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423、真假难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王诗雨提着残石剑,缓缓地走近。

    刚才那一超越仙力的一剑,斩的是精神,而不是肉身。

    一剑碎道心。

    剑修的道心,谓之曰:剑心。

    破碎剑心,等于是斩掉了【仙心剑祖】的一身剑道神通。

    此后,【仙心剑祖】毕生修炼的剑道神通,再也无法施展了。

    对于一个剑修来说,这样的下场,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他还有仙道修为,还能施展其他仙术。

    “我说过的话,你应该还记得。”

    王诗雨淡淡地看着【仙心剑祖】。

    话音,像是在宣判。

    【仙心剑祖】无比悲愤地抬头,死死地盯着王诗雨,道:“不,你不是……你是谁?就算是姬起,也做不到这样的事情……你蒙蔽了姬起,骗取了他的传承,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到底是谁?”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之前一战,剑神姬起的表现,的确是惊才绝艳。

    尤其是那种新的力量,震撼了所有人。

    但,姬起也只是粗略地掌握了那种力量而已。

    可眼下的王诗雨,对于那种力量的掌握,却是收发由心。

    不仅可以斩嗜肉身,也可以斩去精神。

    这根本不像是刚刚在不到一个时辰时间之前,才获得了剑神传承的样子。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算是当年的牧云仙主、太始道尊复生,也不可能尽数领悟一种超越仙力的力量。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王诗雨在此之前,已经掌握了这种力量。

    【仙心剑祖】在质问。

    在控诉。

    也在提醒其他人。

    王诗雨面色淡然,并无什么辩解欲,道:“你想多了。”

    抬手。

    掌心中,七彩光华一震,分出一缕。

    咻!

    射穿了【仙心剑祖】身躯。

    下一瞬间,【仙心剑祖】的气机,开始飞快地衰败下去。

    这一次被斩掉的,是他的一身仙道修为。

    失去了修为的【仙心剑祖】瞬间老去,一头长发变得犹如白雪覆盖一样,瞬间暗淡下去,在风中脱落,很快就能看到头皮,稀稀拉拉,身躯也佝偻起来,裸露在外的皮肤宛如风干了的橘子皮一样……

    斩剑心。

    破剑道。

    废修为。

    这是之前,被【仙心剑祖】挟持的时候,王诗雨说过的话。

    如今,都实现了。

    “啊啊啊,天命不公,为何?”

    “我……我不服啊……天命为何不在我?”

    仙心剑祖发出最后的哀嚎。

    他已经完全忘记,在这场战斗刚开始的时候,他曾大笑,感谢天命,认为自己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苍老而又丑陋的面部表情,充满了绝望、惊恐、不甘、愤怒……

    各种表情交织在一起,然后逐渐凝固。

    再然后,他的身躯,像是粉末一样,在空气之中飘散坍塌。

    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靠着一身仙道修为支撑,才能活着,失去了修为就像是脱水了的沙雕,再也难以维持生命形态。

    【仙心剑祖】,陨落。

    王诗雨的脸上,表情淡定而又从容。

    没有丝毫击杀了仙道巨头巨擘的欣喜。

    而那一道代表着新的仙道力量的七彩之光,重新又回到了她的掌心之中,化作一团彩光,在她的掌心之中如精灵一般跳跃。

    对于剑神传承的掌握,她已经到了极致娴熟的程度。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王诗雨得到剑神传承并且将其炼入体内,真的也会如【仙心剑祖】一般,会认为王诗雨其实早就掌握了这种力量。

    妖孽般的领悟速度。

    就连李牧,也自愧不如。

    这个曾经根本无法修炼的少女,历经了风风雨雨,一切都依靠自己,在岁月中走来,终于到了一个令人仰视的高峰。

    八号偏殿中的李牧,松了一口气。

    但并不能放心。

    因为随着王诗雨的胜出,第六轮三场比赛全部结束,前两场都是镇仙塔阵营获胜,所以接下来的加场赛之中,王诗雨要二打一了。

    其中,就有掌握着完全超越仙道之力的血剑的两仪道人。

    剑神姬起,就是死在两仪道人的手中。

    王诗雨会是对手吗?

    ……

    “这个女子……”

    “难以置信!”

    “万仙福地第一剑仙的名号,要换人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别说是第一剑仙,只怕来第一强者的名号,都得换人吧,桃园主人会是这个剑神传人的对手吗?”

    各种各样的惊呼声,交织在一起,变成一曲混乱的咏叹调,犹如潮水一般朝着不同的方位辐射。

    诸神殿的偏殿中,四大神已经再度进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之中。

    难以置信的结果。

    无法想象。

    四个人面面相觑,都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中找到一些证据,来证明之前的而一切不过是一场梦,而不是真实存在的现实。

    仙心剑宗偏殿中,乱成了一团。

    “为掌门报仇。”

    有热血莽撞单纯的仙心剑宗强者发出怒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们会与诸神殿对上?我们是盟友!”

    这是完全蒙在鼓里的弟子的迷茫和呐喊。

    “肃静,都听我说……”

    这是知道内幕的长老,在试图稳住局势。

    隐蔽的偏殿中,御无极的面色,比较精彩。

    光影闪烁。

    一元道人和冥府大王都出现。

    御无极的表情,瞬间变得毫无波澜。

    “【仙心剑祖】这个废物,竟然被一个后辈斩杀。”御无极看了两人一眼,道:“还好两仪道人在,依旧可以将这个王诗雨斩杀,一切都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这一点,一元道人和冥府大王都没有异议。

    毕竟,两仪道人的手中,掌握着真正的神之力啊。

    只是【仙心剑祖】的陨落,对于同盟来说,影响不小。

    尤其是仙古长卷分派【仙心剑祖】对上了王诗雨,一下子,就让仙心剑宗暗中与镇仙塔、冥府结盟的事情曝光,让一手至关重要的暗棋,变成了明棋,后续很多操作,就无法再进行了。

    这才是真正可惜的地方。

    至于【仙心剑祖】的生死?

    两人并不关心。

    御无极又道:“去配合其他暗装,将仙心剑宗的残兵,收服过来吧,毕竟也是一大势力,还有用处。”

    一元道人想了想,起身出去。

    秘密偏殿中,就剩下了御无极和冥府大王两个人。

    “是谁改变了仙古长卷的内容,查出眉目了吗?”御无极缓缓地开口问道。

    冥府大王摇摇头,道:“没有线索,查不出来。”

    御无极嘴角翘起:“很多时候,查不到线索,就是最好的线索。”

    冥府大王点点头:“不错,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整个万仙福地,没有几个,排除了最不可能的,就只能是最后那个人了,只是我想不通,桃园主人是我们的盟友,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御无极道:“我一直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

    冥府大王看向他。

    御无极面色困惑地道:“如今的桃园主人,还是不是当年的那个桃园主人。”

    “嗯?”冥府大王心中一惊。

    御无极道:“你见过他的真容吗?”

    冥府大王摇头。

    御无极道:“那你觉得,如今桃园主人的行事风格,和昔日一样吗?”

    冥府大王若有所思。

    御无极又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从未露出过真容、一直都神神秘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其实是最好被冒充的呢?因为没有人知道本尊的面目,就无法辨别真伪。”

    冥府大王略作思考,摇头道:“不可能。”

    他语气坚定地道:“除非桃园主人死了,否则,谁敢冒充这位万仙福地第一强者?就算是我,也不敢做这种事情。”

    桃园主人的强大,毋庸置疑。

    一人即是一大势力。

    这样的壮举,无数年以来,唯有这一人做到。

    御无极摸着下巴,笑了笑,淡淡地道:“万一桃园主人真的死了呢?”

    冥府大王皱眉,思索,又摇头,说道:“不可能,谁能杀得死他?”

    万仙福地第一强者,经过无数次战役认证的最强存在,绝对不是虚有其表,完全可以认为是整个仙界的最强者,第一人,仙崩时代以来站在个人武道巅峰的存在。

    这样的人,谁能杀死他?

    至少在冥府大王的概念里,没有人能够做到。

    御无极继续用手摩挲着下巴,道:“死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是被杀,万一他是自己死的呢?或者,寿元耗尽?再或者,某种意外?更有甚者,修炼出了问题?”

    冥府大王沉默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世上无绝对。

    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千万不要用任何一种小觑的心理,去度侧一个仙界最强之人的可怕。

    御无极道:“好吧,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是真假未定的桃园主人,出于某种不为我们知道的目的,改变了仙古长卷的对战列表,不但算计了诸神殿阵营,也算计背叛了我们……他从之前暗中协助我们的角色,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要将我们和诸神殿一起算计的第三势力,我这么说,你赞同吧?”

    冥府大王点头道:“正是这样。”

    御无极道:“任何背叛,都不可被原谅,任何人都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桃园主人也不例外,就和仙心剑宗一样,藏匿在暗中的人,浮出水面,那他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

    说着,这个曾经在桃园悟道大会上,表现的交横跋扈不可一世极度冲动脑残的俊品年轻人,伸手拍在桌子上,道:“是时候送桃园主人上路了。”

    ------

    这一更,本来是可以在十点前完成。

    因为下午两点之前,就完成了昨天补更和今天第一更。

    结果大概八点多的时候,人生第一次进了一趟派出所。

    原因是从丽江千古情园区出来的时候,一个回头狂奔的小孩子,撞在了与刀子同行的19岁表弟的身上,摔倒在地,摔得还挺严重,对方家长情绪比较激烈,哪怕是拿到监控录像,证明表弟无责,也在派出所纠缠了好几个小时……

    说到这里,必须承认,是的,最近在云南。

    年初就制定的补偿家人的计划,带着父母,岳父母,小舅子,舅舅一家,刚考上研究生的表妹和刚考上河海大学的表弟。

    我本来想着,每天抽出时间一定可以更新2章,哪怕是晚一点……毕竟7月开始更新一坨屎,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工作,生活……旅游这种事情,刀子心里还是有逼数的,不是可以拿出来拖更请假的理由,但我还是太年轻了,旅游真累,同时带着十几个人,一路上负责安排联系一切,还要带两岁的小孩,真的是连轴转,基本上每天五点多起码字,晚上十一点多回来码字……所以更新时间也很乱。本来没打算说这些,看大家意见很大,今天又是一点更新,所以还是向大家交代一下原因,毕竟都在看圣武的读者,是刀子的衣食父母,该知道这家伙为啥这个会这样。

    明天2更,但是因为明早五点多要起来坐车去玉龙雪山,所以两更都在下午和晚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