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日,万仙福地之中,异象出现。

    尊兽台势力范围之内,白虎殿发出了震动地方的仙道轰鸣,宛如仙潮,席卷四方,气势骇人。

    一头数万米高的巨大白虎虚影,盘踞在虚空之中。

    足足两个时辰,在逐渐散去。

    威势久久不绝。

    万仙福地的诸多灵禽异兽,在这一瞬间,都朝着尊兽台的方向,俯首呜咽。

    嗖嗖嗖!

    无数道目光,宛如雷霆疾电,看向尊兽台的方向。

    “那是……”

    “白虎回来了?”

    “要变天了啊。”

    “尊兽台将再度崛起了。”

    万仙福地的所有大佬级人物纷纷震动。

    他们清晰地感受到,尊兽台方向,那久久以来始终三缺一的天地大势,终于彻底被补足了。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因为缺少了四圣兽之中的白虎殿主,导致曾经风光一时的尊兽台的四圣阵法,并不完整,以至于在万仙福地的七大势力之中,排名末位。

    这些年的日子,并不算好过。

    今日,四圣阵法终于补全了。

    虽然白虎殿主才刚刚归位,但所有深知尊兽台底蕴和厉害的大佬们,都明白,在相辅相成四圣天地大势的作用之下,再加上白虎殿这些年的积累和秘术,这位新的白虎殿主,一飞冲天不过是时间人体而已。

    曾经那个尊兽台,又回来了。

    “听说了吗?”

    “什么?”

    “尊兽台新晋白虎殿之主,来自于诸神殿。”

    “啊?怎么可能?诸神殿中,并无兽修一脉吧?”

    “好像是来自于外面。”

    “外面?荒谬,这更不可能了。”

    “诸神殿的战神叶狂浪,收了一位记名弟子,如今乃是东圣洲仙庭的大仙主,据说正是此人,向叶狂浪推荐了一批来自于东圣洲的所谓天才,而叶狂浪见了之后,竟是极为看重,开放了战神殿,来重点培养,其中一位兽修,进入万仙福地,惯例进化,谁知道竟然进化成为了白虎。”

    “进化成为白虎?这不可能。除非它本身就是白虎转世。”

    “呵呵,战神殿真的是自甘堕落,竟然引入外面的人,他们也配进入万仙福地?”

    各种议论,在万仙福地纷纷传开。

    这个长久以来,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潭死水一样无为悠闲的仙界最高之地,如今终于被打破了往日的宁静,变得喧哗了起来。

    消息不断地发酵。

    很快就又有消息传出,尊兽台和诸神殿,因为新任白虎殿主的关系,结成了战略联盟。

    “要变天了啊。”

    “七大势力之间,相安无事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要迎来乱战局面了吗?”

    “乱势开启,一个时代结束了。”

    “是啊,传说之中的预言,真的降临了,诸神殿和观星府,仙心剑宗本就是同盟,如今再加一个尊兽台,七大势力之中,四个绑在了一起,冥府和镇仙塔就算是结盟,也难以做到以二敌四吧?”

    “你忘记了那个人。”

    “桃园主人吗?他不会参与这种事情吧。”

    “难说啊,万仙福地将迎来天大的变革。”

    很多万仙福地的强者,都开始在私下里讨论。

    这时,距离仙古战场擂台之战,还剩下不足二十天。

    ……

    ……

    冥府。

    位于万仙福地极西的一片幽暗之地,常年处于漆黑之中,仿佛是一片无法容纳生命的鬼蜮。

    这是许多万仙盟总部大佬级强者,一般都不愿意到来的地方。

    冥府在万仙福地七大势力之中,也是一个许多人都避之不及的势力,不愿意招惹。

    它象征着阴暗和死亡。

    唯有和冥府关系极佳的镇仙塔高层,才能在这里出入自由。

    幽暗的虚空之中,仙音阵阵。

    漫天白色莲花花瓣飘洒。

    镇仙塔的上中下三大塔主,同时现身。

    三道身影,破碎空间,脚下各自踩着一朵巨大的雪白莲花,花瓣盛开,犹如莲座,御空而来,降落在了冥府之中,身形几个闪烁,便倒了冥王殿。

    冥府四王都已经在殿中等候。

    两大势力的七位顶级巨头,分次落座。

    其余的人,全部退出冥王殿千米之外。

    阵法流转。

    冥府四王和三大塔主各自的手段都施展,遮蔽了天机。

    一场秘密的会谈和讨价还价,在殿中展开。

    这七大巨头,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大法力大道则,一言一行,都牵扯着大因果,做出一个决定,有的时候,都会引动万仙福地的一些天地道则的变化,因此不得不谨慎。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

    “就如此定了。”

    一元道人一锤定音。

    冥府四王也都点头。

    大殿之中,道则轰鸣。

    幸好提前布置了阵法,隔绝屏蔽天机。

    否则的话,这样的异象,必定会引发连锁反应,让整个万仙福地都震荡了起来。

    到时候,肯定会引起诸神殿等势力的警觉。

    “计议已定,仙古战场擂台赛,一定要赢才行,否则,后续一切都是空谈。”冥府三王道。

    “不错。”三才道人道:“我们不但要拿到钥匙,还要借此机会,打掉诸神殿,我们之后要进行的事情,就会顺利很多。”

    冥府三王点点头,道:“诸神殿素来特立独行,灭了这一脉,剩下的三个势力之中,只有仙心剑宗略微棘手,观星府的长处不在征战,而尊兽台毕竟才刚刚完整,都不足为虑。”

    冥府四王道:“先灭诸神殿,再灭仙心剑宗,接着横扫观星府和尊兽台,呵呵呵,这是天赐良机,只要我们操作得当,到时候,万仙福地就尽在我们掌握,进可攻退可守,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大计可成。”

    这时,两仪道人开口了,道:“诸位怕是忘记了一个人。”

    冥府二王道:“不错,那个一人一剑,便是七大势力之一的人。”

    一元道人悠悠开口,道:“此人,我去解决。”

    始终处于阴影之中,完全看不清楚身形面容的冥府大王言简意赅地道:“好。”

    大殿里,略微一阵沉默。

    三才道人又道:“叶狂浪在外面找了一些人,在用速成之法培养,要用来滥竽充数,代替诸神殿的英才,参加仙古战场擂台战,若真的是如此的话,在仙古战场擂台上,怕是难以重创诸神殿。”

    冥府四王道:“这个叶狂浪,难道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仙古战场擂台战的胜负?就算他不想要钥匙,难道连诸神殿的脸面和利益,都弃之不顾了吗?”

    仙人不是不在乎名利。

    他们不在乎的,是凡人的名利。

    而一旦涉及到同级别的势力之间的争斗,他们对于这种名利,甚至要比凡人更加有执念。

    如果在仙古战场擂台上,输个一败涂地的话,那诸神殿不仅仅是名气和尊严会被狠狠打击,更是会损失巨大的利益。

    每一次仙古战场擂台赛的开启,对于恪守‘守门人’职责的七大势力来说,都是唯有的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

    在擂台战中,失败的一方,将会遭受惩罚,让出各种利益,包括地盘,天才,矿产,秘境甚至是功法之类的核心资源。

    这,是规矩。

    是当初在仙崩时保存并且建立了万仙福地的超然存在立下的规矩。

    也是在门里面的人,立下的规矩。

    所以,冥府四王有些看不懂战神叶狂浪的操作。

    如果真的在仙古战场擂台上送人头,那简直是愚蠢透顶,和作死没有什么区别。

    “叶狂浪此人,是个疯子,但粗中有细,从来不做亏本的事情。”一元道人缓缓地开口。

    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会很认真的听着,不会打断。

    因为在场的七个人之中,唯有冥府大王,和这位镇仙塔的上塔主,才是真正的巅峰级巨头,是整个万仙福地之中,掌控着绝对权力的七个人之二。

    “而且,你们也不要忘了,诸神殿中,除了战神叶狂浪,剑神姬起,怒神裴炜,风神巫云,火神祝朝九这五大神之外,还有一个人,虽然不在五大神之中,实力只是仙圣,但却永远也不能被忽视。”

    一元道人缓缓地道。

    冥府大王坐在绝对的黑暗之中,吐出了一个名字:“南晚五。”

    这三个,仿佛是有一种魔力,让整个冥王殿中,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南晚五,诸神殿的智者。

    一个被称之为军师的人。

    永远都生活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

    但影响力,却超越了诸神殿的五大神。

    因为传说之中,诸神殿便是由这个人缔造。

    诸神殿是七大势力之中,唯一一个并非超然存在初始创造,但却后来凭借强大凝聚力生生闯出来的一大势力。

    而这个凝聚力的来源,就是南晚五。

    这个人的实力,并不是强绝,不如五大神,也不如在座的七人。

    但他就有一种特别的魅力,有一种难以置信的魔力,让五大神心甘情愿地认同他的理念和想法,遵从他的建议和计划。

    如果说叶狂浪是个莽人的话,那南晚五绝对不是。

    没有人相信这一次的仙古战场擂台战,南晚五作为诸神殿的军师,会不关注,也没有人相信,南晚五关注的事情,发展的趋势会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就算是冥府大王和镇仙塔的上塔主,这两大绝对巨头,提起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心中也微微有一些忌惮。

    “我记得,桃园的桃子,三日后成熟吧。”冥府大王突然开口道。

    一元道人微微一笑,道:“按照万仙福地的传统,桃园的桃子熟了,应当召开一次悟道大会,七大势力的老中青三代,都要有人参加。”

    “嗯,正好,道友与我一起去一次桃园,见一见那位一人便是一势力的故人吧。”冥府大王道。

    “正有此意。”一元道人笑道。

    两大巅峰巨头的思路,显然是一致的。

    道歉道歉,我有罪,今儿本来是要三更的,结果李安之小朋友在距离两岁生日还有四天的时候,在卫生间滑到磕了额头,见了血,还肿了,……照顾检查,耽误了。明后天争取都是三更补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