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当那个身影从天空混沌灰层之中坠落,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带刀的身影?

    是木牧?

    刘祎之等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轰!

    人影坠落在乱石堆里。

    尘土飞扬。

    接着,天空之中,亦有一个人影,缓缓地降落下来。

    这个人是……

    “木牧?”

    刘祎之直接跳了起来。

    他一脸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人群中,一片难以遏制的惊呼,嗡嗡嗡宛如乱潮。

    这个人是木牧,那刚才坠落下来的人是?

    灭无欲?

    原本已经如坠冰窟的吴越等人,此时却是忍不住雀跃了起来。

    大人果然是赢了。

    天空中,剧烈战斗导致的法则混乱产生的混沌风暴灰层,逐渐散去,一缕金色阳光,透过云气的缝隙,照射下来,似是金色利剑,刺破了黑暗,降临大地。

    李牧正好在这一道金色阳光的照射之中。

    他的左胸,有一个掌印。

    血红色的掌印。

    入骨三指,触目惊心。

    鲜血染红了他的手臂。

    这一次众人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那是木牧自己的鲜血。

    这种程度的战斗,显然他也受伤了。

    而且伤势不轻。

    但他赢了。

    因为他是最后站在天空中的那个人。

    而灭无欲已经躺在乱石堆里了。

    金色的阳光,照射在李牧的身上,仿佛是披着一层金甲,在紫金色的仙光炎气的照射之下,庄严神圣的令人不敢逼视。

    他一招手。

    乱石堆之中,诛仙长刀落回到手中,化作紫金色微光一闪,被李牧收入体内,以本身精气神蕴养。

    “回去吧。”

    李牧对着远处的天空招了招手。

    巨大无比的鸽子王,振翅而来,亲昵地围绕着李牧,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李牧落在鸽子王的身上,振翅而去。

    留给所有人一个背影。

    一直到李牧离去数十息之后,围观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刘祎之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飞一般地冲过去,在乱石堆中,找到了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灭无欲。

    来自于万仙盟总部的少年,气息羸弱。

    他浑身上下,一道道的刀痕,宛如老树身上的裂纹一样,胸口有一道长刀洞穿伤,碗口大的透明窟窿,每一处的伤口之中,都流转着紫金色的光焰,将皮肉炙烤成为焦黑。

    真元已经停止了运转。

    元神若有若无。

    五脏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破,彻底炸裂。

    丹田部位,亦是一道刀伤,直接碎掉了丹田。

    刘祎之一看之下,心中已经是一片冰凉。

    这已经不是输不输的问题。

    而是生死问题了。

    麻烦大了。

    灭无欲这样的状态,就算是最终活下来,但与东方夜刃之间的一战,肯定是毫无机会了

    。

    这意味着,镇妖阁辛辛苦苦造势半年,重夺大仙主之位的计划,基本上已经破产了。

    “快,先回去,救人要紧。”吏府掌座孟雄飞面部惨白,宛如死尸一般,一个劲儿地催促。

    刘祎之不敢怠慢,立刻带着昏死中的灭无欲,风驰电掣一般离开。

    赶紧找丹药和仙医来救人。

    不管能不能救活,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坍塌消失的千刃峰周围,大仙庭的各路强者们,一个个脸上带着莫名的震撼,表情丰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目光都看向高高在上的大仙主东方夜刃。

    这些日子,东方夜刃位于风口浪尖,处于漩涡之中。

    很多人对于这位从底层崛起的大仙主,都抱有一种莫名的轻视,尤其是随着灭无欲的强势出现,镇妖阁一脉,成功逼的东方夜刃接受灭无欲的挑战,这种轻视和幸灾乐祸,可以说是达到了顶峰。

    这一段时间,镇妖阁在流星岛发力。

    很多原先摇摆不定的大仙庭强者们,都纷纷投靠了镇妖阁的阵营。

    甚至连之前一些向东方夜刃效忠的强者,高层,也都转投到了镇妖阁体系之中。

    虽然不能说是树倒猢狲散,但东方夜刃给人的感觉,颇有些日暮西山。

    很多人都在等待着看这位大仙主的笑话。

    但是现在,这位有史以来最草根的大仙主,却用一种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破局成功了。

    他甚至都没有亲自出手,就用这样一种近乎于怪诞的方式,彻底解除了危机。

    所以说这段时间以来,东方夜刃的隐忍,沉默,退让,甚至是有些怯懦的表现,都其实是在为今日之战布局?

    可怕啊。

    太可怕的心思和城府了。

    无数道目光,再看向东方夜刃的时候,哪里还敢有丝毫的轻视,反而是带着深深的敬畏和忌惮。

    如此不利的局面,都被他给破掉了。

    大仙主的位置,他坐稳了。

    以后的流星岛,以后的东圣洲,还是东方夜刃的天下。

    众人想想自己这些日子的表现,心中懊悔不已。

    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想办法,重新挽回大仙主对于自己的信任,或者想办法,赢得大仙主的宽恕。

    否则,等到秋后算账,那就彻底迟了。

    很多人都开始心慌了起来。

    有人已经挤出笑容,向东方夜刃凑去。

    但东方夜刃化作一道流光,直接离开了这里。

    他关心李牧的伤势。

    ……

    ……

    “我没事,你放心吧。”

    刑府大殿中,李牧活蹦乱跳。

    他胸口的那个掌印,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淡淡的印痕,看这架势,最多再有几个时辰,就要彻底消失了。

    “那你刚才决斗刚结束时,一副重伤就要死的架势。”东方夜刃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道:“害的本座白白担心一场。”

    李牧撇嘴道:“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我火并灭无欲,为的是谁?还不是为你,你担心一下怎么了?”

    东方夜刃笑了笑,道:“好好好,是本座错了,哈哈,说实话,你这一战,赢得漂亮,妖狱山上,镇魂天尊和都天教主这两个老不死的,估计现在都要气爆了,镇妖阁的计划,彻底破产。”

    李牧道:“他们会不会再推出一个人,和你来对战?”

    东方夜刃自信地摇摇头,道:“就算是镇妖阁还能拿得出像是灭无欲这样的天才,但想要再逼我一战,却是绝对不可能了,万仙盟总部的大人物们,就算是再偏向镇妖阁,也不可能二次破坏规矩,让他们选人来挑战我了。”

    李牧道:“确定?感觉镇妖阁这些老道士,不要脸的很,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东方夜刃道:“这一点,毋庸置疑,要知道,规矩就是规矩,可以偶尔破例一次,但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破,那就不叫规矩了,而一旦规矩废了,万仙盟的根本,也会被动摇,万仙盟的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李牧想了想,道:“说的好像有那么一些道理。”

    东方夜刃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呵呵,我准备在今夜,举行晚宴,召集流星岛上所有天将级以上的强者,庆祝你的大胜,呵呵,到时候,你可得出场,我要让整个流星岛,让整个东圣洲,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你的风采,哈哈哈哈。怎么样,这样做,总算是对得起你了吗?”

    李牧立刻就明白了东方夜刃的意思。

    他这是要逼着流星岛上所有的高层,重新表态一遍啊。

    这一次的表态,无疑是至关重要。

    因为一旦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阵营,那再转变力场的话,会成为双方共同的敌人,想要做墙头草,那是找死。

    可以的。

    这个时候,这样的操作,可以一下子,分清敌我。

    若是有人还想要抱住镇妖阁大腿,冥顽不灵的话,可以想象,日后东方夜刃将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来血腥报复。

    不过……

    李牧摸了摸鼻子,道:“晚宴可以举行,但我就不出席了。”

    “嗯?”东方夜刃惊讶地看向李牧。

    这小子转性了?

    竟然不喜欢装逼了?!

    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这一回台子都给你搭好了,你竟然选择放弃?

    李牧嘿嘿地笑道:“我有个好玩的主意,你一定会喜欢的。”

    东方夜刃在李牧的笑容里,感受到了阴谋的气息,道:“你说。”

    “今晚宴席,我不出席,有人问起,你就说我伤势无碍。”李牧笑嘻嘻地道:“但是,从今日起,我不会再公开露面,刑府会戒严,对外宣称,我在闭关……”

    东方夜刃一下子就懂了。

    “你想要用这种方式,让人觉得,我们在欲盖弥彰,实际上,你在这场大战之中,也受了重伤,修为大损,伤及本源,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具备战力,以至于……”他兴奋地道。

    李牧道:“以至于我都快要重伤而死了。”

    东方夜刃跳起来,拍了拍手,道:“哈哈哈,妙啊,你小子,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坏种,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那种,谁要是做你的敌人,简直是噩梦。”

    李牧不满地嚷道:“听听,你说的这是人话吗?这是在夸我吗?”

    东方夜刃哈哈哈大笑,道:“就按照你说的办。”

    他心里忍不住啧啧起来。

    你看看灭无欲,就是前车之鉴。

    逼着李牧,死活非要决斗,在踏上落仙台的前一刻,他们大概都觉得,是自己成功把李牧给逼上了擂台,但实际上呢?一切都在李牧的算计中。

    真的是无情,残忍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