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100、强势的李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踏马的算是个什么东西,要我给你交代?”

    李牧冷笑道。

    独目道人被气疯了。

    他怒火攻心,身上伤势缓慢恢复,本来还想要再说点儿什么,但被李牧的眼神这么一扫,顿时像是心头浇了一盆冰水一样,一下子,连一个字都不敢说出来了。

    直觉告诉他,如果自己再说什么,李牧真的敢出手杀了他。

    李牧有这样的实力。

    “李牧,你这是什么意思?竟敢在擂台下,出手伤人?而且还是伤人族袍泽?”雷藏心中一动,眼里精芒一闪,故意大喝了起来。

    李牧看向他,懒得解释。

    一柄金色飞刀,悬浮在肩侧,无形的杀意流转开来。

    “说,你踏马的再说一个字试试?”

    雷藏心中一个激灵,所有的小算计,在这一瞬间,冰消瓦解。

    李牧,疯子的代名词。

    别人不敢说的话,他敢说。

    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敢做。

    连轮回仙球的隐性规则,李牧都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

    回想他做过的那些事情,没有一件不是不计代价。

    这个疯子,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所以,他是真的敢在这个时候出手杀人。

    再联想到刚才擂台上的战斗,李牧那纵横无敌,一刀斩仙一般的神威,雷藏一下子,就真的是害怕了。

    他自问,挡不住李牧一刀。

    这下子,后面所有的话,都不敢再说出来。

    对于雷道祖山来说,场面无比尴尬。

    “李牧,你在这里耍狠没有任何异议,你的三个女人,触犯了圣战的规则,必须接受惩罚,否则……”白如霜自持身份更高,实力更强,淡漠地冷笑着开口。

    但一句话还未说完——

    咻!

    金色飞刀一闪,直接斩向他。

    “你疯了,你……”

    白如霜没有想到李牧还敢出手,雷法护体,惊怒交加,就要反击。

    但是同一瞬间,骤然一种降临危险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他亡魂大冒。

    仓促间,白如霜微微偏头。

    一抹炙热之意,擦着鬓间飞过。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毛发被烧焦的味道。

    燃烧着金红色帝火的飞刀,悬浮在虚空。

    刀尖依旧对准了白如霜。

    无形的杀机,在空气里弥漫。

    谁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是彪悍到了这种程度,一言不合,不分场合,直接痛下杀手,就连白如霜这种人族圣地的首席传人,也差点儿中招。

    “早就看你们雷道祖山的一群蛆虫不顺眼了,要是你们心里有点儿逼数,就老老实实地龟着,等到圣战结束了,再来算账,但你们若是迫不及待地现在就要作死,别怪我在这升仙之地送你们真的升仙。”

    李牧冷笑着,盯着白如霜。

    他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

    白如霜眼眸之中,紫色雷光翻涌,杀机大炙。

    他有一冲瞬间出手,将李牧就地斩杀的冲动。

    但一想到李牧如今已非吴下阿蒙,实力之强,在刚才一场擂台大战中展现的太过恐怖,就算是自己出手,未见得就一定可以获胜。

    而且,这次的百族圣战,乃是一场辛苦布好的大局。

    关系到雷道祖山千秋大计。

    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们走着瞧。”

    白如霜最终硬生生地咽下这一口气,冷笑着,带着雷藏和略微恢复的独目道人离开了。

    “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牧看向其他异族之人。

    各大强者,皆尽闭嘴。

    就连尸族、羽族乃至于天魔族的强者,也都不再说什么了。

    没办法。

    架不住李牧毫无顾忌地利用隐性规则来打脸。

    尤其是如今李牧直接突破到了准帝境,战力更强的情况下,他行事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至少在决战之前,各族都不想有重要人物被淘汰,想要在比赛之中走的平稳一点,至少多争几个名次。

    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得罪李牧这个疯子。

    何况,三个女子事实上,根本就没有干扰到擂台赛。

    见到各族种族都没有什么意见,李牧鄙夷地大笑三声,带着三个女子,与道宫、藏剑海诸人扬长而去。

    一直到李牧的身影消失,擂台周围的喧哗之声,又再度爆发。

    今日之战,让人看不懂。

    李牧最后对柳东衫说的话,其他人根本听不到。

    所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李牧最后时刻,突然就爆种一样,将柳东衫斩于刀下。

    但是,这似乎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李牧赢了。

    这背后的意义,有些可怕。

    算上柳东衫,李牧已经连败三大准帝,堪称是准帝杀手了。

    今日之战,李牧表现出来的战力、气运和天赋,令人颤栗。

    已经不能简简单单地用‘可战准帝’这四个字来形容李牧了。

    可杀准帝!

    一字之别,意义大不相同。

    细数各大圣地,各大种族,如今只怕是没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能够稳赢李牧了。

    如果说以前,各大势力种族,只是将李牧看作是前十的有力竞争者的话,那这一战之后,李牧只怕已经具有足够的资格争取【十万人中第一仙】这一至高荣荣耀了。

    天魔族被狠狠地打脸,被李牧才了下去。

    而与之伴随的,则是人族的强势崛起。

    道子战败的负面影响,被李牧强势消弭。

    现在各大种族的强者,都要好好考虑一下,一旦在擂台上遇到李牧这个妖孽,要怎么对付了。

    这一战的后续影响,还在持续发酵。

    经此一战,李牧这个名字,仿佛已经有了一种可怕的魔力,令每一个听到这个名字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心惊肉跳。

    魔头级的人物。

    ……

    “小碧言啊,你的情报,错误的有些荒谬啊。”

    面目白净英俊的贵公子,一边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像是鲜血一样在杯中荡来荡去,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碧言。

    和以前相比,碧言显得更加风华绝代,艳丽无双。

    “这个小家伙的修炼速度,超乎想象。”

    她叹了一口气。

    “本以为这一届的圣战,小家伙不过是来感受一下气氛,没想到,竟然成为了左右风云,影响大局的家伙,奴家也是很意外呢。”

    碧言手中捧着一串翠绿的葡萄,一颗一颗地摘下来,喂到自己的嘴里。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对上他,你有几分胜算?”

    贵公子一口气将高脚杯中的红酒喝完,眯着眼睛问道。

    碧言苦笑道:“最好还是不要对上这个妖孽,他身上变数太多,让我看不懂……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和他战一次。”

    “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贵公子眯着眼睛,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

    道宫驻地,一片欢庆气氛。

    与李牧交好的诸大圣地都派人来贺。

    诸葛云这样的老朋友,更是带来了珍藏了几千年的佳酿,大呼着要不醉不归。

    道宫的小弟子们,眉开眼笑。

    清风明月一脸喜气——尤其是明月,都已经快要在升仙之地横着走了。

    谁让她家公子,现在又强又狠呢。

    谁要是敢招惹他,就放自家公子要咬……打他。

    “这一战,提气啊。”

    诸葛云喝的醉醺醺,使劲地拍着李牧的肩膀。

    事到如今,他不禁为自己当初的‘英明决断’而兴奋,在所有人都不怎么看好时任明夜司司主李牧的背景下,唯有他,一直都努力交好李牧。

    如今,这个朋友,算是交上了。

    倒也不图李牧什么。

    就是觉得,自己的眼光够好,可以吹一辈子。

    顺带着还多了一个这么牛逼的朋友。

    简直完美。

    道宫驻地举行了一个小范围小规模高规格的酒宴,青牛道人牵头,除了人族各大圣地的使者之外,还有其他诸多种族,也都派人表达了善意。

    哪怕是之前,李牧与顾铁衣一战后没有前来祝贺的种族,这一次,也都来了不少。

    李牧自然是主角。

    委实是这一战,对人族意义重大。

    丢失的士气,一下子就飚起来了。

    谵语圣地、千焱圣地、飞星圣地的使者都在其中。

    但李牧根本懒得鸟他们。

    这也不怪李牧。

    现在回想当初在雷火部大营一战中,他们的选择,他们扮演的角色,都有些后悔不跌。

    破碎的镜子再难重圆。

    他们在努力弥补和李牧之间的关系。

    当然,雷道祖山和华藏寺,依旧没有任何表示,敷衍都懒得敷衍一下。

    不过,李牧和他的朋友们,谁又把他们放在心上呢?

    因为还有擂台大战的原因,这场酒宴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李牧自始至终,都没有向其他人透露轮回仙球作弊的事情。

    一则是因为他还没有搞清楚轮回仙球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二则是说出来,只会打击众人的士气,而且似乎并没有太好的应对方式。

    李牧准备自己暗中打探一番。

    就在李牧暗中筹划的时候,一则消息传来。

    “李牧大人,我家教皇冕下,不见了。”来自于兽族的神将黄金狮子神色焦急地来到道宫驻地,寻求李牧的帮助。

    嗯?

    蠢狗萨摩耶不见了?

    一想到这货不靠谱的光辉历史,李牧道:“不会是躲到什么地方偷吃去了吧,消失多久了?”

    黄金狮子摇头道:“教皇冕下这段时间,对圣战擂台赛看的极重,除了少数时候偶尔脱线,大部分时间,都在苦修,说是要争第一,但两天前,它盯着轮回仙球流了一个时辰的口水,然后就消失了,到处都找不到,紧急联系秘术,也联系不到他,我们怀疑,冕下可能是遭遇了某种危险。”

    对着轮回仙球流口水?

    李牧无语。

    这是人干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