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估计就算是到了现在,刘祎之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场所谓的决斗,从一开始,就是李牧针对他们布置下的必杀陷阱吧。

    从当初日暮岛的约战开始,李牧的鱼饵,就抛出去了。

    灭无欲不但咬饵了,还死咬住不放。

    就连刘祎之等人,也都被波及了。

    李牧打穿兵府,一下子就将兵府的威严,给彻底踏在了地上,踩进了尘埃里,原本为六府之首的兵府,在流星岛上话语权很重,一些时候,对于东方夜刃这个大仙主,也是阳奉阴违,成为了一些人效仿的对象,成为了一个风向标。

    但是现在?

    兵府还敢作妖?

    李牧以一己之力,打穿兵府,重创了灭无欲,等于是彻底撅掉了镇妖阁在流星岛上的树立的两杆大旗。

    镇妖阁的影响力,疯狂地下降。

    这是东方夜刃一系彻底控制流星岛,控制大仙庭的绝佳机会。

    东方夜刃越想越是兴奋。

    也越是震惊。

    他看向李牧,道:“说实话,这一系列事情,不会都是你从一开始就策划好的吧?你的心机,也太深了,一步七算,也不过如此吧。”

    李牧翻了个白眼,道:“都是随机应变,我可不是那些老谋深算的老阴逼,其实主要是实力够了,怎么样做,都可以达到完美的效果,一力破万法,正是如此。”

    东方夜刃无语。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对了,灭无欲的伤势如何?多久可以恢复?”东方夜刃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心中一紧,问道。

    李牧呵呵一笑,道:“恢复是不可能了,多喘几天气,就算是他命大了,我估计,除非是有什么逆天之人出手,否则的话,他活不过三天。”

    对于自己造成的伤势,李牧心中,很有把握。

    他今日与灭无欲一战,其实还是隐藏了一些实力,所以才折腾了那么久,主要是防止因为太过于高调,被万仙盟总部的一些人盯上。

    不管在任何时候,人总是要给自己留一点底牌。

    否则,很容易死。

    东方夜刃还有很多话想要说,结果被李牧直接很不耐烦地给赶走了。

    大战结束,正是双修的时候啊,你这个糟老头子在这里当什么电灯泡。

    东方夜刃哭笑不得地从刑府走出来。

    想自己也是流星岛的主宰,堂堂东圣洲的大仙主,万万人之上的巅峰大佬,结果却被自己的属下,从大殿里赶出来……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谁他妈的能信啊。

    走出刑府大门的时候,东方夜刃立刻就开始进入表演状态。

    他面色略显沉重,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驾舟而去。

    这一幕,落在了早就在刑府之外守着的一些有心人的眼中,立刻就化作情报信息,传递往各个地方。

    这时,落仙台之战的最终结果,正在暴风般酝酿和传播。

    而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刑府大掌座木牧,到底伤势如何,更是各方在事态结果已定的情况下,最为关心的一件大事。

    各方势力,都在挖空心思地打听消息。

    可惜刑府早就被李牧打造了铁板一块,尤其是一些主事心腹,被李牧牢牢掌控,只要李牧不愿意,刑府内部的消息,很难传出去。

    ……

    兵府。

    刘祎之和孟雄飞两个人,一脸焦躁地在静室外来回踱步。

    吱呀。

    门打开。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从里面走出来。

    却是重金请来的一位流星岛医仙。

    “冥老,灭公子的伤势,如何了?”刘祎之焦急地问道。

    老者摇摇头,苦笑道:“恕老朽昏聩无能,灭公子的伤,太重了,老朽治不了。”

    “什么?”

    一听到这话,刘祎之和孟雄飞两个人,都震惊了。

    虽然灭无欲的样子,看起来的确是伤势很重,但以他的修为、实力和生命力,就算是再重的伤势,也都有恢复的可能吧,怎么听仙医冥老的话,好像是已经无可救药了一样。

    “冥老,难道连【燃血丹】都没有效果了?”

    孟雄飞连忙问道。

    【燃血丹】是至宝,仙者废掉功法修为,吞吃之后,亦可恢复,重铸天赋和修为,李牧当时硬夺一枚【燃血丹】,救了被废掉的吴越,可见其珍贵。

    但冥老摇摇头,道:“【燃血丹】的确是神奇,但只能救回那些修为受损,本源尚存的仙者,灭公子元神衰颓,本源耗尽,肉身弥留,已经无法回天了,抱歉,两位大人,若是想要救人,只怕是得另请高明,或者是立刻送人去万仙盟总部,或有一线生机。”

    说完,老人转身离去。

    刘祎之和孟雄飞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恐不安。

    灭无欲,这是要死了啊。

    天。

    最坏的结果。

    他们已经将消息,传了出去,送往妖狱山。

    但当时的消息,还带着几分侥幸,觉得灭无欲可以抢救一下,但是现在……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把消息送出去。

    两个人只觉得昏昏欲死。

    这时,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赶了回来。

    “如何?”刘祎之揪住就问。

    那人连忙道:“刑府中的消息,送不出来,但东方夜刃出来时,面色似是有点儿凝重,直接回去太阳神殿了。”

    哦?

    两大掌座,又相互对视了一眼。

    这似乎是一个好消息啊。

    东方夜刃面色凝重,岂不是意味着,木牧的伤势,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怕是也到了一定程度。

    孟雄飞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吩咐身边的一位亲随心腹,道:“去,给人派人,盯上冥老,还有岛上的其他几大医仙,看看他们的动静,若是有刑府的人去请他们,一定给我第一时间汇报。”

    那心腹转身而去,立刻行动。

    刘祎之眼睛一亮。

    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如果木牧也伤势极重,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恢复的话,那必定也是得找仙医,一旦刑府的人,找了仙医,不管名义上是为了什么,但都无法掩饰,木牧重伤的事实。

    东方夜刃想要隐瞒,也藏不住。

    如果是这样,木牧也要重伤不治的话,对于镇妖阁来说,可谓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因为经过这一战,有一个事实,已经展露无遗——

    在东圣洲,镇妖阁最大的绊脚石,已经不是东方夜刃。

    而是木牧。

    这个一直被被轻视,被认为是东方夜刃麾下一条疯狗的年轻人。

    他的威胁程度,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东方夜刃。

    最好在这一次的比武之中,木牧重伤而死,或者废掉。

    否则可以想象,有这个人在,镇妖阁在东圣洲,将再永无出头之日。

    “大人,还有一件事情。”那前来汇报的属下,连忙又道:“大仙主下令,今夜在太阳神殿,举行宴会,庆祝木牧战胜外人,所有仙王级修为以上的天将,都需参加。”

    “嗯?”刘祎之一怔,道:“流星岛上,仙王级以上修为的天将,超过数万,这么多的人,都去参加宴会?他这是……难道是……呵呵,真的是迫不及待啊。”

    刘祎之略微思忖,就明白了东方夜刃的意思。

    这是图穷匕见,要逼着所有的中高层,选择站队,选择阵营了啊。

    借着李牧大胜灭无欲的千载良机。

    这一手,是阳谋。

    刘祎之思来想去,一时竟是无法破之。

    “大人,您……去不去?”属下问道。

    刘祎之看了一眼孟雄飞,后者叹了一口气,道:“算了,你别去了,我去吧,这个脸,我去丢好了,毕竟我吏府,还没有被那个小杂碎打穿,我倒是要去看看,有什么人,是敢墙头草迎风倒,去投靠东方夜刃。”

    “好,为难你了。”刘祎之点头道。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暂时分别。

    分别是,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

    ……

    ……

    天星府。

    妖狱山,镇妖阁山门。

    收到了消息的都天教主,整个人宛如被雷劈了一样,呆呆地站在镇妖大殿里,半晌没有任何的声音和动作。

    败了。

    灭无欲竟然败了。

    败给了木牧。

    如果不是这个消息,乃是通过流星岛特别渠道传来,绝无伪作可能,都天教主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虽然他这些日子,因为灭无欲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而对这个少年人颇为排斥和抵触,但却绝对没有想过,要让灭无欲在这样的战斗中折戟。

    镇妖阁的大计,完了。

    半年时间的筹划准备,彻底付诸东流了。

    灭无欲的败,让接下来的所有布置,都无法推进。

    都天教主只觉得脑袋嗡嗡嗡响,有一种快要昏倒的感觉。

    灭无欲就算是死了,都不打紧,但一旦计划无法实施,镇妖阁衰落,都天教主自己的地位和权势,可就会受到严重的削弱和波及,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这一亩三分,都无法守住。

    镇妖阁的传承,是他心中最大的底线和坚持。

    “接下来,该怎么办?”

    都天教主思忖半晌,最终决定,前往雷狱中,寻找祖师镇魂天尊。

    自从当日监牢区发生暴动以来,镇魂天尊开始越来越多的时间,前往雷狱,似是在观察和镇压什么,甚至连东圣洲的夺位大计,都不怎么关心了。

    但现在,这件事情,必须去汇报了。

    三更完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