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至尊 第六百五十五章 皇甫无机的赌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六百五十五章 皇甫无机的赌斗

    此刻,揽月阁内的气氛变得颇为诡异和安静,众人目光怪异的盯着对峙着的皇甫无机和卓文,无可厚非,方才卓文那一席话,真的算是极为胆大妄为。

    虽说卓文身后有着吕寒天撑腰,但皇甫无机身后可是整个皇室和青帝,而且皇甫无机更是青皇榜前十的存在,无论是背景还是实力,皇甫无机都比卓文要强大太多。

    但卓文依然犹如飞蛾扑火般,口无遮拦,这在许多人眼中,算是极为愚蠢的行为。

    噗嗤!

    寂静的揽月阁内,一道清脆的笑声,骤然响起,打破了周围的寂静气氛,众人目光所及之处,只见皇甫无机对面上,轻纱掩面的慕血,竟是掩嘴轻笑。

    原本对峙着的皇甫无机和卓文,也是被这道鸟啼般笑声吸引,在发现笑声的主人是慕血后,两人脸上的神色各不相同。

    卓文脸上露出错愕之色,他倒是没想到,这自始至终都表现得清冷的焚天宗圣女,竟会因为方才他的那句话而发笑。

    相对于卓文的错愕,皇甫无机脸色犹如寒冬腊月般冰寒之极,心情差到了极点,原本他还想在慕血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但现在却是因为眼前这小杂种,出了大丑。

    慕血的笑声,无疑犹如刀割一般,使得皇甫无机内心充满了熊熊烈火,对于卓文的恨意犹如滔滔江水般,波涛汹涌。

    “卑贱的小杂种!你真的是想找死嘛?”

    一步踏出,皇甫无机目光冷然地凝视着卓文,恐怖的气息暴涌而出,现在他恨不得直接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千刀万剐。

    “哦?你是想在揽月阁动手嘛?堂堂皇室二皇子陛下,竟然也会对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动手,不知道是我的荣幸,还是二皇子陛下你和我一样卑贱呢?”

    卓文微仰头,嘴角上扬,凛然不惧的凝视着皇甫无机。

    目光虚眯,皇甫无机顿时冷静了下来,正如卓文所说,若是他真的对卓文动手的话,还真的有可能有损他的名誉,而且那吕寒天颇为在乎这卓文。

    吕寒天根本就是个疯子,若是他真的动手的话,吕寒天恐怕连他都敢打,到时候他的脸面将会毁于一旦,甚至比一开始那禽火还要不如。

    不过就这样放过这卓文,皇甫无机又极其不甘心,目光虚眯,皇甫无机淡淡地道:“哼!本座也不屑和你这样的卑贱之人动手,那样只会脏了我的手。”

    “嘿嘿!果然是个虚伪的白痴。”卓文摇头,淡淡地道。

    皇甫无机瞳孔微缩,眼前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于他,现在他对其的杀意已经达到极为浓郁的地步,此子不杀难解他心头之恨。

    嗖!

    皇甫无机冷哼一声,脚掌一踏,瞬间跃上了舞台中央,紫色长袍加身,俊逸而潇洒。

    “二皇子殿下下来了!以二皇子殿下的实力,敲响晨钟暮鼓十下,应该是完全没问题的。”

    “应该没问题!不过晨钟暮鼓最艰难的,应该是敲响十下后,所献出的曲赋是否能够引起晨钟暮鼓共鸣,唯有使之共鸣,晨钟暮鼓才会开光成功。”

    “二皇子殿下,不仅修为精湛,而且精通琴棋书画,文韬武略,诗词歌赋,样样俱全,我想应该能够做出一首使得晨钟暮鼓共鸣的曲赋才是。”

    皇甫无机的到来,犹如导火线般,在周围引起一阵狂潮,众人都是目光炽热的盯在皇甫无机身上,这可是青皇榜前十的存在,擂响十下应该是没问题的。

    站在舞台边缘,手持琵琶,美若天仙的墨言无殇,凝视着舞台中央意气风发的皇甫无机,美眸中也是掠过一丝期待之色。

    要知道想要成功开光晨钟暮鼓,空有强大的实力是不行的,还需要举世无双的才气,唯有做出惊世的曲赋和强悍的实力,才能最终唤醒鼓内之魂,彻底开光成功。

    皇甫无机在皇城内,素有文武双全的美名,墨言无殇其实也极为期待,期待皇甫无机能够成功开光晨钟暮鼓。

    停在大鼓面前,皇甫无机转身,面对着揽月阁方向,朗声道:“卓文!可敢下来与我一赌?”

    犹如奔雷般的恐怖音波,自皇甫无机口内暴掠而出,响彻在舞台上空,滚滚回荡。

    “那卓文是谁?居然让二皇子指名道姓,让其下来与其一赌?”

    “这名字很陌生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应该是无名之辈。”

    “无名之辈?无名之辈又怎么会让二皇子指名道姓的赌斗呢?”

    当皇甫无机喊出这句话后,周围的众人,先是错愕,旋即目光皆是汇聚在揽月阁之上,他们倒是很想看看,这卓文到底是何许人也?

    揽月阁中,卓文目光虚眯,他倒是没想到,这皇甫无机竟是指名道姓与他赌斗,看来皇甫无机对他的怨气倒是挺深的。

    “怎么?方才你不是在揽月阁里很狂么?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皇甫无机静静地站在原地,衣袂飘飘,全身无风自动,声音如雷。

    “卓文!不要答应,皇甫无机乃是青皇榜前十的存在,其实力比当初的郭胜还要强些,你与他赌斗的话,根本就没一分胜算。”吕逸涛忽然皱眉道。

    座位其他人,眉头皆是紧缩,纷纷劝说卓文不要答应这场赌斗。

    神色冰冷,白发披肩的问傲雪,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讥讽笑意,淡淡地道:“自作自受罢了!没有实力也敢如此狂妄自大,若你不去招惹二皇子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可惜的是,是你自作孽。”

    “我作不作孽和你有关系?你算个什么东西,连晨钟暮鼓十下都擂不响,也有资格说我?”

    卓文转头,目光阴寒的瞥了问傲雪一眼,此女一开始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目中无人的傲意,就已经使得卓文他心中极为不舒服,现在更是出言讽刺,卓文对其的厌恶又是增加了几分。

    “你……哼!不过是个懦夫而已,我虽然无法擂响十下,但却已经极为接近了,但你呢?你以为你能够擂响几下?恐怕五下就已经到顶了!现在二皇子对你叫板,你却像个懦夫一样,不敢接下来,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问傲雪冷哼一声,冰冷的目光,凝视着卓文,嘲弄之色越来越浓郁,她断定这卓文根本就是个只会说不会做的懦夫而已。

    “懦夫?”

    卓文冷然一笑,脚掌一踏,便是来到靠窗位置,清越的声音响起。

    “有何不敢!”

    说着,卓文身形如豹子般,矫健的在空中纵跃,很是轻巧的踏在了舞台之上,不过当他登上舞台的刹那,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皇甫无机实力达到七轮皇极境巅峰,实力深不可测,你自己多加小心点。”

    闻言,卓文不由的一怔,他如何不知道,这道声音是有人给他传音,而且这传音的主人,竟是那揽月阁靠窗位置,轻纱掩面的慕血。

    目光虚眯,盯着阁楼上,恬静的慕血,两人四目再次相对,不知为何,卓文竟是很自然的点点头,同样传音道:“谢谢!此事我自有分寸。”

    瞧着那换换走向舞台的青年,阁楼上,慕血那轻纱遮掩的容颜,竟是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若是这轻纱敛去的话,此女的笑容将会犹如百花盛开般灿烂,可颠倒众生。

    “此人就是卓文么?好陌生的青年,此人绝不是皇都之人。”

    “恐怕是其他郡域的天才,不过能够让得二皇子殿下,指名道姓的,八大郡域应该也只有冰封郡的问傲雪以及离火郡的烈云公子才对,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瞧着卓文的出现,周围众人也是露出疑惑之色,眼前这背负青棺的奇怪青年,竟然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我还以为你不敢接受本座的挑战呢?现在看来,你倒是有些种,竟然真的接受本座的挑战。”

    皇甫无机目光阴寒,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笑意,他对自己的实力和才华极为自信,眼前这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子,必输无疑。

    “你说吧!怎么个赌法?”

    卓文目光虚眯,凝视着眼前冷笑连连的皇甫无机,淡淡地开口道。

    “很简单!看谁能够在晨钟暮鼓上敲击次数多,败者,跪在地上,向胜利者三拜九叩,并且自废修为如何?”皇甫无机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淡淡地道。

    闻言,卓文瞳孔微缩,这皇甫无机还真是够狠的,败者,不仅要三拜九叩,而且还要自废修为。

    毫无疑问,败者将会颜面尽失,成为彻彻底底的废物。

    “怎么?害怕了?若是害怕了的话,现在你只需要对我三拜九叩,不需要自废修为,本座倒是能够放过你。嘿嘿,你觉得如何?”皇甫无机阴笑道。

    “白痴!还三拜九叩,真是脑子进水了!这赌斗我卓文接受。”卓文摇摇头,淡漠地道。

    “还真是勇气可嘉,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居然还能嘴硬!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嘴硬到什么时候。”

    冷漠的盯在卓文身上,皇甫无机猛地来到晨钟暮鼓之上,右拳轻飘飘轰出,击打在鼓面之上,悠扬的鼓声再次响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