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剑七。”

    江辰先把剑举起,剑尖朝天。

    乾坤、无极这两种运用宇宙力量的圣术发威。

    两种不同形式的宇宙力量转入到剑中。

    龙吟般的剑鸣声随之响起,剑刃上的锈迹脱落,锋锐的寒芒闪动。

    忽然,江辰脸色一变,手中的剑即将失去控制。

    所幸他反应及时,扭转错误,恢复稳定。

    剑刃上,出现一圈又一圈的纹路,从剑尖开始往下,一旦遍布整把剑,剑七即可施展而出。

    “他在拿我练剑?!”

    玄武星宿很敏锐看出这点,先是一怒,而后冷静下来,眼中精光闪烁不定。

    周身的碧绿色气芒有转化迹象。

    “他是在故意引诱我!”

    忽然,玄武星宿及时打消主意,气芒恢复平静。

    “小子,你还太嫩了。”

    他一脸得意的看过去。

    江辰故意卖出破绽,好让他放手去攻击。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动手的话,将会抓住最好的机会。

    这时候的江辰,是最危险的时候。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依然如此,是有信心玄武星宿不会冒险。

    毕竟,乌龟都是长寿的。

    长寿往往代表着惜命。

    如果玄武星宿愿意冒险,也就不会讲和。

    在场的人要是知道他的想法,绝对会叹为观止。

    此情此景之下,还敢这样胡来,不知该说是他的人格魅力,还是太愚蠢。

    不管如何,在玄武星宿的成全下,江辰的剑七顺利完成。

    剑刃上下都是纹理那一刻,江辰大喝一声,将高举的剑往前刺出。

    玄武星宿确定他是来真的后,双手张开,衣袍和白发随风狂舞。

    周身的气芒凝聚成一个龟壳。

    龟壳上又有着星空的图纹,仿佛是映照着整个宇宙。

    “天神龟甲!”

    对于这个龟壳,星相和那名女子都不陌生。

    这是号称宇宙中防御最强的神术之一。

    是将天地万物变化尽数融入其中,形成的绝对防御。

    在有充足准备下的玄武星宿施展出来这样的天神龟甲,至高天神极少有人打破。

    嗡嗡嗡!

    江辰打出去的剑芒正是先前缠绕剑刃的黑色纹路,只是失去剑刃,变成一圈又一圈,好似丝带。

    打出去的时候,声音并不锐利,反而有种共鸣震动。

    剑芒的速度也不是很快,甚至对于天神来说,有些太慢了。

    全力防御的玄武星宿甚至都觉得自己不必施展天神龟甲,直接给躲过去。

    “这么慢的吗?!”

    江辰看着剑芒一圈圈转动向前,也很苦恼。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幸运的是,玄武星宿不能移动。

    于是,在每个人的注视下,剑芒顶端落在天神龟甲之上。

    剑芒继续一转,好像打螺丝一样,一声响动,坚不可摧的天神龟甲被击穿。

    呜呜呜!

    让人惊奇的是,剑芒这一刻猛地提速爆发,转速上升千万倍。

    玄武星宿还在吃惊于自己防御被破那一瞬间,自身也被剑芒击毙。

    “等会儿……”

    江辰看着玄武星宿被斩杀,无奈放下举起来的手,“还想着让他再试一次呢。”

    他的自语没有被人听见,否则的话,下面的人会被吓疯。

    不过,在场的人反应也差不多要疯掉。

    号称最强防御的神术完全没有展现出人们预想中的效果。

    玄武星宿也死的太过突然。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下表达震惊,以及……惶恐。

    星龙忽然相貌起那位卫庄,死的那么轻松,不必像他们这样担惊受怕。

    跑是不可能跑的,星龙打算自我了断。

    星蛇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滴滴打在地面上。

    等到江辰下来,四个星相大气都不敢出。

    “巡星使……”

    女子想要上去求情,却发现江辰一脸沉思,好像是在回味着什么。

    她马上把嘴闭上,不敢打扰。

    所有人都不敢出声,静静等待着江辰回过神来。

    “呆子。”

    直到心月飞到江辰的身前。

    江辰回过神来,看到是心月,冲其灿烂一笑。

    这让不少人羡慕起心月在江辰心中的地位,比如说梁云和星蛇。

    “巡星使大人,玄武星宿在宇宙有不少基业,交由十二星相打理,你可以降服住他们,为你管理。”

    女子说道。

    这是她想好的说法,只是求饶的话,无法打动江辰。

    星龙等人一怔,这是活命的希望,但却带着耻辱。

    他们的师父刚死,难道就要投入仇人的麾下?

    然而,四个人不敢表露出来丁点不愿,反而期待的看着江辰,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玄武星宿的弟子有三千人,十二星相只是比较杰出那一批。

    师徒之间的情意?别开玩笑了。

    “没兴趣。”

    江辰摇了摇头,让四人一颗心沉入谷底。

    “尊上,不必担心麻烦,你是巡星使,玄武星宿的基业算在你下面很容易的,而且这也是宇宙的规矩。”

    玄武星宿死在江辰手上,不仅可以获得战利品,还有人人寄望的名声。

    “你叫什么名字?”江辰问道。

    “轻烟。”

    “你也是神庭一员,就做这中间纽带吧。”

    江辰说道。

    轻烟又惊又喜,没想到求情还有这样的好处。

    “你们师父帮我完成剑七,我可不杀你们,至于愿不愿留下,随你们。”江辰说道。

    “我等愿意。”

    星龙四人立即下跪,沉声大喝。

    江辰笑了笑,他自然不会指望忠心什么的。

    事实上,天神组中唯有实力才能震慑别人,忠心太过虚无。

    “你可要好好和我说说,这一年来发生什么。”

    这时,眼看一切结束,心月很认真问道。

    江辰短短一年发生这么大变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不是一年,起码也有近千年,我找到一个时间屋。”

    江辰的解释很简单,也是唯一合理的。

    不过,话刚说完,江辰想到自己可能要返回玄黄世界,是不是要和心月坦白?

    旋即,他意识到不是要不要,而是必须如此。

    一旦回去,心月就会看出端倪。

    “心月,我有事要和你说。”江辰说道。

    “什么事?”

    “其实,我不叫辰南,我叫江辰,当然,辰南也就是我。”

    江辰说道:“我其实是辰南的二重身,在他大限将至的时候,降临在他身上。”

    话说出口,他发现自己的心跳加速,格外紧张心月的反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