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金钧回头一看,就发现这座山峰彻底爆裂,碎石炸掉天上,然后纷纷坠落,在地面砸出一个个深坑。

    一片尘埃之中,江辰的飞剑继续杀过来。

    金钧大怒,想着江辰真是欺人太甚。

    于是,他停下来,施展出仙法,和飞剑较量着。

    但是到将近一万把飞剑,他达到极限,不得不再次放弃,继续撤退。

    就这样,他一边退,一边抵挡飞剑,再加上自己族地中一些防御措施,消耗着飞剑。

    总算是在一刻钟后,将所有的飞剑都给抵挡下来。

    金钧长呼一口气,然后清点损失,发现族地中许多根据地都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这家伙真的还只是圣皇吗?”他抱怨道。

    另外一边,江辰收回三把飞剑,摇了摇头。

    “剑道需要提升了。”

    飞剑的速度追不上圣师,否则的话,不会给金钧喘息的机会。

    被敌人通过那样的方式破解自己的飞剑,江辰觉得是耻辱。

    这个想法幸亏金钧不会知道,否则都要和他拼命。

    把他折腾到半死,结果江辰还认为是耻辱?

    这还是人话吗?

    事实上,也确实是江辰对自己要求过高,因为他面对的可是圣师。

    凭借着真神境和圣师交上手,还要把剑道提升到圣师级别,未免有些太变态了。

    当务之急,是把神力提升上去才对。

    下面的城池中,也已经接近尾声。

    追杀金家的盟会成员也都折返回来。

    他们几乎都是为一口气,还不至于和金家拼到底。

    江辰落下来后,他们投以狂热的目光。

    这一战要是传出去,江辰会天下闻名。

    因为他击退一个圣师!

    “可惜,让他跑掉了。”江辰一脸遗憾。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段无涯大叫道。

    “不,我决定杀到金家。”

    江辰摇了摇头,他要以金钧为目标,改善自己的剑道。

    “说真的?”段无涯愣了下,不太确认。

    “他从来不开这种玩笑。”

    起灵说道:“更何况,他要是不解决掉金家,他一离开无尽沙漠,你们的处境不还是没有变化吗?”

    后面的话让段无涯无力反驳。

    想着自己没有突破到圣师,否则的话,也不会这样尴尬。

    “我们有应对之策,江辰,你不必太冒险,那是别人地盘。”段无涯说道。

    他请求江辰出手收复地盘,问心无愧。

    可要求江辰去攻打金家,那就是过分了。

    “我有分寸的,更何况我还要去找金玉娇。”江辰说道。

    见他如此,段无涯不再多说,犹豫着要不要率领盟会的人一起跟随。

    这个决定很难做,还好江辰不是要立即出发,有足够时间让他考虑。

    另外一边,金家。

    金玉娇前不久收到消息,说是江辰撞上她的父亲和爷爷。

    这让一直闭关不出的她非常激动。

    这关系到她的命运。

    她身上的禁锢无人能解。

    如果能把江辰杀死,也算是间接的解决办法。

    所以,她不断让自己的族人将最新消息传回来。

    当听到江辰和他爷爷激战交手,她很兴奋。

    只要江辰不逃跑,绝对不是她爷爷的对手。

    然而,情况急转而下,传回来的消息让她难以接受。

    尤其是得知她爷爷落败,自己族地根据地被摧毁无数后,她脸色苍白,无力坐在椅子上。

    “我是给家族招惹到什么存在啊。”

    她这样想到。

    旋即,她找到回来的父亲。

    说自己愿意成为江辰的奴隶,家族不必为她蒙受损失。

    “还不到那种程度。”

    金宇萌不肯接受,“你爷爷打算去请两位圣师过来,一起出手。”

    “这……代价很大吧。”

    圣师不是那么好请的。

    而且对付江辰不是简单的事情。

    “现在对付江辰不光是你和他的私事,也不仅是他和圣光门的恩怨!”

    金宇萌说道:“你安心在家待着,这件事不用你管。”

    金玉娇点了点头,心神平稳不少。

    忽然,她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瞳孔,好像有无形的手要讲她身体给撕裂。

    “是,是江辰的禁锢!”

    金玉娇说道。

    “快,快回屋子!”

    金宇萌马上把金玉娇带回到密室中。

    进入密室,金玉娇的痛苦才有所缓解。

    毫无疑问,是江辰知道金家的人采取行动,催动符咒,要取金钧的性命。

    金家虽然无法解开符咒,但是想了很多方法。

    比如说这间密室,能隔绝外界的一切。

    使得金玉娇身上的符咒无法被江辰感应到。

    这确实是个办法。

    只是这样的密室不是能随便打造的。

    仅仅五个平方的密室,花费金家近十年的收入。

    而且每天都会造成消耗。

    “不该,不该这样的。”

    金玉娇满脸是汗,刚才那种痛苦,她不想再体会到第二遍。

    她感到深深后悔,早知道在圣山就不去招惹江辰这家伙。

    江辰这边,他也发现金玉娇没死,自己的符咒没有完全被催动。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有人破开符咒。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应该是金家想到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符咒催动,除非他一直能保持那样的环境。”

    江辰没有太在意,更何况他还打算找过去的。

    在那之前,他进一步提升剑道。

    起码要让剑劫能结合妖火,完美的施展出那一剑。

    与此同时,江辰分身这边。

    他被软禁在地宫之下,和这些魔修待在一起。

    他静观其变,熟悉着这座地宫。

    经过几天时间,得出一个大概。

    这座地宫确实不是魔修建造的,而是本来就存在地底下的遗迹。

    可惜被人捷足先登,这里的传承都被拿走。

    这时,江辰被叫到那副棺材的前面。

    “你的神力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空间之力总共就那么几个人,如果江辰说出来,对方恐怕会猜到。

    “你想知道神力的极限是什么吗?”

    江辰心中一动,莫非对方打算传授他什么?

    “极限不是圣神吗?”

    “那你知道圣师之上,这个圣神中的神指的是什么吗?”

    “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别老是问我。”

    江辰没好气道,他现在扮演的就是一个抗拒魔修,却又没有办法改变的苦命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