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雷藏等着看李牧的笑话。

    因为帝流浆对于人族来说,根本毫无意义,就像是空气,吸入之后又排出,想要增加修为,根本不可能。

    李牧不理会这个蠢货。

    他今日的一切行动,都是计划好的,交出了各种宝贝,看似是服软,但胜在着眼以后,而且李牧并不是收集癖,这些宝贝他连来历和用途都不知道,加在一起,只怕是还不如他手腕上的天地双环,不如拿出来,换做军功。

    在这个世界,军功实在是太重要了。

    李牧不缺少宝贝。

    至于雷藏,以后慢慢再收拾。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风二哥等人,安全带回村子里面去。

    不过,令李牧感觉到意外的是,帝流浆入口,却并未如雷藏所说的那样消散,而是星星点点,宛如斑驳星光一样,锻入了他的骨骼之中。

    这样的事情上一次发生,还是在当初仙宫那个废弃的校场军营,将军秦钟等人最后死去时,尸骸所化的金光,全部进入李牧的体内,当时并未察觉这金光有什么好处,而今日也一样,这帝流浆入体锻骨,也没有明显的异感,没有实力增强的感觉。

    但先天功的直觉告诉李牧,帝流浆对于自己,有益无害。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吸收帝流浆。

    雷藏又是一阵冷嘲热讽,但得不到回应,也就悻悻地收声了。

    银月和血月继续汇合。

    帝流浆黄金之雨显得越发滂沱。

    四周的兽群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这些野兽魔怪,被帝流浆刺激的丧失了理智,但却依旧不敢靠近月亮船,好像是那里有点儿不对啊。”李牧心里琢磨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开始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如先撤离?

    李牧自己倒是不怕,但要护住村民们的周全。

    然而,还未等到李牧开口说话,血色月亮船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这船又要起航了吗?”

    “怎……怎么办?”

    村民们首先惊惧起来。

    李牧看向林惊心,道:“林队长,你们关于这月亮船,了解多少?会不会还有其他危险?”

    “呵呵,怎么?怕了?胆小鬼。”雷藏再度开嘲讽。

    李牧懒得理会他,而是向其他三个队长道:“你们想一想,如果这船上的宝物,如此容易到手,为什么没有被前人带走?”

    雷藏又冷笑道:“你知道这血色月亮船,多长时间才出现一次吗?别人想要拿,哪里那么容易。”

    李牧眼眸中,一缕杀意一闪而逝。

    这时,林惊心略微思考了片刻,开口道:“血色月亮船是一千年之前月亮皇的旗舰,损毁消失于千年前,传闻它每隔一甲子,血月浮现时,就会出现一次,到如今,应该出现了至少十六七次了。”

    十六七次了,前人不是没有机会。

    那为何这些宝物还在?

    这一下子,就算是傻子,也都知道,出问题了。

    叶英将自己的面甲放下来,遮住了那张英气勃勃的小脸,道:“传令,撤离。”

    肖剑飞也反应了过来,道:“先离开这船。”

    话音未落。

    轰隆隆隆!

    血色月亮船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一团团血光在甲板上浮现,勾勒出类人形态的轮廓。

    这种诡异的血光顺着甲板弥漫,才不过一个眨眼而已,整个船就全部都笼罩在了其中,有不可思议的修复功能,转眼之间,原本破碎腐朽不堪的月亮船,猛然之间变得崭新如初。

    一个巨大的血色能量护罩,将变化了外观的巨型月亮船,完全包裹在其中。

    “啊,六十年了,我终于又嗅到了鲜血的美味。”

    一个古老冰冷的声音,从之前被搜查过好几遍的指挥舱中传出来。

    众人面色一变。

    吱呀。

    门轴转动的声音。

    就看一个身穿着血色长衫、胡须头发和眉毛几乎垂到了地上的魁梧老人,从里面推开了塔楼一层指挥舱的大门,走了出来。

    他的身形像是月光聚成,极淡,如一层透明的薄雾一样,明灭不定。

    他的身上,穿着华贵的皇者长袍,头上带着皇冠,手中握着一柄弯月三颗星的权杖,缓缓地漂浮了起来,同时,一种仿若是来自于远古之前的恐怖威压,也如涨潮一样辐射开来。

    “月亮皇?”

    肖剑飞惊呼出声。

    李牧心中也猛地一震。

    月亮皇?千年之前陨落的那个月族的皇者?

    “觊觎月族宝物的贪婪之徒,都该死。”

    月亮皇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波动,在虚空之中产生了某种共振,仿佛是冰冷的刀锋在反复撩动着每一个人的听觉。

    这时,甲板上那些由血光勾勒出来的人形轮廓,逐渐清晰了起来,化成了一个个身披着血色铠甲的月族战士,眼睛里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充满了杀戮和毁灭的气息。

    这是李牧第一次见到月族。

    如人类一样的形体,唯一的差别的是头发为银色,宛如月光,耳朵有一种极为优雅的尖形,有点儿像是地球神话传说之中的精灵,且无一例外,都是容貌极为俊雅,如果不是那猩红色流转杀戮毁灭气息的眸子,那这个种族可以堪称是完美。

    “杀光他们。”

    月亮皇挥动权杖。

    甲板上,以及甲板下的船舱中,密密麻麻的月族战士,如潮水一般涌来。

    战斗在这一瞬间,毫无征兆地开启。

    李牧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船下,那些疯狂争夺帝流浆的野兽和魔怪,都已经往后退去了,显然是被月亮皇这种恐怖的气息威压所震慑,哪怕是那四大王,也在缓缓地后退。

    耳边已经传来了惨叫声。

    白银级斥候虽然是武侯军中的精锐,但是对上千年之前月亮皇的精锐近卫,猝不及防之下,折损了数十人,才勉强退缩,稳住了阵脚。

    突如其来的变化,一下子,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

    三大队长都在奋力约束麾下战士,布阵,反击。

    李牧站在道术金钟罩阵法面前,静观其变。

    还轮不到他出手。

    密密麻麻的月族战士处于暴走的杀戮状态,悍不畏死。

    他们早就死去多时,处于一种幽灵状态,从三面如潮水一般涌来,最终将三支武侯军白银级斥候小队和李牧等人,围在了船头不足百米的范围内。

    “肖队长,快想办法。”雷藏大声地道。

    他害怕了,不自觉地往人群后面缩。

    死过一次的人,比其他人更加怕死。

    叶英手中一柄银色长枪,枪出如龙,站在最前面,点点寒星洒出,将冲过来的月族战士点飞,如中流砥柱一样,死死地扼守着己方的阵线不乱。

    林惊心的则是双手大剑,挥动之间,身体与双剑合二为一,将己身修为爆发的淋漓尽致,形成了剑气漩涡,战法大开大合,刚猛无铸,与他懒洋洋俊秀的外面完全不同,也是身先士卒,暂时挡住了月族战士的狂攻。

    另一边,肖剑飞也是如此,双手大锤挥舞,招式如其人,直来直去,力量厚重,实力稍次于叶英和林惊心,但也在上皇境,配合手下的斥候,阻挡月族狂战士的进攻。

    “怎么办?”

    雷藏大声地吼道:“我们挡不住太久,得想办法突围。”

    叶英大喝道:“布阵。”

    林惊心也道:“接引阵法,先将月亮宝石传送出去,然后再带村民退。”

    肖剑飞道:“好。”

    作为武侯军精锐的白银级斥候,遭遇过各种突发状况,应对也还算是得当,其中中近距离的简易传送阵法是斥候混撤退的最好办法,队中有专精传送的军士,在同伴的掩护之下,已经开始布阵。

    因为要传送大量的月亮宝石,所以简单的商量之后,三个斥候队的布阵材料集合在一起,诸多早就备好的可移动阵法部件,组合在一起,然后如拨电话一样,拨出去一些频率,这是在搜寻最近距离的可传送点。

    这种中近距离的传送,必须要有附近可接收传送请求的据点,才能实现,而不是无意义的随机传送,这种据点,一般都是方圆千里之内的城镇,需要对方配合,才能完全接通。

    当然,这些都是李牧所不知道的。

    “黑羽镇接通失败。”

    “流焰镇接通失败。”

    “方金城接通失败。”

    “烈焰城接通失败。”

    一连串传送阵法接通失败的声音传来。

    渐渐地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

    中近距离传送阵法是斥候小队可以组建的简易传送阵法极限,方圆千里之内,总共有六个可以选择的城镇,但全部接通失败,这绝非是偶然想象,而是……

    “这船有古怪,隔绝了我们的阵法频率信号。”

    美女斥候队长叶英大声地道。

    “那怎么办?先下船,去船下布置阵法。”林惊心怒吼着:“必须走出这船能量场辐射的范围,才能接通阵法。”

    雷藏道:“可是下面有兽潮和魔怪。”

    肖剑飞道:“分兵下去,保护阵师布阵,快,不能再拖延了。”

    这几名斥候队的队长,都是战斗经验丰富也应变灵通的人,临危不乱,三言两语之间,就有了决断。

    “好,我带人去。”雷藏主动请缨,大声地道。

    他带了四十名精锐斥候,与全部九名阵师,一起下船,冲入到了兽群之中,开始布阵。

    兽潮和魔怪被月亮皇的气息所慑,已经在后撤,加之它们全部的精力,都在还未完全结束的帝流浆上,因此雷藏等人面临的压力并不大,很快就搭建好了简易阵法。

    “烈焰城……接通了。”

    一个阵师兴奋地大吼了起来。

    肖剑飞松了一口气,道:“快,运送月亮宝石过去,先传送月亮宝石。”这是最重要的军事物资,对于整个武侯军区都有着极大的意义。

    --------

    第一更,还有2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