旁,他昏昏欲睡,觉得眼皮子很沉重,渐渐地,他睡着了。

    令得莫忘尘愕然的是,当自己再次醒来时,所处之地,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的他,早已不处于荒恳的山脉之中,而是,出现在了一艘小船上。

    四周,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汪洋大海,海面出奇的平静,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也没有微风吹来,但令人奇怪的是,自己所处的这艘小船,无形中,却是有着一种力,在驱使着它缓缓前行。

    如一叶孤舟,这里没有黑夜与白天的区分,天空明朗,万里无云,随着时间的推移,莫忘尘可以推测出,如今的自己,在这艘小船上,恐怕最少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小船依旧在缓慢前行,还没出奇的平静,平静得让人有些可怕,一个月的时间下来,莫忘尘不知道小船行驶了多远,但至今,他目光望去,这里如同苦海,依旧让人望不到尽头。

    仿佛整个世间,除了这片海、这艘船,便只剩下了自己。

    如今,莫忘尘整个人变得有些浑浑噩噩,他早已忘记了时间,不知道自己度过了多久,困意来袭时,他又睡了下去。

    “这里是……”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可再次醒来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了。

    因为此刻,莫忘尘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这是一处房间,这个房间他并不陌生,是他曾经在莫家时的住处。

    “少爷……”

    门外,忽然有人敲门,莫忘尘听到了雪儿的声音传来。

    他皱起眉头,翻身下床,开门之后,却发现,雪儿望向自己的目光,似有着一种厌恶。

    这种厌恶,莫忘尘并不陌生,当初他还只是一个纨绔时,雪儿便是每日对自己露出这种神态。

    “族长让雪儿来告知少爷一声,他让你前往议事厅一趟。”雪儿这般说道。

    “议事厅?”莫忘尘微眯起了目光,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果不其然,当跟着雪儿来到了议事厅后,放眼望去,而今议事厅中,有着不少让得他熟悉的人。

    除了父亲之外,还有一位女子,君慕青!

    一切都仿佛重演,今日,竟是君慕青前来莫家,退婚的日子!

    “你便是莫忘尘?”君慕青站起了身子,目光看向了那刚刚走进来的莫忘尘,她脸上一如既往的高傲。

    莫忘尘看着她,沉默不语。

    “我问你话,没有听到么?”君慕青皱眉,声音微沉。

    “我明白了……”

    莫忘尘依旧看着她,最终深吸了一口气,他淡淡开口,“眼下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只是一场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