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0960、抉择(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如果只是一个雷藏,那就简单了。”林安道:“小心心,别问了,大局已定,就算是你知道什么,也搬不回去,所以不要再去掺和这件事情了,去南雀军报道吧,不用背负太多东西,这不是你所能决定的。”

    林惊心道:“若是我坚持要去驿站,三叔你是不是就要亲自出手,绑我去南雀军了。”

    林安反问道:“你觉得呢?”

    林惊心道:“三叔,你说,到底是家族利益重要,还是人族公正重要?”

    林安的脸色变了变,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这位家族中最出色的几位年轻人之一的侄子的肩膀,道:“都不重要,人族存续繁衍最重要。”

    “可是那李牧……”林惊心还要说什么。

    林安道:“他是域外天魔妖人,这一件事情,已经有定论了。”

    ……

    ……

    “大姐,你说什么?”叶英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这位美女斥候队长不在维持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喜怒形于色,无比震惊地问道:“李牧是域外天魔阵营的妖人?”

    “七星神灯卦盘批示,难道有假?”叶禾道。

    武侯军区神器批示?

    叶英呆住了。

    竟然会是这样?

    “可是那些村民,明明说李牧乃是从长生树上结出来的果实里降临的啊。”叶英忍不住反驳,道:“难道长生树还会骗人不成?”

    叶禾淡淡地道:“长生树不会骗人,但小村落的村民,大多愚昧无知,是可以欺骗的,他们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相,你自己想一想,李牧身上的不妥之处,是不是太多了?”

    “这……”叶英想要说的话,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的确,降临之时不是婴儿状态,降临后四个月就已经有那样不可思议的实力,正面硬憾月亮皇及其大军,的确是不符合长生树降临的天选之子的状态,但是……但他真的是一个好人啊。

    想起这一路上和李牧短暂的接触,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都不像是一个残暴凶狠的妖人啊。

    “无话可说了吧?”叶禾道:“好了,你想要知道的,我已经都告诉你了,你现在就算是去驿站,也已经迟了,老老实实和我回叶城吧,圣战生死台再有一年时间,就要开启,家主决定选派你去凌霄峰修炼,为圣战生死台做准备。”

    “那……肖剑飞和其他斥候们呢?就算是李牧是域外天魔的妖人,其他人也是无辜的,他们没事吧?”联想到自己离开之前,林惊心也被林家人带走,这而背后的含义,已经细思极恐了。

    叶禾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作为叶家的大姐大,未来的家主人选,这是叶禾的风格,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从来不会有善意的谎言,也从来都不会弯弯绕绕,说话做事,雷厉风行,不容置疑。

    “我……我想最后再见一见李牧,他是不是会被抓到城主府?”叶英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叶禾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她认真地看了看自己这位号称冰山美人的妹妹,眉头逐渐皱了起来:“你和李牧认识,这才多久时间?你最好把自己心里的那点儿火苗,完全掐死。”

    叶英一怔,旋即脸色绯红,道:“大姐,你想什么呢。”

    “我想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知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叶禾的神态有一种天然的压迫感,眼神凌厉如刀,盯着叶英,道:“从今以后,你不许再见李牧,何况,这一次,军方下的命令,是格杀勿论,不留活口,他此时,只怕是已经死了。”

    话音刚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叶禾的一个贴身女剑士进来,在她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叶禾面色平静地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大姐,怎么了?”叶英急忙问道。

    叶禾道:“李牧逃了。”

    ……

    ……

    城主府。

    后院,监牢。

    刺鼻的血腥味道弥漫。

    “呵呵,肖剑飞,你是军中的老人,应该知道,军中的七十二种酷刑,是没有人能够撑下来的,我劝你,不要死撑着了,还是老老实实认了,配合我们,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噼里啪啦的火把燃烧声格外刺耳。

    雷藏坐在刑架的对面,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而十字形的刑架上,犹如血人一样的肖剑飞,浑身上下,除了面部之外,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了,从今日下午,到入夜,整整三个时辰的时间,各种严刑拷打,令这位精英级的白银斥候队长,已经变得奄奄一息。

    对于雷藏的问话,肖剑飞没有丝毫的回应。

    他垂着头,手臂绑在刑架上,双腿也固定了,无法挣扎,只能剧烈地喘息,口中有血浆顺着嘴角流淌下来,放弃任何挣扎,来尽最大可能地恢复体力。

    “还是不配合吗?”

    雷藏摇摇头,道:“老肖,我们毕竟曾是一个小队,我空降下来,夺走了你的队长之位,但你对我的辅佐,也算是尽心尽力,没有什么抱怨,我其实对你很满意,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事情,也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搭档……”

    “耻辱。”肖剑飞突然开口。

    “什么?”雷藏一愣。

    “和你搭档,是我……这一辈子的耻辱,所以,不要再说了,我肖剑飞……丟……丢不起这个人。”肖剑飞缓缓地抬头,脸上的不屑和鄙夷,像是一把刀一样,狠狠地刺进了雷藏的心脏。

    “就为了一个李牧,你值得这样吗?”

    雷藏失去了耐心。

    他缓缓站起来,脸上笼罩寒霜,说中拿起刑具,嘴角一丝残忍之色闪过。

    “李牧?的确是个汉子,你远不如他,但我做的事情,可不仅仅是为了他。”肖剑飞体内的元气缓缓地运转,恢复了一些力气,抬头盯着雷藏,冷笑着道:“我所坚持者,公正与真相而已……混沌有序,道心有常,以我之躯,卫我人纲,这句人族军队的圣言,你懂吗?”

    雷藏的心,被肖剑飞这种表情所刺痛。

    他刚要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我不是说过了吗?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我审讯犯人,找死吗?”雷藏怒声呵斥。

    “大人,是驿站那边传来的消息。”门外一个声音传来。

    雷藏冷哼了一声,道:“进来吧。”

    一个身穿着黑甲佩戴鬼面的武士走进来,低着头,手中托着一个玉盘,盘内放着一个玉简,闪烁着淡淡的黑色光泽。

    师门独家传讯玉简!

    雷藏也不敢怠慢,将玉简拿过来注入元气一观,面色大变,李牧竟然逃了?

    他拿着玉简,沉思了许久。

    既然李牧逃了的话,那肖剑飞暂时还不能死啊。

    这个棋子,必须好好利用。

    想到这里,雷藏猛然转身,走向肖剑飞,淡淡一笑,道:“你刚才说什么?公正与真相吗?呵呵,很好,肖剑飞,我记得,你的女儿,才刚刚满周岁吧,在飞星城中。”

    肖剑飞面色一变。

    这是他从被抓到监牢中以来,第一次内心真正的慌乱。

    “这样吧,你承认了这场军情呈文上写的东西,然后帮我指证李牧,我非但不杀你,还让你继续做我的副手,你也知道我的师门背景,足以让你几年之内飞黄腾达,我看得出来,你是有能力的一个人,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你的妻子儿女我也不动,如何?”

    雷藏靠近过来,语气中带着诱惑。

    看到肖剑飞的脸色,他就知道,自己真正把握住了肖剑飞的软肋。

    肖剑飞沉默不语,思考着什么。

    雷藏趁热打铁地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平民出身的军官,无依无靠,没有背景,何必死撑?你还不知道吧,就算是林家的林惊心,叶家的叶英,也都选择独善其身,这背后的水深着呢,你为了李牧,熬住了这么多的严刑拷打,也算是对得起他了,继续撑下去,也于事无补,做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问心无愧了。”

    这间秘密牢房里,此时只有肖剑飞,雷藏,和那托着盘子的黑甲鬼面武士。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肖剑飞才缓缓地抬起头。

    雷藏道:“怎么样?肖兄,考虑的如何了?”

    “从成为白银斥候的那一天,不,是从成为一名人族军人的那一天起,我就对着刀剑军徽发誓,捍卫种族,保卫弱小,匡扶正义,恪守真相,”肖剑飞的眼神中再无慌乱,神色变得坦然,道:“你不会懂,一个真正的混沌世界人族军人的操守。”

    雷藏心中一凉,面色惊怒阴狠,道:“肖剑飞,你好好想想你的妻子女儿,她们将会因为你的决定,承受什么样的代价?”

    “如果这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应该付出的代价的话,”肖剑飞无比坦然地道:“那我只能选择接受,相信她们不会因此而恨我。”

    “你……呵呵,真是冥顽不灵。”雷藏面色阴狠,眼见事不可为,干脆改变了心中的主意,手中的解骨刀,刺向肖剑飞的眉心,道:“那我就先送你下地狱,然后再送你妻子儿女残破不全地去见你。”

    肖剑飞闭上眼睛,并无任何反抗。

    叮!

    解骨刀被击飞,插入了墙壁。

    雷藏无比震惊地看向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那个黑甲鬼面武士,道:“你干什么?你疯了?”

    刚才此人竟然出手,将他手中的刀击飞。

    “不对,你是谁?”

    雷藏突然反应过来,意识到不妙,悄然后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