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三颗号称可以射穿五厘米厚的钢板的螺旋穿甲弹,在李牧的太阳穴和眉心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别说是擦破皮,就连一根汗毛都没有射断。

    而且三颗穿甲弹,竟是都已经撞成了小圆饼,掉落地上。

    “咕噜!”

    有人吞咽唾沫的声音,在暗夜中,显得如此清晰。

    在这一瞬间,曾建空脑子一片空白。

    巨大的震惊,令他一刹那仿佛是失去了思考能力。

    而另一边的天璇子一看,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转身就逃。

    他的实力,和秦霸玄差不多,半步武道宗师,施展了【鬼影步】身法,速度极快,在黑夜之中,拉出一道模糊的残影,瞬间就出去了二十多米,跃上了一颗大树。

    “他妈的,这个小鬼,到底是什么妖孽?难道是哪个喜欢装嫩的老妖怪吗?”

    他在心里破口大骂。

    今天真的是损失惨重。

    手下四大护法,全部都打成了渣渣。

    逃。

    赶紧逃离这里。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然而——

    “手可摘星辰!”

    李牧的低喝响起。

    后方一股沛然莫御的吸摄巨力涌来。

    天璇子只觉得自己的身形,骤然失去了控制力,仿佛是吸尘器风口上的稻皮一样,身不由己地朝着后方飞去。

    嗖!

    李牧一张手,直接扼住了天璇子的脖颈。

    这时,天璇子才发现,这个四岁的小孩子,竟是已经双脚离地,悬浮在了两米高的空中。

    武道宗师!

    这四个字,瞬间在天璇子和曾建空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可以短暂的虚浮在空中。

    这正是打通了所有经脉,通了任督二脉的象征啊。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武道宗师。

    “呃……嗬嗬……不,不要杀我。”

    天璇子魂飞魄散,直接哀嚎求饶了起来。

    李牧扼住天璇子,扭头看向曾建空。

    噗通!

    曾建空直接跪在了地上。

    “我错了。”

    他五体投地,额头贴在地面上。

    至此,形势彻底逆转。

    一边的云姨,此时心中,也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知道李牧很强,知道李牧是一个妖孽。

    但却没有想到,能够强到这种程度。

    能够妖孽到这种程度。

    一个四岁的武道宗师啊。

    而且还是外门横练功夫登峰造极的武道宗师。

    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巨大的震惊之后,便是巨大的狂喜。

    因为云姨猛地意识到,按照李牧如此的修为和战力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有朝一日,他真的可以杀回昆仑,为父母报仇,重组浩然正气盟。

    这一切,绝对不再是奢望。

    李牧悬浮在半空中,眼睛盯着天璇子。

    “现在才求饶?你之前,不是要借我妈的人头一用吗?”

    他讥诮地道。

    “嗬嗬……我……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高人在……若是……若是早知道尊驾……尊驾在这里,我……绝对不敢……饶命,只要你饶了我,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我……”

    天璇子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他只觉得扣

    在喉咙上那白细的小孩手指,仿佛是死神的镰刀一样,越收越紧。

    他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喉管在发出咔嚓咔嚓的断裂脆鸣声。

    “代价?”

    李牧五指用力。

    咔嚓。

    天璇子的头颅,歪了下去。

    这就是代价。

    “你……你会……后悔的……我……还有……后……后手,我……”

    生命仿佛是被扎破了的气球里面的空气一样,无法挽回地飞快逝去。

    天璇子的眼神逐渐暗淡,带着仇恨,断断续续的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彻底死去。

    李牧一松手。

    啪嗒。

    这位昆仑中三流宗门的掌教,就此陨落。

    李牧落在地面上。

    以他如今的内元修为,想要长时间驯服,略微费劲。

    他落在曾建空的身前。

    “你说你错了?”

    李牧问道。

    曾建空道:“是是是,我错了,求前辈饶我一条狗命。”

    “怎么饶?”

    “您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可是……我很少放屁。”

    “前辈,我有眼无珠,不知道前辈才是真正的高人,在暗中为云女侠护法,看走眼了……我愿意做出补偿,不管是世俗上的补偿,还是修炼资源,我们天殿都可以做到……”

    “你觉得,我需要你的那些补偿吗?”

    “这……前辈,就算是您不需要,但是云女侠,还有李华,李建真父子,他们一定会需要的,我想,您对他们,也是有感情的吧?”

    李牧看着他。

    不得不说,像是曾建空这样在世俗环境里摸爬滚打的古武者,就要比天璇子这样的昆仑中人,更加了解普通人的心思。

    他说的话,的确是一发即中。

    李牧的确是很在乎李华父子。

    他们是李牧的父亲,是哥哥。

    是李牧的家人。

    哪怕是明知道没有血缘关系,但李牧依旧视他们如血亲。

    “你说得对,非常对。”

    李牧缓缓地道。

    曾建空心中一喜。

    但李牧接着道:“但是,我需要的东西,亲自取来便是,何须与你这种人交易?”

    “前辈,请听我……”

    曾建空一听话风不对,立刻一阵惊慌,想要解释。

    但李牧直接道:“上路吧。”

    一指点出。

    曾建空脑门贴着地,但反应竟是极为快速。

    他贴地一滚,躲开了这一道夺命的指风。

    同时,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掌,连续捏出十几个手印,地喝了一声类似于咒语的音节,下一瞬间,一股奇异的力量,从他的掌指之间弥漫而出。

    砰砰!

    地面上,突然伸出来两只戴着腐肉的爪子。

    抓住了李牧的脚踝。

    同时,以李牧为中心,方圆百米之内,地面上的泥土翻滚,从里面爬出来一个个骷髅架子,基本上都是各种死去的动物,有老鼠,有鸟雀,有野狗,甚至还有一头熊。

    这些动物,有的血肉才腐烂了一半,黑色腥臭,有的已经彻底变成了白骨骷髅。

    它们的眼眶里,闪烁着淡淡的猩红色的光芒。

    “啊哈哈,你这喜欢扮嫩的老妖怪,真的以为我怕你吗?”

    曾建空吼叫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地道:“老子

    刚才跪下,只不过是为了便于施法而已,我的枯尸傀儡秘术,岂是浪得虚名,嘿嘿,你不是肉身横练厉害吗?哈哈哈,身处在这九毒腐尸阵中,你好好品尝一下嗜血蚀骨的阴尸剧毒吧。”

    曾建空大笑着,飞快地后退。

    他准备趁着李牧被困住,赶紧离开。

    那些嘻嘻索索的腐尸动物,疯狂地朝着李牧冲来。

    被加注了某种力量的它们,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鸟雀弹射宛如子弹一般。

    熊犬奔跑时,大地仿佛是在震颤。

    有点儿意思。

    这是召唤术?

    召唤出来的傀儡,竟然拥有比曾建空这个召唤者具有更强的战斗力。

    云姨扫了一眼周围的这些动物腐蚀,一阵恶心。

    但李牧却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从一开始,见到曾建空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身上的功法,非常奇特。

    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

    带着一种李牧之前未见过的气息。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异人?

    李牧记得,自己上一世,降临地球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些天生具有超能力,不是后天修炼得来力量的超能者。

    只不过是当时,在李牧的眼中,这些人都太弱小了,不堪一击。

    李牧没有怎么重视。

    今天,他反而觉得,这种异能的来源,颇为值得研究。

    李牧手一按。

    虚空静止。

    那种或者飞跃,或者腾跳,或者爬行的动物腐尸,瞬间就静止了。

    就好像是电影画面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

    李牧的嘴唇开合,吟唱出一段古老的咒语。

    空气中涟漪波动闪烁。

    银色圣洁的光辉,在李牧的身上散发出来。

    那些带着腐臭和烂肉的小动物们,身上的恶臭味道,瞬间消散。

    眼眶里的猩红色光芒,化作了点点白光。

    原本身上弥漫着的那种死亡、阴怨气息,也即刻消失。

    “安息吧。”

    李牧一挥手。

    所有的动物枯骨,都化作了温暖气息的白色粉末,散落在了荒野之中。

    对于李牧来说,这不难。

    上一世在紫薇星域中,他去过鬼星,见识过不知道多少的亡灵生物。

    一个简单的安魂曲,对于如今的李牧来说,施展起来,毫不费事。

    但是对于别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已经逃到了数百米之外,回头一瞥的曾建空,看到这一幕,顿时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里跳出来。

    “破掉了破掉了破掉了,我牺牲三年寿命布置下的九毒腐尸大阵,被破掉了。”

    “这个扮嫩的老妖怪,怎么什么都会?”

    “该死该死该死啊啊。”

    早知道,就绝对不和天璇子这个蠢货做交易了。

    一想到数日前,天璇子主动联系他的时候,他心中的狂喜。

    再对比此时的惶恐……曾建空恨不得锤爆自己的脑壳。

    嗖嗖。

    身后风声传来。

    曾建空回头一看,尿差点儿吓出来。

    因为李牧腾跃之间,一次弹射就是百米,已经追了上来,就在身后。

    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

    但李牧始终在他的身后。

    “开枪……还愣着干什么,开枪拦住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