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至尊 第九百二十章 少言青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九百二十章 少言青林

    轰隆!

    无数血芒仿若世间上最锋锐的刀剑,当那两颗巨大的骄阳被血芒笼罩的瞬间,金色的日光被血芒所遮掩,整片空间都充斥着满眼的血芒,仿佛置身于血的世界之中。

    “给我破!”

    卓文森冷的声音逐渐响起,随后那威势骇人的两颗骄阳,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竟是寸寸崩溃,化作无数的光点,消散在这片空间之中。

    “大无极剑阵之阴阳式!”

    两颗骄阳被破,卓文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右手剑诀一捏,上空的大无极剑阵竟是分化出阴阳,一道太极阴阳的图案悬浮在剑阵上空,高速旋转。

    阴阳剑阵一出,便是化作一黑一白的锋芒,朝着下方的阮玄风掠去,阴阳之意幻化而出,给人产生一股玄奥的意境。

    阮玄风脸色大变,目光阴沉到极点,五品精神力已经足够恐怖了,再加上五品元阵的话,阮玄风知道这卓文完全不惧九轮皇极境。

    “凤阳晨曦!”

    低喝一声,阮玄风体内的元力全部倾泻而出,一股股炽烈的火之气息从他的体表弥漫而出,澎湃的火之气息涌出,在其背后汇聚成一只百丈的火凤凰。

    一道清越的凤鸣声响起,那火凤凰冲天而起,毫不畏惧的迎向那直掠而下的阴阳剑阵。

    轰隆!

    两者相撞,顿时半空中浮现出无穷无尽的火海,这火海将阴阳剑阵笼罩,欲要将其彻底的毁灭。

    可惜的是,阴阳剑阵极为强大,而且其身上分化出的阴阳图案更是强悍,其不断高速旋转所逸散出的阴阳之力,竟是将周围的恐怖火海挡在了外围。

    瞧着上空弥漫的恐怖火海,以及那不断高速旋转的阴阳图案,演武场之中众人都是安静了下来,他们的目光弥漫着震撼之色。

    他们阮家家主阮玄风都亲自出手了,居然还拿不下眼前这出现在阮家的神秘青年,不由得让得众人推测此子的背后来历,毕竟此子所展现的实力,完全不弱于炎城炎神榜中的那些妖孽天才了。

    “爹!你不要再犯错了,卓公子拥有五品精神力,而且本身实力更是恐怖,他的背后绝不会比少言世家差,你继续对付他根本就得不偿失。”阮玲玉有些焦急地道。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卓文施展出的种种手段,以及那恐怖的实力,谁会相信这么个天才是个散修呢?其背后绝对是拥有庞然大物的支撑才是。

    阮玲玉能想到,阮玄风自然也想到了,其实在瞧出卓文展现出五品精神力的时候,他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

    不过,冷锋的死对他的刺激太大了,所以他才冲动出手,而这么一出手,他立即就后悔了,这卓文居然实力这么强,这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都已经将此子得罪了,就算现在我放他离开的话,那么他背后的势力肯定也不会轻饶我,再加上少言普是死在我阮家的,所以少言世家也不会放过阮家。”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将此子擒拿下来,交给少言世家或许能够争得一线生机。”

    阮玄风目光闪烁,思绪万千,很快就决定了,他们阮家想要生存下来,唯有将这卓文擒下交给少言世家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玲玉!你就不用为此子说情了,此子今日必须要死,只有将此子擒拿下来交给少言世家,我们阮家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况且即使此子背后有势力,但能比得过少言世家么?”

    阮玄风对着阮玲玉说了一句,双手法诀一捏,虚空上的火凤凰竟是胀大了几分,那周围的火海更是变得炽烈恐怖了许多,居然将阴阳剑阵压制过去。

    “小杂种,给我去死吧!只要你死了,那么我们阮家才能够继续生存下去。”阮玄风目光阴寒萦绕,暗自低语道。

    卓文目光冷漠,右手剑指一点眉心,更为恐怖的精神力涌出,随后那被压制的阴阳剑阵重新化作一道道寒芒,随后在虚空之上,相互交织,形成了巨大恐怖的圆顶天穹。

    “杀我?阮玄风,你还没有这资格。”

    说着,卓文右手一压,淡漠的声音响起:“大无极剑阵之天崩式!给我直接灭。”

    无数剑芒散发出慑人的寒芒,那由无数剑芒形成的圆顶天穹,朝着下方碾压下去,一股恐怖的天威流泻而出,仿佛整片天空都要坍塌了一般。

    轰隆!

    随后众人惊骇的发现,那环绕在无尽火海中的火凤凰,居然在这股恐怖的圆顶天穹碾压下,直接匍匐在地上,其周围的恐怖火海直接湮灭成虚无。

    呀!

    悲切的凤鸣声响起,那火凤凰的结局不比周围火海要好多少,在那泰山压顶般的恐怖天穹碾压下,湮灭成无数的齑粉。

    噗嗤!

    阮玄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是被这股天威般的力量波及,吐出一口鲜血,连连倒退,最终一脚狠狠踏在地面,使之地面崩裂出无数裂痕,身形方才勉强止住。

    “怎么可能?我居然败了?”此刻,阮玄风的双手剧烈颤抖,他的虎口崩裂流出鲜血,嘶声地叫道。

    “这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一道身影瞬间而至,接着一掌重重的轰在阮玄风胸口,使得后者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仰倒在地,随后一柄血枪枪尖静静的停留在他的吼间,锋锐的寒芒使得阮玄风寒毛直竖。

    “卓文!你想干什么?要知道,我女儿玲玉可是救过你性命,你难道要忘恩负义杀我嘛?”阮玄风终于是恐惧了,目光死死盯着吼间的血枪,紧张地道。

    哗!

    演武场周围众人,皆是掀起一片的哗然之声,谁也没想到,他们阮家家主阮玄风,居然会被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击败,这样的事实冲击着众人的眼球,使得他们不由得愣在原地。

    “阮玄风,你还真是够贪生怕死的!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我已经将玲玉姑娘身上的寒气驱除了,那么我已经与你们阮家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你却拿这个事情来说我忘恩负义,这句话你真的有资格说嘛?”

    卓文目光冰冷无情,这阮玄风的作风和行为越来越让卓文恶心,右手一紧,那血枪枪尖几乎抵在阮玄风的脖颈之上,使之脖颈表皮浮现出一丝丝的血痕,吓得阮玄风再也不敢说话了。

    “卓公子!能否放过我父亲一条性命,虽然他之前做法太过激了,但他也都是为了阮家好。”

    阮玲玉的声音骤然响起,使得卓文右手一僵,微转头,卓文便是瞧见阮玲玉此刻梨花带雨,精致的面庞上略显憔悴。

    目光闪烁,卓文轻叹一口气,道:“既然玲玉姑娘求情,那我就饶你一条狗命,不过你之前处处针对于我,不付出点代价的话,也说不过去。”

    说着,卓文右手一挥,血枪化作血芒从阮玄风的右臂划过,随后只听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阮玄风捂着已经断掉的右臂,面目狰狞。

    断了阮玄风一臂之后,卓文来到阮玲玉身前,右手掌力一吐,顿时解开了阮玲玉身上的禁锢,道:“玲玉姑娘,现在也已经无事了,在下就告辞了。”

    说着,卓文便是带着白眉天尊离开了阮家,而阮玲玉瞧着那里去的背影,内心忽然有着一丝怅然若失。

    不过,她也知道是他们阮家做的太过分了,卓文没杀她父亲阮玄风已经够好了,所以她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卓文。

    此刻,阮玄风已经止住右臂的伤口,目光阴沉的站起身来,他也没想到,现在他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爹!你没事吧?”阮玲玉来到阮玄风身边,轻声问道。

    “我没事,玲玉,看来我是真的错了!若是之前我听你的话的话,或许现在就不会是这样子了,这卓文不简单啊,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

    阮玄风此刻略显颓废,脸色仿佛苍老了几分,他现在心中也后悔为何偏偏出手对付那卓文呢?若是让他卓文离开就好了,这样他们阮家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后悔药是买不到的,即使阮玄风心中懊悔万分也没有任何用处,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根本无法挽回。

    嗖!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划破长空,来到了阮家上空,只见此人身着青色衣袍,长发披散在肩上,面庞棱角分明,目光之中透露着锋锐的精芒,炯炯有神,特别是此人身上的气息很浩大,比那阮玄风还要强大不少。

    阮玄风和阮玲玉等人也是注意到这忽然到来的不速之客,所以他们纷纷仰头瞧着此人。

    “少言青林?”

    待到瞧见此人面貌后,阮玄风瞳孔微缩,不由得惊呼出声,脸色却是难看了起来,他倒是没想到少言世家的人来的这么快,而且来的还是少言世家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少言青林。

    嗖!

    少言青林缓缓降临在演武场之中,旋即他的目光便是汇聚在演武场不远处的那十几道尸体之上,目光变得阴沉之极,因为这十几道身影全部都是少言世家的武者。

    环顾四周,少言青林很快在另一处看到了少言普的尸体,脚掌一踏,瞬移般来到少言普身前,右手探在后者的脖颈处,随后缓缓的抽回右手。

    一股锋锐的寒意自少言青林身上涌出,使得演武场众人都不自觉的感到一股彻底的寒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