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452、禁武手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所谓人老成精。

    张德彪有点儿着急了。

    他张老汉今年六十有一。

    虽然已经超过了年限,但小地方这种要求并不严格,所以还是燃灯寺村的村长。

    他这一辈子,从二十多岁就成为村干部,风里来雨里去,不知道见过多少人,早就有一双洞察世情的眼睛。

    一开始是因为对方的确出示了公务函,而且有一个市里的警察带队,才带着他们来找李华一家的。

    但是现在,他也隐隐觉得,这一伙人有点儿不对了。

    “同志,你的公务函,请再出示一下。”

    张老汉站起来,表情严肃地道。

    “叔,之前不是看过了吗?”

    市里带队的警察讶然地道。

    张德彪村长道:“我老汉,年龄大了,老眼昏花,可能没有看清楚。有问题吗?“

    黑色圆顶礼帽的烂牙中年人面色不变,很配合地从怀中掏出一个证件,还有一个公函,递了过去。

    张德彪拿着证件和公函,仔细看了一遍,又举起来,对着门外的光线,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反复研究,想要在鸡蛋里挑骨头,但以他的经验来看,还真的不是伪造。

    “你来看看,看清楚啊。”

    张老汉将那证件又递给带队的警察。

    这个警察叫做小朱,是燃灯寺村走出去的大学生,对于老村长的话,当然是言听计从,也不敢怠慢,拿过证件,仔细观察,点头道:“叔,真的没有问题。”

    张老汉将证件和公函还回去。

    他对李华使了个眼色,然后直接大声地道:“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情,大声叫我就好。”

    李牧心中微微一笑。

    没错。

    还是原来的配方。

    还是原来的味道。

    老村长还是上一世那个吃软不吃硬,为了维护村民的利益,谁的面子都不给的硬骨头。

    李牧记忆中,上一世的时候,燃灯寺村因为距离市区近,加上风景优美,背靠秦岭这个大氧吧,环境优美,少雾霾,所以被诸多房地产商盯上了,要对燃灯寺周围进行破坏式开发,好几次铲车都开进村了,但都被老村长给带人打出去了。

    可惜后来,因为上面有人运作,老村长被以年轻为由强行撤职,空降了几个村干部进来,背着村民签了开发合同,导致燃灯寺村面临着被强拆的命运,村民反对,反而是被拆迁队打伤了好几个,最后老村长一怒之下,直接撞在了正要拆掉村口‘少祖遗风’这个百年牌坊的挖掘机上……

    老村长的死,惊动了更高层。

    最终出卖村民利益的村干部被撤职,合同也被中止。

    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

    燃灯寺村老少曾经披麻戴孝三天三夜,老神棍也曾主持过法事。

    这些记忆,有些模糊。

    因为那个时候的李牧,还有点儿小,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这一世再看到老村长,李牧的心中,暗暗发誓,上一世老神棍没有插手,这一世自己必不能让老村长的悲剧,再度发生。

    思绪流转,重新回到当下。

    李牧看着老村长走出去,可以感知到,老汉果然是倔强地站在大门外十米处。

    黑色圆顶礼帽中年人看了一眼警察小朱,道:“小同志,你也知道我是哪个单位来的,接下来我们要谈的,涉及到国家机密,你也得回避一下。”

    小朱神色略显为难。

    因为刚才老村长可是给了他不少的暗示,让他留在这里。

    “怎么,你们基层的小同志,连组织纪律都不遵守了吗?”黑色圆顶礼帽中年人淡淡地道。

    小朱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缓缓地走了出去。

    院子里,就剩下黑色圆顶礼帽中年人和其他四个黑色修身西装的随从。

    他轻轻地挥了挥手。

    其他人可能没有察觉到,但李牧却清晰地知道,一股淡淡的力量笼罩了整个院子。

    接下来,就算是院子里大吵大闹起来,闹个天翻地覆,外面的老村长和警察小朱,都不会察觉到丝毫的动静。

    这不是阵法。

    当然更不是领域。

    而是一种对于内力真元的外放。

    一种很粗浅的法门。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

    黑色圆顶礼帽中年人扫了一眼李华一家人,没有将李牧和李建真放在眼里,目光落在两个大人——准确的说,是落在了云姨的身上,道:“开门见山地介绍一下吧,鄙人叫做曾建空,隶属于华夏天殿,是天殿在陕西分部第七特别行动组的一名组长。”

    李华和云姨对视一眼。

    没听说过这个部门。

    李牧也没有听说过。

    上次秦霸玄等人袭来的时候,李牧注意到了一个隐藏在暗处的龙组。

    他本以为,这个叫做曾建空的中年人,会是龙组中的人。

    谁知道竟然不是。

    看到四人略带茫然的表情,曾建空淡淡一笑,露出一口标志性的黑黄烂牙。

    这反应在他的预料之中。

    “解释一下,华夏天殿是隶属于最高部门的特殊部门,专门用来对付境内的异人、古武者,处理一些因为异人和古武者这种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士造成的案件,”曾建空说到这里,目光盯着云姨,道:“我这么说,你应该反应过来了,对吧?”

    云姨下意识地看了李牧一眼。

    李牧瞪大了眼睛,真的就好像是一个四岁多的小孩子一样。

    “曾组长,你来找我们,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于是云姨不动声色地问道。

    “明人不说暗话。”曾建空道:“你们两个人,来自于昆仑,对不对?两个月之前的九月四号,金台区家美佳超市门口,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三名超市保安,行凶者是古武高手,之后渭河河堤路的一处独院子里,又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家三代共五口,行凶者也是古武高手,这两件事情,你们不应该不知道。”

    云姨没有说话。

    李华和李建真两个人也都在这个时候不敢多说。

    李牧则是自顾自地撸狗。

    原本湿漉漉的小黑狗,此时身上的水渍都已经干了,身子也暖和了,正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感激地舔着李牧的手掌心。

    “呵呵,你们不说话,我就当是你们默认了。”曾建空咧了咧嘴,口中喷出来的微微白气中,带着丝丝淡淡的尸臭味

    道,道:“我们这次来呢,目的也非常简单,就是想要了解一下,那些凶手后来都去哪里了?”

    “去哪里了我们怎么知道。”

    李建真忍不住再度开怼。

    “呵呵……”

    曾建空淡淡地笑了笑,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最后不要插嘴。”

    “你……”李建真忍不住就要怼回去。

    七八岁的小孩子,懂什么轻重?

    最是童言无忌的时候。

    而且曾建空身上那股气息,让李建真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但云姨还是抬手阻止了继子的话。

    她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不用查了,他们都死了。”

    曾建空瞳孔微缩,道:“都死了?”

    云姨点点头:“死了。”

    “怎么死的?”

    “是我杀的。”

    “你?”

    “嗯,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从昆仑中出来的,你知道昆仑是什么地方,自然就知道,我有杀古武高手的能力。”云姨淡淡地道。

    曾建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果然不出所料。”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他又问道。

    云姨道:“昆仑中的江湖恩怨,想必曾组长也不知道,一时也解释不清楚。据我所知,华夏官方的组织,历来不会涉及各大非人间秘境的恩怨杀戮,而且普通人的法律,也不适用于古武者,怎么,曾组长要管这件事情吗?”

    曾建空缓缓地抬手。

    他的双手,都套在黑色的特制皮手套中。

    长筒的手套完全遮住了手腕。

    “这就很难办了啊。”

    他手指轻轻地扣着桌子,道:“非人间秘境古武高手之间的恩怨,我们当然不会参与,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却偏偏涉及到了普通人的死伤,两个命案,八条人命,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啊。”

    云姨道:“行凶者已经死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呢?”

    曾建空微微地笑了笑。

    一口黄黑烂牙衬托的他那张惨白滑腻的面孔,就好像是一具从福尔马林池子里面钻出来的尸体,突然狰狞而笑一样可怖。

    “这样吧,你随我去一趟省城,到天殿的分部,具体解释一下这件事情,我们也顺便想办法,做一个归档结案,如何?毕竟我的权力不足,还不能为这件事情盖棺定论。”

    他看着云姨。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昆仑中来的人,就是这个女人了。

    云姨微微皱眉。

    略微思忖之后,她点头答应了。

    毕竟今后要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来生活在燃灯寺村中,所以必要时候,配合一下官方势力,还是很有必要的,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明智的选择。”

    曾建空送了一口气。

    然后,他拿出一副特制的手铐,道:“不过,去之前,还需要请你戴上这个禁武手铐。”

    “嗯?这是什么意思?”云姨脸色变了变。

    李牧的眼眸中,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厉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