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416、有史以来第一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花想容的实力,第一次彰显的如此淋漓尽致。

    从战神殿的二十关试炼可以判断出,花想容至少是仙圣大圆满的修为,否则,无法击败【太始道尊】,打通第二十一关。

    之前是关心则乱。

    也是因为花想容在一直以来,在李牧的面现,表现的柔弱。

    但实际上,她的柔弱,也只是对李牧一个人呈现而已。

    在面对其他任何人,其他任何事情的时候,花想容的高冷,是李牧极少见到的。

    花想容一直都在努力让自己成长。

    而且她做的非常出色。

    只是李牧自己,很多时候,依旧把她当成是那个一切都依靠他的弱女子,哪怕是在见到了花想容的成长,依旧没有真正去正视这件事情。

    一直到现在,到这一刻。

    李牧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大男子主义’。

    他真正放心了。

    那个冥府的黑袍怪物,本就是冢中枯骨,但依靠那种诡谲的黑色氤氲的力量,弥补了生机,留住了时光,才能够吊着一口气,如活人一般。

    被花想容炼掉黑色氤氲,功体被破,死亡只在转眼之间。

    还剩下一个老棺材瓤子,虽然看似强势,以二打一都无法奈何花想容,他一个人,也注定了败亡。

    这一轮,花想容赢定了。

    ……

    ……

    擂台上。

    老棺材瓤子额头冒出了冷汗。

    冥府黑袍怪物的如此离奇而又急速地陨落,让老棺材瓤子立刻就处于了绝境之中。

    他意识到,自己麻烦大了。

    “仙塔镇妖。”

    老棺材瓤子大喝,祭出一座黄金八角仙塔。

    这八角仙塔,共分十二层,滴溜溜地旋转着,在他的掌心中,释放出璀璨的光芒。

    “妖孽受死。”

    老棺材瓤子厉声大喝,抬手往上空一抛。

    八角仙塔迎风就涨,瞬间化作百米高的巨塔,黄金砖纹之间,可怕的仙道气息流转,引动周围的天地属性和仙气,宛如海眼漩涡一样流转起来。

    轰!

    八角仙塔朝着花想容覆压下去。

    “垂死挣扎。”

    花想容抬手一指。

    一道紫色仙光飙射出去。

    轰!

    八角仙塔炸裂开来,化作漫天金色的碎片,如雨一般激射出去,撞击在仙古擂台阵法护罩上,犹如雨打池塘水一样,激起无数的涟漪。

    “请神……急急如律令。。”

    老棺材瓤子再度大喝,又祭出一件法宝。

    是一件面目模糊的塑像。

    这塑像呈枣红色,才一尺高,除却面部五官模糊之外,其他地方栩栩如生,观之竟是有几分熟悉,似是某个古仙大能。

    在老棺材瓤子的催动之下,神像骤然幻化变大,模糊的五官中,一双眼睛猛地睁开,放射出两道暗红色的可怕湮灭之力,朝着花想容袭杀而来。

    “太弱。”

    花想容屹立原地,抬头望去,双眸之中,星云汇集,最终竟是也射出两道璀璨紫色目芒。

    紫芒对上湮灭之力,四道利剑般的光华,在虚空之中对撞。

    然后,紫色目光一点点一点点地压着那湮灭之力光柱抵回去。

    “什么?”

    老棺材瓤子心惊肉跳。

    “有请祖神,急急如律令,助我一臂之力。”

    他闭上眼睛,念念叨叨的样子,像极了老神棍在地球上燃灯寺村时骗吃骗喝做法事时候的表现,身体抽搐一般捏出手印,沸腾一身修为,旋即整个人猛地静止了下来。

    气息骤变。

    睁开双眼时,双眸之中,带着太上忘情,没有丝毫情愫的波动。

    像是换了一个人。

    ……

    “嗯?”

    李牧心中,猛地一跳。

    怎么回事?

    这一瞬间,哪怕是隔着水镜术画面,李牧依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老棺材瓤子变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这个人的面貌一点儿都没变。

    但给所有人感觉,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尤其是,李牧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极为诡谲的直觉。

    老棺材瓤子身后那个雕塑,仿佛并不是什么法宝仙器,不是神通催发出来的幻象,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有生命、有灵魂的生物。

    就好像……和冥府灰袍怪物的黑色氤氲一模一样。

    是一种质量更高的生命体。

    ……

    ……

    “神怒大掌印。”

    老棺材瓤子一掌拍下。

    他身后的那已经幻化巨大的石像,同样一掌拍下。

    风云激荡,法则流转,混沌湮灭的力量,化作灰色的雾气,在神像粗如石柱的五指的指缝里流转弥漫。

    花想容冷哼一声。

    她双眸之中的紫色目光,骤然光华璀璨刺目了数十倍。

    倒压回去的速度,快如闪电。

    “轰!”

    紫色目光瞬间就射入神像的眼窝之中。

    嘭!

    神像的头颅,直接被射爆。

    “不可能……”

    老棺材瓤子颤抖着狂呼。

    他无法相信,这个女人的身体之中,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力量,竟然可以破坏神的力量。

    被爆掉了头颅的身形,流淌下一滴鲜血。

    血滴落在擂台地面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冒起一缕血红色的烟气,旋即瞬间干涸。

    咔咔咔!

    一道道裂纹,出现在神像雕塑上。

    “不……”

    老棺材瓤子看到神像的变化,魂飞天外,惊恐地大呼。

    就看他的身上,也是出现了一滴滴的裂纹,其布局和大小,与神像雕塑上的裂纹,一模一样。

    然后——

    嘭!

    神像雕塑碎裂开来,在半空中垮塌。

    一起碎裂垮塌的,还有老棺材瓤子的身体。

    他的身躯化作一块块土疙瘩一样的碎块,垮塌下来。

    肉身和元神,在这一瞬间,全部都死亡了。

    花想容眼眸之中,紫色仙光逐渐收敛。

    连杀两大顶级巨头般的人物,这位风华绝代惊艳无双的女子的身上,看不到丝毫的得意的表情,更没有任何成就感的表现。

    仿佛她刚才做的,只不过是随手抹掉两只苍蝇一样。

    一点星光,浮现在了擂台上空。

    这一次的星光,比之前五次都璀璨千百倍。

    那一瞬间,仿佛是天空之中,多了一轮金色的太阳一样,远超任何星星的光芒。

    金芒照耀大地。

    花想容就是位于金芒照耀中心的主角。

    然后,一柄金色的钥匙,就缓缓地浮现在了星光之中。

    这是仙古擂台战场的进入钥匙。

    之前五轮,胜负分晓之后,都出现过仙古战场的钥匙。

    但这一次,不一样。

    因为,大。

    特别大。

    这一次的钥匙,比之前的五柄仙古战场进入钥匙,大了简直是百倍。

    以至于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件重型兵器。

    一件左边是不规则锯齿,右边是厚重如镀金般的刃口的奇异兵器。

    金色的星光,继续璀璨。

    但照耀着这件巨大钥匙在擂台上,竟是无法投影出本该出现的那道门。

    “怎么回事?”

    花想容的面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就好像冻结的湖面在这一瞬间,突然融化,荡起了一层波澜涟漪。

    她身形一动,直接冲天而起,将这柄巨型的奇怪要是,握在手中。

    然后又落回到擂台上。

    她仔细地大量手中的钥匙。

    抓握处,一点淡淡温润感觉出来。

    真的像是一件兵器。

    花想容心里这么想着。

    更多的人,在暗中震惊。

    “怎么回事?”

    “这钥匙……亘古未有啊。”

    “你以前见过这种钥匙吗?”

    “看起来很是不凡。”

    “与其说是一柄钥匙,不如说是一件兵器。”

    “这算是什么兵器?似刀非刀,似是剑非剑……难道是传说之中,来自于真相正的完整仙界中的兵器?”

    之前因为黑袍怪物和老棺材瓤子的战死,而陷入巨大震惊的观战者们,一下子,就又被这奇特的钥匙造型所吸引目光。

    但很快,另外一件事情导致的震惊,在所有人心中弥漫着。

    那就是——

    一直到天空中,金色的星光消失,都未曾能够在这把钥匙的投影上,描绘出那扇通往仙古战场的大门。

    花想容看着钥匙,打量四周。

    是的。

    本该出现的门,没有出现。

    她的眼眸中,流露出来疑惑。

    八号偏殿中,李牧的表情,也如见了鬼一样。

    怎么回事?

    是因为钥匙的异变,导致仙古战场的那扇门没有出现?

    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但不管是为什么,一轮比赛胜负已分的情况下,只凝聚钥匙,没有打开万众瞩目的门,麻烦大了。

    仙古擂台战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进入仙古战场的门的钥匙。

    像是这样钥匙失效的情况,绝对是第一次出现。

    别说是李牧和其他一些普通侯战者,就算是七大势力的首脑们,在这一瞬间,也都一阵阵头皮发麻和极致尴尬。

    如果钥匙不能打开门,那就意味着仙古擂台战,甚至都已经失却意义。

    许多偏殿中,各方势力的强者们,都议论纷纷。

    “一个无法打开仙古战场门的钥匙,意义何在?”

    “莫不是这个女人的身上,有什么古怪,隐藏着什么大机密,所以导致仙古长卷和仙古擂台,都并不愿意将这个女人,送入到仙古战场中?”

    “所以应该怪她?”

    “或者这件事情,和木牧有关?”

    “你是说,这是仙古长卷的意志?也是惩罚的一种?”

    所有仙者,哪怕是再多见多识广,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有史以来地第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