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城里!”

    月皇当机立断,带着另外二人返回王城。

    他们刚一进去,王城四面护盾聚集在一面,宛如不可撼动的大山横在那里。

    王城的人们面若死灰,又都从街上回到屋里,通过门缝和窗户偷看。

    “月神天盾最强的状态,哪怕阻挡不了飞剑,也能将飞剑的威力耗尽吧。”

    正想着,飞剑没有如人们担心那样,绕过天盾,而是直接撞上去。

    啪啪啪啪。

    四层天盾,接连破碎,发出来的声响就如一根根绳子被割断。

    轻易地不像话。

    飞剑进入王城,因为天盾被破坏,使得整座城都在震动。

    “回宫里!”

    月皇咬着牙,感受飞剑的威力不曾消减,又推回到宫中。

    与此同时,一扇钢铁铸成的大门平地而起,高达百米,迎上江辰的飞剑。

    “一定要挡住啊!”

    看到这扇门,王城的人先是激动。

    但很快,他们想到如果连这都无法阻挡飞剑,他们将没有任何办法。

    心念至此,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飞剑十分快速,没有因为人们的担忧停滞。

    破掉天盾后,行如流水一般打上这扇门。

    和纯粹的能量天盾不同,这扇门是实质的,本身就是珍贵的精铁打造而成。

    再加上这扇门蕴含的能量,被称为皇朝最后一扇门。

    一旦出动,意味着大灾难到来。

    上次皇朝发生叛乱,都没有用上这扇门。

    却在现在,因为江辰突然发难,被搬了出来。

    这时,飞剑打在最后一扇门上。

    咚咚……

    听到这个声音,人们精神一振,这种沉闷的响动代表着飞剑被挡下来啊。

    定眼一看,最后一扇门还好好的,没有被飞剑撞开。

    “太好了……”

    不少人庆幸着,但很快发现不对劲,飞剑不见踪影。

    再看最后一扇门,尽管没有被摧毁,但在上面出现一个个窟窿。

    刚才的声音正是这样发出来的。

    飞剑已经杀入到皇宫!

    惨叫声随之响起!

    王城的人们精神紧绷着,控制不住自己,来到空中,想要看清楚门后面发生什么。

    很快,最后一扇门掉落下去。

    扬起的烟尘遮挡住人们的视线。

    终于等到烟尘散去,皇宫一片狼藉,象征着最高权力的神宫遭到破坏。

    屋顶像是被一发炮弹打中。

    十多把飞剑落在上面,还有一具尸体。

    是国师的!

    四处寻找,人们又很快找到月皇和神罚。

    他们活了下来,尽管遍体鳞伤,身上到处都在流血,但比起国师,要好得多。

    让人头皮发麻的飞剑总算是消停。

    两个江辰再次现身。

    “你们阴月皇朝的名堂很多嘛。”

    江辰看着脚下的皇宫,又看向月皇,“你们还有什么手段,都一并施展出来吧。”

    “………”

    月皇不语,如果还有手段的话,还会任由你把皇宫弄成这样子。

    再看江辰,心想刚才的飞剑,已经是他的底牌吧。

    然而,江辰凭借着皮糙肉粗,到现在还没明显的伤痕,就算是知道他没有再强的剑式,他们也毫无办法。

    忽然,月皇眉头一皱,因为他可看到江辰的身后,百里家的母舰正在开动。

    百里家想要逃!

    机械魂兽在刚才被摧毁,但是,百里家父子活了下来。

    他们失去战斗的勇气,想要逃离这里。

    月皇心里咒骂的同时,也受到启发。

    他看了一眼神罚,二话不说,逃离此处。

    人们一开始没有想到月皇是逃跑,发现他不见,还以为是施展什么杀手锏。

    直到一个江辰拿着剑追出去,才意识他们的皇跑了!

    将他们抛弃在这里!

    剩下的神罚,也是现在王城唯一的金轮境站在那里。

    他强忍着逃跑的冲动。

    “如你知道的,我被关在罪海,不属于阴月皇朝,这次出战,无非是他们承诺道藏。”

    他说道:“所以,你不必杀我。”

    这话一出,王城的人们只觉得眼前一黑。

    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再能阻止江辰。

    已经有人偷偷出城,担心着江辰屠城。

    “但我也不必放你离开。”江辰对着神罚说道。

    “绕我一命,我会为你效命的。”

    神罚很干脆说道。

    “可以考虑。”

    江辰说道:“但我没有精力去防范你会不会背后捅刀子。”

    闻言,神罚交出自己命轮。

    “你毁掉命轮,我的金轮就会破裂。”神罚说道。

    “命轮?”

    江辰还是第一次听说,仔细端详到手的东西,发现确实和对方金轮联系到一起。

    “月皇是往哪边跑吗?”

    忽然,神罚又道。

    他看到一个江辰追击而去。

    剩下的江辰告诉他方向。

    “那里是以前的圣门。”

    神罚说道:“那里有很多邪恶的东西,你要小心。”

    邪魔就是圣门创造出来的生命。

    还有月侍、暗侍卫等等。

    现任的月皇就是曾经圣门之主,为皇朝创造出邪魔军团,后来发动叛乱。

    “你这立场倒是转变的比较快啊。”江辰好笑道。

    神罚面露尴尬之色,他被关在罪海,自然不是好招惹的。

    说是穷凶极恶也不为过,换成是一般人这样嘲讽他,早就出手斩杀。

    但是,这些性格在江辰面前不值得一提。

    江辰根本不在乎,自然只能收敛起暴戾的一面。

    圣门位于主世界另外一处灵地,一处深山之中。

    江辰追到这里,忽然失去月皇的踪影。

    “没必要让这场战斗以这样的方式收尾,你可以死的很光彩。”江辰大声道。

    暗中的月皇没有回应,也不打算出来。

    死的光彩?

    拜托,我根本不想死。

    这时候,深山中传来不小的动静,一道道不同寻常的气息出现。

    “垂死挣扎。”

    江辰撇了撇嘴,知道是圣门的那些产物出现,企图拦住自己,好让月皇逃出生天。

    “此乃皇朝圣地!你是何人,竟敢擅闯!”

    此处圣门的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为首的人怒斥着江辰这个闯入者。

    “烦人。”

    江辰懒得理会,飞剑招呼过去,目光在山中寻找着月皇的踪影。

    他可以不杀神罚,但是,月皇必须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