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243、朝会(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牧笑了笑。

    弹弹手指。

    咻。

    一道金色流光闪过。

    竭斯底里咆哮着的震皇子,声音戛然而止,双手捂着脖子,一抹鲜血沁出,旋即是金色的火焰,从身体里喷出来。

    “你……你敢杀我?”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最终化作了一蓬飞灰。

    大殿里,瞬间死一般的寂静。

    可怕的画面,虽然已经结束,但余波却依旧像是飓风一样,还一遍遍疯狂地冲击着所有人的神经。

    木亲王竟然真的出手杀人了?

    他竟然真的出手了?

    就在这大殿之上,杀了一位身体里流淌着皇室血脉的皇子?

    他敢。

    他真的敢。

    所有大臣都觉得身体冰冷,如坠冰窟,如三九寒冬。

    在此之前,每一个人都知道,木亲王的实力非常恐怖,足以横扫如今的皇极崖,但因为李牧之前的表现,所以让大家理所当然地觉得,身为臣子的木亲王,不管实力多强,都只是一个臣子而已。

    这是游戏的规则。

    而木亲王似乎是一个守规则的人。

    但是现在,随着震皇子的死,一个残酷而又赤裸的事实,展现在了每一个大臣的眼前——

    木亲王,并不完全讲规则。

    当一个具有撕裂规则的存在,突然不按照游戏规则出牌的时候,破坏性是巨大的,以至于大臣们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制止李牧。

    而且这个事实,更加残酷的地方在于,一旦木亲王不按照规则行事的话,不只是震皇子,他们每一个人,随时都有可能化作一团飞灰。

    郑沅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剧烈地颤抖。

    同样表现的还有高盛威。

    他们两个无比惊恐地发现,自己似乎是错误判断了局势。

    皇后站起来,身形一个趔趄,也不知道是想逃,还是想要说什么,但终究不敢动,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辰皇子无比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师父。

    他暂时还无法理清楚师父抬手之间斩杀震皇子意味着什么,但毫无疑问,师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他感觉到无比安全。

    前所未有的安全。

    大殿门口,尹侍女的脑海一片空白。

    当惊喜来的太过于巨大和突然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如这个可怜的母亲一样,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脑海中产生出一种不真实之感。

    以至于在亲眼看到了震皇子之死的时候,她才从上一个事件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木亲王真的收自己的儿子为徒弟了。

    大殿里的空气,有那么数十息的时间,仿佛是凝固了。

    静。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人敢打破的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大殿中的画面,就仿佛是一幕播放到了一半的电影画面,突然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一直到李牧缓缓地从白银宝座上站起来。

    静止的画面被打破。

    所有人下意识地看向李牧。

    而李牧眼眸里的神采,突然变得凛冽犀利了起来。

    他朝着皇帝拱手,朗声道:“陛下,你刚才问我如何看待立辰皇子为储君之事,臣想了想,突然觉得,木皇子天性醇厚真良,孝悌守理,是一个合适的储君,因为臣赞同陛下的决议,当立辰皇子为储君。”

    一股强势无比的威压,弥漫整个皇级殿。

    之前,李牧未曾开口时,每一个大臣的心中,都像是压着一座山峦一般沉重。

    他们以为,这便已经是来自于顶级强者的威压。

    但此时,他们才明白,原来刚才木亲王根本就没有释放丝毫的压力,而现在,整个大殿之中令人窒息一般的可怕气氛,才是真正的顶级强者的威压。

    皇帝缓缓地坐在龙椅上。

    他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体内的毒素依旧在蔓延。

    他勉强可以说话了。

    “木兄弟……好,就立辰皇子为储君,朕驾崩之日,便是辰皇子登基之时,朕……”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说话已经变得非常艰难,顿了顿,才又道:“朕身体不适,今日……朝会,由木亲王来主持……木亲王的话,即朕之旨意。”

    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话,皇帝已经是累的眼前发黑。

    “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了。”

    李牧拱手。

    他转身,站在龙椅旁边,俯瞰着下方大殿里的群臣。

    “郑沅,你有何话说?”

    李牧的目光,第一个盯住了郑沅。

    郑沅心中一颤,连忙恭敬地道:“殿下,臣不明白您的意思。”

    李牧道:“你捏造尹夫人与侍卫张扬的事情,污蔑辰皇子的血脉,用心险恶,还不认罪吗?”

    “这……臣冤枉,臣不敢。”郑沅哀声道。

    李牧冷冷一笑:“你不敢?你的胆子,可大的很啊。”

    郑沅道:“臣惶恐。”

    李牧道:“这么说来,你不承认?我劝你,这个回答,想好了再说。”

    郑沅的内心是崩溃的。

    面对强势的木亲王,他根本没有任何对招的资格。

    硬撑?

    那是找死。

    承认自己捏造诬陷辰皇子母子?

    也是死。

    这他妈的还怎么玩啊。

    郑沅非常委屈。

    如果早知道木亲王是这个立场的话,那早就乖乖地尊从圣意了,哪里还有这么一出?这不是主动跳出来送人头吗?

    他简直想要哭泣流泪。

    这时,李牧冷笑一声,又道:“二皇子的遗孤震皇子,早就在十五年前,被皇后收养的当日,被杀,刚才死于本王剑下的是一个姓郑的,体内流淌着外姓之血的冒牌货而已。”

    李牧的这一句话,就石破天惊。

    大殿里的群臣,一下子都心惊肉跳起来。

    这话中背后的含义,不只是要处理郑沅,正是要将郑家和皇后都往死里锤啊。

    斩尽杀绝?

    郑沅的身体一颤,大恐,下意识地想要开口辩解什么。

    李牧直接道:“经我详查,背后主谋乃是郑沅与皇后,二人合谋,试图以郑家来取代皇室血脉,李代桃僵,颠覆皇朝,用心险恶,其罪难赎。”

    这一下子,直接挑明了。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郑沅。

    郑沅再也忍不住,道:“污蔑,信口雌黄,这是诬陷,木亲王,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诬陷于我,陛下,臣冤枉,臣冤枉啊……”

    他的内心,简直是崩溃抓狂的。

    因为他很清楚,被杀的那位震皇子,并非是伪作,而是实实在在的昔年皇极崖二皇子的遗孤,根本不存在什么冒名顶替。

    但,人已经死了。

    化作了飞灰。

    如何证明?

    李牧冷冷地看着郑沅。

    他刚才是信口胡诌的。

    这种滋味,刚才你诬陷尹侍女与侍卫张扬通奸时,就应该能想象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才知道可怕了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对于这种阴谋家,李牧也没有太大的同情心。

    “来人,将皇后打入冷宫,高迎远,带人去抄了郑沅大人的家,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李牧道。

    “不……”郑沅发出绝望的呐喊,看向皇帝,大声地道:“陛下,救我,救我……”

    他冲向皇帝。

    李牧一抬手。

    咻。

    一道金色剑光闪过,直接将郑沅斩杀在当场。

    皇后一见,再也不敢反抗,只是哀嚎着求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