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很好,郦主事如此深明大义,让本座很欣慰,”李牧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道:“我这边没有什么问题了,吴将军,你呢?”

    吴越一怔。

    他没想到李牧会在这个时候问他的意见。

    实际上,事情能够解决到这一步,已经超出了他最乐观的期待和想象。

    “属下一切遵从大人您的安排。”

    吴越无比感激地道。

    郦寅闻言,内心里微微一笑。

    吴越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个小小的天牢守将而已,即便是一时得到了木牧的赏识,终归还是识趣的,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咬住不放,那就是真的作死了。

    事情到了这里,郦寅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他的心中,还在盘算着,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和木牧这样的大人物,搭上关系,反而可以转祸为福,不啻为一次机遇。

    但就在这时,李牧不满地看了一眼吴越,道:“以后你要跟在本座的身边做事,首先第一条,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说一切都听从我的安排这种话,要是事事都需要本座做决定,那只需要仙器战斗傀儡就行了,要你们何用?”

    吴越一怔。

    他没想到,自家大人竟是这样的反应。

    一时之间,吴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长久的往返与天牢和天将城之间单调的两点一线生活,让吴越丧失了揣摩上官心思的嗅觉,甚至变得有些木讷,面对李牧的强势,他有点儿手足无措。

    李牧道:“还记得,当你被郦元辰羞辱,最绝望和愤怒的时候,那种感觉,和你心里的想法吗?”

    吴越下意识地去回想当时的自己。

    被逼跪在郦元辰的面前,忍受着他的羞辱,甚至要从他的胯下钻过去。

    还用世界上最难听的词语,侮辱了李莹。

    一想到这里,吴越心中本已经熄灭的怒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那种一怒拔剑,再怒杀人的冲动,瞬间又填满了他的大脑。

    身为小人物的悲哀,让他在之前,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在李振剑一家终于可以得到解救的情况下,他觉得这样的结局已经完美,但被李牧用话一挑,他终于又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满足,是何等的卑微。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的时候,道歉和赔礼并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不开心,那就去做点儿事情,让自己开心起来,有道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任何时候,都不能委屈自己。”

    吴越眼睛里有红光,看着李牧。

    李牧道:“做我的属下,就要有点儿气魄,不要让我,看低了你。”

    吴越觉得,这一次,他是真正的理解了李牧的意思。

    他转身,看向了郦元辰。

    郦寅一下子觉得情况不妙,事情好像又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他连忙挤出笑容,道:“木掌座,这是……”

    李牧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别说,别问,别动,看着。”

    郦寅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他意识到,事情没有办法如他想象的那样轻松解决了。

    吴越走到了郦元辰的身前,低头俯视下来。

    郦元辰心中一阵惊惧,道:“你……你想干什么?”

    吴越抬起脚,一脚踩在这位贵公子的肩上,道:“我的鞋子,好像是有点儿脏了。”

    郦元辰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吴越,道:“你……你竟也敢这么对我?”

    吴越没有说话,只是低头俯视。

    他的眼神,仿佛是两柄从地狱烈火之中磨砺出来的利刃,盯着郦元辰,随时都可以将其刺穿刺死一样。

    这种愤怒的眼神,让郦元辰感觉到一阵阵无法遏制的心悸。

    他扭头看向郦寅,道:“爹,我……”

    郦寅心中,对吴越大恨,却没有表露出来,转而看向李牧,拱手行礼,刚要谄笑着为儿子说一两句话。

    李牧却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表情,让郦寅心中一个激灵,顿时一个字都不敢再说出来,只好将头扭在一边,不看儿子。

    郦元辰见状,知道今日是躲不过去了。

    他内心里怒火灼烧,却也只能用衣袖,一点一点地擦去了吴越鞋子上的尘埃。

    吴越收回脚。

    后退两步。

    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胯。

    他没有说话,但意思却很明显。

    郦元辰一下子,只觉得大脑充血,快要忍不住了。

    “姓吴的,你想清楚,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他怕李牧,但是不怕吴越,巨大的羞耻感,让郦元辰近乎于咆哮,他在内心深处发誓,这件事情过后,一定要让吴越付出代价。

    吴越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威胁而退却。

    他内心里非常清楚,不能再让李牧失望了。

    啪!

    抬手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郦元辰的脸上。

    “我乃是仙主册封,仙庭仙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贵家纨绔而已,我为何不敢这么做?”

    吴越目光直视,冷漠而又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不知道为什么,郦元辰突然就恐惧了起来。

    这样的吴越,和之前那个跪在自己面前,疯狂求饶的吴越,完全不一样,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那种由内而外的强大气势,让郦元辰一下子就软了。

    “还在等什么?”

    吴越看着郦元辰。

    啪。

    又是一巴掌。

    郦元辰捂着脸,瞬间就崩溃了。

    他所有的依仗和底牌,在这一瞬间,完全不管用了,哪怕是他爹就在旁边,也无法给他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当外在的背景优势丧失殆尽的时候,遇到比他父亲更狠更强更具有权势的时候,当他只能靠他自己的力量的时候,郦元辰猛然间察觉到了自己的可怜、可笑和无能。

    他哭了。

    流着泪,一步一步地爬过去。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郦元辰从吴越的胯下,钻了过去,然后直接匍匐趴在地上,禁不住嚎啕大哭。

    吴越看了他一眼,道:“希望你记住今日,记住刚才的感觉,我只是把你加诸在我身上的屈辱,返还给你而已,这还不算你侮辱莹莹的言语。”

    说完,他转身,来到了李牧的身后,如影子一般,安静地站着。

    这一刻的吴越,身上的气息,变了。

    从以前那个怨天尤人,埋首退缩,怀才不遇的天才仙人,这一刻,终于展露出了属于他的真正的锋芒,整个人的心境,彻底升华。

    李牧满意地点点头。

    “好,从今日起,你便是刑府主事了,以后别给本座丢脸。”李牧道。

    “谢大人。

    ”

    吴越面色平静地行礼。

    从一个普通的天牢看守天将,一跃成为刑府主事之一,可以说是一步青云了,跨越了别人需要数十数百年,才能走完的路。

    一边的郦寅,心中哀鸣了一声。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想要报复吴越,是再也不可能了。

    刑府本就是具有极度对内威慑力的仙庭权力机构,吴越一跃成为主事,其身份地位,已经与他这个工府主事平级,而且因为刑府的特殊性,吴越日后在流星岛上的威慑力,会比他更高。

    这样一个人,他已经没有资格和能力去报复。

    至于一句话决定了吴越命运的李牧,则更是郦寅难以望其项背的人物了,他觉得,自己可能一生,都无法达到李牧这种高度。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郦元辰还在崩溃地大哭。

    “有点吵。”

    李牧看向郦寅。

    郦寅默不作声地走过去,一掌将儿子击晕,然后转身向李牧行礼,道:“之前说过的话,卑职一定会尽快完成,逆子无知,触怒大人,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属下带他回去,定当严加管教,告退了。”

    李牧道:“好,我会在这里等着。”

    等什么?

    当然是等李振剑被送回来。

    郦寅点点头,带着天将们,转身离开。

    “等一等。”

    李牧突然开口。

    郦寅脚步一顿,心中一颤,转过身来,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李牧指了指徐震,道:“我记得,你这个家臣,刚才说什么来着?哦,对了,下令要将本座击杀,呵呵。”

    徐震的脸,瞬间惨白。

    他咬咬牙,没有丝毫犹豫地就挥剑斩掉了自己的一条手臂,道:“小人有眼无珠,当面不识真佛,自斩一臂,向大人赔罪。”

    李牧淡淡一笑,道:“呵呵,你倒是干脆……滚吧。”

    徐震如蒙大赦。

    郦寅一行人,仓皇离去。

    整个李家院子里的气氛,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众人依旧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李牧。

    有了郦寅的衬托,他们总算是明白,李牧是何等人物了,心中本能地畏惧惊怕。

    李牧叹了一口气。

    “明日来刑府报道履新。”

    说完,他也转身离开了。

    本想在这里等着李莹的父亲被送回来,但一看这气氛,自己若是留着,只怕是连吴越和李莹这对新人,都会战战兢兢,还怎么结婚欢庆?

    吴越一直将李牧送出街巷,才返回来。

    重入院子里时,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

    李家的亲戚们,一个个用热切的目光,盯着这位崭新出炉的刑府主事,表情里带着谄媚和讨好,心里更是艳羡无比,李振剑这一家子,还真的是走了一个狗屎运,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婿,以后怕是要发达了。

    若是当初,将自家女儿嫁给吴越,现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人,会是自己吧?

    可惜了。

    迟了。

    却不知道,吴越对于纳妾,有没有兴趣?

    各种杂念和讨好,纷至沓来。

    不出半个时辰,李振剑也被工府客客气气地送回来。

    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