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镇魂天尊并没有深入雷狱之中。

    他就坐在雷狱外,面目愁苦,似是在参悟这着什么。

    又似是在惧怕着什么。

    “师祖……”都天教主上前,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镇魂天尊一看他的表情,皱了皱眉,道:“怎么回事?”

    都天教主将从流星岛传来的消息,详细地说了一遍。

    镇魂天尊越听,眉头就皱的越紧,到了最后,倒也并没有如都天教主想象之中那样勃然大怒,而是喟然长叹,道:“哎,灭无欲小子心性,争强好胜,真的是坏我大事啊。”

    都天教主没有接话。

    他本能地感觉到,镇魂天尊对于流星岛之事,虽然无比失望,但却并不如他想象之中那样强烈,甚至还隐隐有一丝心不在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刚要问,镇魂天尊却又回头看向了雷狱。

    “感受到了吗?那里面,有绝世凶物,就要出现了。”

    镇魂天尊脸上,竟是隐隐有一些绝望之色,道:“也许我们都错了,这雷道汪洋,并不是什么绝地,而是一个修炼的先天至宝之地,被我们囚禁在其中的那两个生灵,怕是要逆天了。”

    “什么?”

    都天教主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怎么可能?”他难以置信地看向雷狱,道:“我们已经将很多生灵,都囚禁其中,当年,就算是那位……也死了,那两个生灵,就算是现在未死,但早晚也会被炼死才对,怎么会……”

    他心里,掀起了大恐怖。

    镇魂天尊摇摇头,道:“走吧,离开这里。”

    “啊?”都天教主不明所以。

    镇魂天尊道:“雷狱中的那两位,已经快要镇不住了,你随我回万仙盟总部,这件事情,只有请上面的人来应对了,否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整个东圣洲,怕是要陷入雷霆地狱了。”

    不等都天教主再问什么,镇魂天尊就转身朝外走去。

    都天教主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他之前曾奢望过,能够去一次万仙盟总部,那个传说之中真正的仙源核心之地,那个传闻中驾驭着整个仙界最为本源的力量之地,可以随时培养和创造出来无数强者的奇迹之地,他做梦都想要去。

    但是没有想到,如今这个梦想竟然要实现了。

    是以这种方式实现。

    走了几步,都天教主猛然想起什么,道:“那灭无欲该怎么办?”此时的灭无欲,还在流星岛上,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是否也要一起带到万仙盟总部去救治呢?

    镇魂天尊头也不回地道:“这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们管不了。”

    这一日,镇妖阁的两大顶级巨头,前往万仙盟总部。

    ……

    ……

    流星岛上。

    晚宴结束了。

    孟雄飞的脸上,带着三分怒意和七分颓然,离开了太阳神殿的广场,一去不回头,月夜之下,背影萧瑟。

    跟他一起一起离开的,不足千人。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参加这一次大仙主召集的庆功晚宴的人数过万,其中就包括镇妖阁一系的三千多位高阶天将、各府主事以及强者等等。

    但最终,没有选择大仙主东方夜刃阵营的,就只有约九百多人。

    也就是说,原本属于镇妖阁一系的人马中,至少有三分之二叛变了。

    这个结果,对于孟雄飞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在东方夜刃的注视之下,他也无法再强势威胁或者挽回这些人,只能毅然离开。

    转身离席的那一瞬间,孟雄飞的心有些凄冷。

    他知道,今日过后,镇妖阁一系在大仙庭流星岛上的影响力,算是彻底终结了,再想要对大仙庭有所影响,基本上已经是痴人说梦。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东方夜刃在稳固了自己的基本盘之后,后续的清洗活动,会陆续展开。

    在这场排除异己的活动中,镇妖阁一系在流星岛上的话语权和掌控力,将会进一步衰落,包括他的吏府大掌座之位,包括刘祎之的兵府大掌座之位,用不了多久时间,都会旁落。

    除此之外,整个东圣洲三十六府的小仙庭,也会逐渐被东方夜刃会掌握。

    一个新的,宛如曾经的镇妖阁一般的庞然大物,将会崛起。

    而他们这些人,都将会是这个庞然大物崛起的踏脚石。

    除非,有什么特别大的变故出现。

    孟雄飞的心,是充满悲哀的。

    败军之将,日暮西山。

    他就在今日之前,他都没有想过,镇妖阁一系的局势,竟然会从一片大好到急转直下,只用了短短数个时辰的时间。

    回到兵府。

    刘祎之听完孟雄飞的描述,也是喟然长叹。

    两个人在灭无欲修养的静室之外,两两相对,久久无言。

    片刻后,刘祎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道:“你是说,今夜的庆功宴上,木牧并未出现?”

    孟雄飞道:“是,东方夜刃给出的理由,是木牧在今日一战中,有了重大的领悟和突破,正在巩固境界,所以不便参加,过几日便可以出关。”

    刘祎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一夜时间过去。

    两位权势显赫的大掌座,就这样愁眉苦脸地静坐在院落里。

    第二日一早。

    晨曦微露。

    雾气蒙蒙,大地铺霜。

    之前拍去关注流星岛上各大名医的那位心腹,匆匆赶来,道:“大人,真的有情况……”

    刑府果然是连续去找了数位知名仙医。

    其中就包括那位冥老。

    “据说,是去给刑府的一位主事去治疗,但整个诊治过程,极为神秘,仙医们都没有看到那位主事的真面目,而且此人受的是战斗伤,不是得病,前去诊治的仙医,基本上都被扣押,唯有其中一位,因为工府大掌座享召,才得以出来,属下在半路上,找机会询问,才知道这些,这仙医一开始,不肯开口,刑府已经放话,若是泄露半点儿消息,便要他魂飞魄散,属下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让他透露出来一点点的消息。”

    那心腹补充道。

    刘祎之的眼睛里,开始有了一些亮光。

    “不错,你做的很好,下去领赏吧。”

    刘祎之甚至亲切地拍了拍这属下的肩膀。

    后者受宠若惊,行礼之后

    ,转身离开。

    “听出来什么了吗?”刘祎之看向孟雄飞。

    孟雄飞脸上,也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道:“看起来,木牧的伤势,并不比灭无欲公子好多少,只怕就算是人能活下来,修为也废掉了,呵呵,这绝对是一个大好消息。”

    刘祎之点点头,道:“是啊,木牧若废,东方夜刃的气势依仗,就没有了一半,不,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了七成,呵呵,局势对于我们来说,也许就没有那么糟糕了。”

    孟雄飞点点头,但仍然有一丝丝的疑虑,道:“会不会有诈?”

    刘祎之思忖片刻,断然摇头,道:“应该不会。”

    他说着,脸上逐渐漏出来自信的笑容,道:“否则的话,东方夜刃不会如此急迫地召开晚宴,逼着众人表态,你想啊,这一场所谓的庆功宴,最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为了什么?如果木牧真的是在参悟战斗所得,东方夜刃完全可以再等几日,等待木牧出关,何以他连这几日的时间,都等不了呢?只有一个解释,他怕过几日之后,木牧依旧是无法现身,到时候,消息终归是要泄露出来,到时候,效果可就没有今夜好了,所以他急切地想要,将生米煮成熟饭。”

    孟雄飞点点头,道:“有道理啊。”

    两个人的精神,竟是振奋了许多。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散播出去,拆一下咱们这位大仙主的台呢?”孟雄飞笑了起来。

    刘祎之道:“不,我们假装不知道。”

    “嗯?”孟雄飞看向他。

    刘祎之冷笑了起来,道:“先让东方夜刃得意一会儿,到时候,可以给他致命一击,呵呵呵呵。”

    正说着,突然有一位心腹疾步而来。

    “大人,妖狱山有消息传来了。”心腹呈上一块玉诀。

    刘祎之接过来,注入仙元,仔细一看,心中一震,道:“天尊令我带兵出流星岛,前去玄霜府。”

    “玄霜府?”孟雄飞一怔,道:“玄霜府并不是我镇妖阁掌控的府邸,在四明山脉北麓,只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州府而已,带兵去那里?带多少?”

    刘祎之道:“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多多益善。”

    孟雄飞道:“就算你是兵府掌座,但带兵出岛,只要超过十万,都得向大仙主禀告,等候裁决,如今东方夜刃岂会让你再如此顺利地提兵出岛?”

    刘祎之道:“天尊信中说,不惜一切代价。”

    孟雄飞的眼中,霎时间精光一跳,意识到了什么。

    这是要彻彻底底的决裂啊。

    直接让大仙庭分裂吗?

    “那我呢?”他问道。

    刘祎之道:“随我一起走吧。”

    孟雄飞道:“也好,我去提吏府精锐,一个时辰之后,岛外日暮岛汇合,此一去,便是再无回头路,你我二人,要重新开始了。”

    刘祎之点点头:“久不燃热血,今又重头来,呵呵,也好,我感觉到自己的热血在沸腾。”

    孟雄飞大笑了起来。

    一下子,仿佛是回到了当年生死拼搏的峥嵘岁月。

    “对了,灭无欲公子,如何安置?要一起带离流星岛吗?”孟雄飞问道。

    刘祎之的面色,一下子就古怪了起来。

    今日一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