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样的变化,倒是在李牧意料之外。

    不过联想到刚才凭空逃离的那一道红芒,李牧相信了月亮皇的话。

    “千年之前,我月亮族的军队遭遇伏击,全军覆灭,后来我等的灵魂,一直被困于月亮船中,被血焱邪皇所控制,一千年以来,都在以月族的宝物为诱饵,捕杀来此的生灵,死亦不得解脱,今日,你帮我我们摆脱了血焱邪皇的控制,让我们恢复来原来面目。”

    月亮皇带领着一千月族战士,向李牧行礼。

    血月消散,银月的清辉在天地之间弥漫。

    李牧体内黄金符力真元空荡荡,还礼,苦笑道:“我也是为了活命而已,误打误撞。”他假装忘记了之前将二十箱月亮宝石自己独吞了的事情。

    “如今月亮船已毁,我们也失去了容身之所,日出之时,便是我们魂飞魄散的时候,只可惜昔日被诬陷的大仇未报,难以瞑目,”月亮皇再度深深向李牧行礼,道:“我有一事,恳请公子助我。”

    李牧道:“什么事?”

    月亮皇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之前公子击败血焱邪皇控制手段的双环,乃是一对乾坤物,而且品秩不低,恳请公子能够容我月族残军,入住其中,守此残躯,以待时机,洗刷我族昔日的冤屈。”

    李牧道:“入住天地环?”

    天地环什么时候变成乾坤物了?额,主要是,什么是乾坤物?这一点,老神棍也没有说过啊。

    月亮皇道:“当然,作为回报,我月亮族一千甲士,愿意供公子驱策,但有所命,绝不推辞,唯一的一点,是我族战士乃是残魂之躯,只能在夜间作战,见不得日光。”

    李牧眼睛一亮。

    这就有意思了。

    月亮一族战士的战力,李牧之前见识过,绝对强悍,如果答应了月亮皇的请求,是不是意味着,从此以后,自己身边就算是随身携带着一千零一个小弟,于敌人对战,单挑还是群殴,还不是随自己心意?

    这样的好事,想来想去,都没有理由拒绝啊。

    唯一的担忧,是会卷入昔年月亮一族的恩怨之中去,但李牧想一想,觉得自己身上的麻烦,现在也不少,债多不压身,虱子多了不愁人,根本不用太过于担心。

    当然,最主要的是,此时他体内真元消耗不少,漫山遍野的野兽和魔怪,并未离去,虎视眈眈,有危险啊。

    “好。”李牧答应了:“不过,你们得发誓,不能做不利于我的事情。”

    月亮皇道:“以苍月之名起誓,吾等绝不背叛公子。而且,一旦进入公子的乾坤物中,我等生死,也将受制于公子,一旦背叛,公子你一念之间,我们就会魂飞魄散。”

    李牧道:“这么说来,你们岂不是将自己的生死,教在了我的手中?”

    月亮皇笑了起来。

    他长长的银色头发,还有胡须和眉毛,眼眸中有着洞彻世事的清澈睿智光亮,道:“公子今夜的表现,让我觉得,生死掌握在公子这样的人手中,要比被血焱邪皇控制,可能幸运的多。”

    李牧点点头,道:“既如此,那请吧。”

    “多谢公子。”月亮皇转身对自己的族人点点头,道:“你们先进入乾坤物中,我亲自护送公子离开荒野。”

    “遵命。”化作月华流光,也没入了地环中。

    李牧低头看了看地环,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至于内部……李牧暂时还无法探测到这件帝器内部的模样,之前一直都以为这环内部根本就是实心的一样。

    “公子,是否现在就返回您口中的那个东星村?”月亮皇极为恭敬的姿态,以属下自居。

    李牧想了想,有这样的大高手护在身边,倒也不用太着急。

    他于是到了月亮船废墟之中,寻一处隐蔽之地,开始运功恢复。

    约一个时辰,体内的黄金符力真元终于重新又变得充盈了起来。

    经过今夜全力一战,李牧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境界又有所提升,已经恢复到了王者境中阶,眉心之间,法眼闭上的时候,亦感觉到一阵阵灵台清明,似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

    调息结束,李牧发现月亮皇一直都在不远处护法守着,颇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前辈,多谢了。”李牧从月亮船废墟中走出来,突然看到脚下一个红色的尖锥,在月色下闪烁着邪异的光芒,正是之前月亮皇等人身上的邪能气息,心中一动,将其捡起来,道:“前辈可认识此物?”

    “血焱控魂锥?”月亮皇脸上浮现出一丝仇恨之色,道:“正是那老贼【血焱邪皇】的法器,这一千多年以来,我便是被这邪物控制折磨,想是那老贼逃得太匆忙,所以拉下了,一共应该有三枚才是。”

    李牧若有所思地点头,又问道:“对了,前辈,那血焱邪皇的实力,到底如何?竟然能够控制您和月族战士这么多人。”

    月亮皇道:“这老贼的实力,深不可测,他控制我等,也只是分出一缕神念而已,也多亏是如此,被公子的乾坤物一砸,便失去了控制,神念逃遁,若是真身的话,今也只怕是连公子也奈何他不得。”

    李牧听了,心里一阵后怕。

    原来是这样,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这血焱邪皇,便是当年陷害覆灭月亮一族的敌人吗?”李牧又问道。

    月亮皇面色复杂,缓缓地摇摇头:“也许是,也许不是,当年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牵扯到了各大族,便是人族……真相如何,我也并不清楚,所以才要调查才能弄清楚,这也是我族战士,一千年冤魂不散的原因,毕竟当年……算了,都是些陈年往事,不说了,以免侮了公子的耳朵。”

    见他不愿意多说,李牧也就不再追问。

    “回去吧。”

    认准了方向,朝着东星村方向赶路。

    此时距离天明,还有一个时辰。

    荒野上到处都传来惨呼和嘶吼之声。鲜血弥漫之中,兽群和魔怪们,陷入了疯狂的相互厮杀之中。

    帝流浆并不是当场就融合,所以野兽和魔怪们,通过吞噬同类,争夺对方体内的帝流浆,六十年一次的机缘,谁也不想再等下一次,到处都可以看到原本两个尚能和平共处兽群,在荒野里展开了难以共存的血腥厮杀。

    李牧甚至看到,那四尊兽王,也都开始厮杀。

    这场一甲子机缘中,兽王吸收到的帝流浆显然是最多的,每一个兽王都想要吞噬对方,得到对方体内的帝流浆,就可以省去六十年的等待,进化,进入更高的生命等级。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月亮皇进入了天地环中。

    尽管实力强横,但他也无法在白日出现。

    李牧一个人来到了东星村外。

    老远,负责驻守的白银斥候就发现了他。

    “回来了,天玄之力回来了。”

    一声大呼,整个东星村都沸腾了。

    叶英、林惊心、肖剑飞等人,直接飞奔出村,看到李牧浑身上下完整无损,也都松了一口气。

    “老弟,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肖剑飞上来就给李牧一个熊抱,用力地拍了拍李牧的肩膀。

    林惊心直接丢过来一个酒壶,道:“哈哈,好小子,你有资格喝一口我的‘翠眉酒’了。”

    李牧揭开塞子,一饮而尽。

    “哎,哎哎哎……”林惊心眼巴巴地看着,最后小声嘀咕道:“说了喝一口,你竟然都喝完了,这酒可是……可是……唉,算了吧,谁让老子欠你的。”

    叶英也都过来,上下大量李牧,见他毫发无伤,英气无双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色,点点头,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李牧笑着点点头。

    对于这三个白银斥候队的队长,李牧印象很好。

    “牧哥儿,你终于回来了,乡亲们快担心死了,你没事吧……”风二哥等人也冲到村头,一脸的关切。

    “没事,放心吧,我这么怕死,绝对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李牧笑着和风二哥等人拥抱,又道:“对了,怎么样?粮食都带回来了吗?”

    风二哥等人的脸上,浮现出暗淡之色,旋即又笑了起来:“只要人活着,粮食算什么,还可以再想办法,以前又不是没有挨饿过,大家伙最担心的就是你。”

    肖剑飞直接插话道:“放心,这一次东星村的寒季粮食,我们来负责,就算是去荒野打猎,也要帮你们攒够冬粮。”

    李牧嘿嘿一笑,道:“不用啦,我已经备好了。”

    到村里,李牧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大量的粮食,摆在地上。

    风二哥又惊又喜,道:“这……这是我们之前丢掉的粮食,牧哥儿,你都带着?”

    李牧道:“本来只是想要在大家平安返回之后,给大家一个惊喜,没想到这一夜,竟是如此漫长曲折,好在有惊无险,大家都平安返回了。”

    “多亏了小兄弟你啊,否则,今夜我们都要葬在月亮船上了。”肖剑飞也无比感慨地道。

    叶英问道:“那邪化月亮皇大军呢?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