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404、你是同意,还是反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元道人此时的心情,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今日必须将木牧此人,阵杀在此地。

    否则,镇仙塔将会成为整个仙界,整个万仙福地的耻辱。

    沦为笑柄。

    会从七大势力之中除名。

    嗖嗖嗖!

    镇旗飞舞,恍若流光,精妙地插在虚空总的不同方位。

    随着一元道人的手印指印,神秘的力量被引动。

    种在虚空内外,每一根阵旗都开始变得震颤不休。

    旗帜引动了天地之力。

    隐隐之中,一种近乎于超越仙圣境界的力量,在大殿的内外,弥漫而出,仿佛是洪荒猛兽缓缓地睁开了睥睨人间的眼睛一样。

    “今日,你,和你的人,一个不留,都得死。”

    上塔主一元道人须发疾张,脸上的怒火和眼中的杀意,席卷九霄。

    他射出的阵旗,不只是困住了李牧。

    还困住了李牧身边的所有人。

    既然李牧杀了这么多的镇仙塔强者,那他就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将李牧身边的所有人,都斩尽诛绝。

    “活着,不好吗?”

    李牧摊了摊手。

    嗖嗖嗖!

    一百二十柄飞刀,绕体而出,飞舞流转。

    四季在瞬间衍化。

    大阵之内,时间的流速,猛然间变得诡谲了起来。

    这是时间的力量。

    并无什么特殊的威压,甚至鲜少气息波动。

    但形成的异象,却让所有人瞬间都有一种七感错乱的感觉。

    “嗯?”

    刚刚入阵的三才道人察觉到异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身在阵中,掌握了阵法之力的他,本该升腾起无敌之心,但却隐隐有一种不安。

    两仪道人也已经入阵。

    他占据阵法一角,融入阵中,挥动阵旗,调转天地阵法之力,迫不及待地朝着李牧等人碾压过去。

    这座大阵,名为【绝天灭地镇人大阵】。

    镇仙塔的三大巨头,便是三座阵眼。

    三人一旦入阵,阵法再无破绽。

    虚空中,道道美轮美奂的涟漪,仿佛是虚空生花一样唯美柔和。

    但却蕴含着毁天灭地的破坏力。

    然则这种力量,一靠近李牧身边二十米,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泥牛入海一般。

    “这是什么力量?”

    两仪道人惊诧莫名。

    以前,他们三人联手的时候,从未遇到如此情况。

    一元道人占据杀阵中心位置,居中调度,双眸瞳孔消失,放射出银光,宛如两轮满圆的银月,没有焦距,眸光牢牢地盯着李牧所在的位置,正在窥视李牧有可能存在或者是露出的任何破绽。

    他当然可以看得出来,李牧的飞刀之术,也是一种阵法。

    以刀布阵。

    这是很罕见的法门。

    以阵对阵。

    这也是最完美的应对方式。

    从镇妖阁的仙道传承和脉络,就可以看出来,镇仙塔的战斗方式,也以炼器、布阵、远攻、道术等为主,正面短兵相接的交战,并非是镇仙塔的仙者的战斗方式,不是他们的擅长。

    对于三大塔主来说,也是如此。

    刚才与李牧近身交战,三大塔主全部败北,虽然是意料之外的巨大打击,但这种打击,更多的是在个人威望上,却并未能够折损他们的信心。

    他们有信心,依靠镇仙塔祖传的【灭天绝地镇人大阵】,将李牧活活炼死在二号大型偏殿之外。

    但这一交手,却发现,情况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灭天绝地镇人大阵】一旦发动,可以调动周遭天地之力,催动到极致处,甚至可以将整个万仙福地的天地之力,都凝结起来,据为己用。

    对敌,这种力量可以强行碾压一切。

    对己,这种力量可以瞬间提升修为境界,让一些仙圣境界难以顺畅施展的神通,顷刻间臻致饱满境界,爆发出平日里,哪怕是一元道人也无法发挥出的力量。

    但此时,一元道人凭借阵法的力量,催动道眼,竟是看不透李牧刀阵的破绽。

    “怎么可能?”

    “难道此獠的刀阵,竟然是超越圣境的存在吗?”

    一元道人内心深处,禁不住掀起了惊涛骇浪。

    越是看不透,就越是无法接受。

    “不管了,就算是刀阵没有破绽,也都难以承受【灭天绝地镇人大阵】的终极伟力……三阵运转,启万仙地脉,威御八荒,给我压。”

    一元道人大喝。

    两仪和三才瞬间明白了大师兄的意思。

    他们立刻运转阵旗,无尽的阵法之力和奥义,开始连接万仙福地的地脉之力,接引诸天属性,以整个万仙福地的气运和天地,来正面镇杀木牧。

    咻咻咻!

    飞刀流转,犹如道道紫金流光。

    李牧渐渐也感觉到了压力。

    一己之力对抗镇仙塔经营了数万年的底牌手段,还是有些吃力。

    时间奥义涌动。

    刀阵内外的时间流转快慢不同。

    有些地方,时间的流向,甚至是逆向的。

    这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将外部的压力,所有的攻伐袭杀之力,化于无形,使其成为过去的力量,击向过去,也可以使之成为未来的力量,轰向明日,无法对此时此刻的李牧等人,形成威胁。

    这是理论上近乎于无懈可击的奥义和神通。

    但也只是理论上。

    因为任何奥义的发挥和运转,都是依靠人来维持。

    是人,就有破绽。

    就有极限。

    李牧如今的修为,几乎可以收拾睥睨整个万仙福地。

    但也不足以将这种时间奥义,彻底地催动到理论上毫无瑕疵的完美境界。

    所以时间奥义的领域,在【绝天灭地镇人大阵】的压迫之下,逐渐缩小。

    李牧眉头一皱。

    要那样做吗?

    他略有踌躇。

    ……

    ……

    同一时间。

    “大人,我们不现身吗?”

    爆猿壮汉推着轮椅,静静地站在千米外的石殿阴影之中,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本是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爆发力和破坏力的汉子,力量存在于他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之中,令人一看就会产生畏惧之心,但他说话的声音,却是温柔悦耳到了极点,如果旁人闭上眼睛的话,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妙龄少女在说话。

    一种怪异的反差。

    而轮椅上坐着的,是南晚五。

    这个以莫大智慧,一手促成了战神殿跻身万仙福地七大势力壮举的英俊年轻人,这个平日里低调的让除了老一辈的巨头之外万仙福地的中青两代几乎已经不知道他的存在的年轻人,此时,正一脸微笑。

    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向远处战场。

    他微笑的眼神里,充满着赞叹和欣赏。

    “真不愧是一个创造了无数次奇迹的年轻人啊,实在是太惊艳了,他的表现,让我想起了当年的牧云仙主,还有太始道尊,漫漫历史长河,能够媲美他的人物,实在是少之又少。”

    南晚五不无赞赏地道。

    身后的爆猿壮汉,还是第一次听到,主人如此夸赞人。

    于是他只好提醒道:“您再不现身的话,这个惊艳的年轻人,可能就要死了。”

    “不会。”南晚五摇头道:“他还有手段的。”

    但紧接着,他又道:“不过,也不能真的把他波及了,我们也是时候出去了,朝九,你们几个,去劝一劝三位塔主吧,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大的脾气,这样不好。”

    “知道了,南大哥。”

    一直都默默地站在一米之外的祝朝九道。

    在他的身边,还站着诸神殿的其他四大神。

    和祝朝九一样,姬起,巫云,叶狂浪和裴炜的面色,都不怎么平静。

    大约在一炷香之前,南晚五到先前李牧所在的偏殿,未能寻到人,然后未及细查,便有消息传来,得知李牧竟是前往镇仙塔偏殿,南晚五赶来时,就看到了李牧连杀镇仙塔十数高手的过程,于是命人邀五大神前来。

    之后,所有诸神殿的高层,都看到了李牧以一己之力,对抗镇仙塔大阵的过程。

    五大神心中的震骇,难以言表。

    纵然是战神叶狂浪,无法相信,也不愿意承认,这个令他感觉到威胁的年轻人,真正的实力,竟然是如此恐怖。

    每个人心中,怀着不同的想法。

    但在南晚五这个军师说话之后,他们就选择了遵从。

    军师这是要救木牧。

    那就只好劝一劝镇仙塔的三大塔主了。

    怎么劝?

    仙道世界,最有效的劝说方式,当然是拳头。

    五大神走了出去。

    ……

    约二十息之后。

    镇仙塔的三大塔主,看着诸神殿的五大神,以及那个依旧远远地坐在阴影中轮椅上的年轻人,一脸铁青地暂时中止了【绝天灭地镇人大阵】的碾压灭杀之力,但依旧将李牧等人,困在阵中。

    “你们这样做,是在践踏万仙盟的荣耀,在背弃守门人的祖训,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两仪道人浑身发抖的质问道。

    这是被气的。

    在这样的局势下,诸神殿竟然还包庇木牧。

    甚至不惜让风神、怒神、火神、剑神和战神一起现身施压。

    这到底是蠢,还是坏?

    就算是傻子都已经看得出来,今日之事,已经不简单是两大势力之间的争端了。

    五大神没有说话。

    远处,南晚五的缓缓地开口,叹了一口气,无限伤感地道:“尘埃中的万仙盟,还有荣耀吗?想进门里去的守门人,还铭记着祖训吗?”

    一元道人手握阵旗,反而质问道:“南晚五,今日之事,是你安排策划的吧?”

    诸神殿的智者摇摇头:“不是。”

    一元道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你告诉我,这个木牧,是不是从门里走出来的人?”

    南晚五笑了笑,道:“木牧和御无极不一样。”

    一元道人的面色,骤然大变。

    他心知自己在连番失控的局面刺激之下,刚才那一句话,问的实在是有失水准,一下子,将己方的最大秘密,几乎揭露出来,实在是犯了大错。

    凌厉的锋芒,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逝,旋即隐藏,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打哑谜的原因。”南晚五喟然长叹,一脸的哭笑不得,然后道:“因为很多时候,出题人的拙劣表演让这样的游戏变得毫无意义,明知道谜底泄露,却还要画蛇添足自以为是的善后……算了,不说这个了,木牧我今天一定要带走,你们镇仙塔的损失,我也不准备赔偿,你是同意,还是反对?”

    非常抱歉,更新晚了,明天三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