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472、好像哪里不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初春的燃灯寺,一片生机盎然。

    随着秦岭中的灵气逐渐外泄,燃灯寺村的环境空气,越来越好。

    往年初春的时候,还有些春寒料峭,万物萌芽复苏,但没有今年这样,已经是绿意铺满。

    “小牧放学了?”

    “是嘞,张大爷,您这是要去广场跳舞啊?”

    “是。”

    “小牧,你哥呢?”

    “加入育林班了,去集训啦。”

    “嚯,你家这小黑,真的是越拉越大了。”

    “你旁边这位是……”

    “我家亲戚。”

    一路上,李牧和村子里的大爷大妈们热情地打招呼。

    黑道人面无表情地跟在李牧的身后。

    转眼,就到了李牧家门外。

    “道长,到了,你找的人,就是这里呢。”

    李牧很热情地指了指大门。

    “多谢小友了,你可以走了。”

    黑道人道。

    李牧道:“我不能走啊,我家也是这里呢,你找的人,好像是我妈。”

    “你妈?”

    黑道人的心中,陡然一惊。

    再仔细打量打量李牧,终于明白了过来。

    这孩子……年轻刚刚对上。

    怕就是盟主要找的那个小家伙。

    他脸上的表情不变,道:“那还真的是缘分,你带路吧。”

    李牧将单车靠在门口老槐树边放下,然后朝着门里跑去,道:“妈?我回来了。”

    云姨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放学了?快去洗手吃饭……”

    这时,黑道人从大门里走了进来,自顾自地打量着宅院的建筑,脸上带着一丝丝‘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笑意。

    “咦?”

    云姨从厨房里走出来,道:“这位道长是?”

    她这些年,修炼李牧所给的功法,进步不小。

    但刚才竟是未能感应到这个道人的存在。

    高手。

    云姨的心中,瞬间做出了判断。

    “哦,他说他找你。”

    李牧一边在院子里的抽水机龙头下洗手,一边道:“我看他实力很强,大宗师境界了,应该是从昆仑来的吧。”

    嘎。

    黑道人脸上戛然而止,瞬间凝固。

    “你……”

    他看向李牧。

    这个小家伙,竟然早就看出来我的身份?

    黑道人心中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哪里不太对?

    “你不是要找我妈吗?”

    李牧甩着手中的水珠,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道:“是不是那个江盟主派你来的?本以为六年前你们就会来,谁知道那个天璇子所谓的后手,竟然这么迟才发作,让我拜拜等了六年。”

    这六年,他一直都在等待着昆仑来人。

    毕竟猎杀天殿悬赏榜上的凶徒,偶尔可以得到灵种,其他大部分都很‘穷’,没有什么灵石等宝物,令他舔包非常不愉快。

    还是昆仑中来人,有灵石和各种宝贝,比较富有。

    谁知道,那个天璇子临死一句‘我还有后手’,竟是没有任何作用。

    直到今日,李牧才等到了昆仑秘境中来人。

    他的心情,开心的就像是过年。

    但听了这话,黑道人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本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谁知道这十多岁的少年,竟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来历。

    不但看穿了,而且还一路欢欢喜喜地将自己领到了家中。

    他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这个小家伙,根本不怕自己。

    黑道人稳了稳心神,看向云清霜,道:“云仙子,久违了。”

    云清霜辨认了一会儿,道:“阁下莫非是

    【飞天蜈蚣】左道长?”

    “没想到,云仙子还记得在下薄名。”

    【飞天蜈蚣】左道长道:“奉了江盟主之命,前来请云仙子,还有这位李少主,前往昆仑秘境一聚。”

    云姨不由冷笑道:“听说江逍遥悬赏我的人头,已经是有史以来昆路秘境最高,我若是去了,只怕是十死无生吧。”

    “小道只是奉命行事。”

    左道长颇为坦诚地道:“至于云仙子到了昆仑秘境,是何等命运,小道却是不敢保证了。”

    “妈,和这个杂毛说这么干什么?”

    李牧道:“赶紧收拾了吃饭吧。”

    左道长闻言,长啸一声,呵斥道:“小儿无知。”

    李牧抬手一按。

    轰!

    一股无形的力量覆压下来。

    咖喇。

    左道长直接跪在了地上。

    双膝着地。

    他懵了。

    什么情况?

    刚才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之力,骤然加持到了自己的身上,仿佛是三山五岳瞬间碾压下来,以他大宗师境界的修为,竟是毫无抵抗之力,像是一根麦秆一样脆弱。

    而这只是李牧随便抬手一按造成的效果。

    一瞬间,巨大的惊骇和难以置信,仿佛是山洪一样淹没了他。

    左道长是一个聪明人。

    他没有挣扎。

    也没有呼叫。

    静静地跪着,一边消化心中的震惊,一边看着李牧一家人坐在饭桌边吃饭。

    很普通的农家饭。

    汤面,一个炒菜,一个咸菜,一碟肉臊子。

    李牧一家吃的津津有味。

    如果不是左道长知道云姨的身份,如果不是李牧刚才抬手一按,只怕是他真的会将这一家人,当成是普通农民。

    他现在心中又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云清霜身份特殊,李牧又这么强,结果饭桌上,坐在主位上的却是李华。

    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农民,怕不是真正的强者?

    自己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强者气息。

    所以,是神元内敛吗?

    这种程度的强者,到底是什么身份和来历?

    越想,心中越是惴惴。

    吃晚饭,云姨站起来收拾碗筷。

    李华直接背上自己的小工具箱,道:“村西头的李奶奶脑梗又犯了,我去瞅瞅去。”

    谁都没有把跪在地上的左道长当回事。

    渐渐左道长就感觉到了巨大的憋屈。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宗师啊。

    在昆仑秘境也许算不上是什么绝顶强者,但是在这尘世间,毫不夸张地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

    本以为这次的任务,是手到擒来。

    但是现在?

    跪在农家院里已经半个小时了。

    “来,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江逍遥怎么突然又派你来找我妈了?”

    李牧吃完了汤面,觉得还没饱,将一个馒头拍扁,夹着大葱和肉臊子,又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问。

    左道长这个时候,还哪里敢小看眼前这个十岁的小孩?

    他将昆仑秘境中发生的事情,老老实实地描述了一遍。

    一百零八天魔?

    那是什么鬼?

    阖境绞杀浩然正气盟残党?

    浩然正气盟好像是自己亲生父母活着的时候所属的组织吧?

    可惜了,父母都已经死了。

    至于弈棋宗中的发现……

    原来这才是天璇子的后手啊。

    可惜这货也太倒霉了一点。

    后手还没有来得及发挥作用,就在宗门征伐中被灭了门。

    以至于,所谓的‘后手’,到现在才发出了作用。

    也就是说,江

    逍遥到现在,才知道了云姨和自己的下落。

    李牧一边吃,一边在心里琢磨。

    昆仑秘境中,一片腥风血雨,浩然正气盟的残党,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这些人,也许是昔年父母的故旧和战友,是最亲密的朋友。

    也许是时候,去一趟昆仑秘境了?

    一回头,看到了站在一边的云姨。

    云姨的脸上,一脸的担忧和犹豫。

    “妈,要不我们启程去一次昆仑秘境吧?”

    李牧道。

    云姨摇摇头。

    “不行。”

    她拒绝了李牧的提议。

    李牧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她担心自己去昆仑秘境是送菜。

    毕竟江逍遥势力雄厚。

    哪怕是李牧这几年,展现出了强大的力量,云姨还是担心。

    李牧不好勉强云姨。

    他想了想,朝着抽水机的龙头一招手。

    一滴水正在从龙头上坠落的水滴,飞到李牧的手中。

    水滴凝结为冰,化作一片雪花的六棱形状。

    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这一幕看的左道长心神巨震。

    凌空取水不难。

    难的是化水位冰,而且还能控制到如此细微的程度。

    他自己,绝对做不到。

    嗤!

    李牧一弹指。

    雪花射在左道长的前胸,瞬间融入进去。

    一点冰凉,在左道长的心脏位置荡漾开来。

    “生死符,哈哈。”

    李牧笑了笑,道:“看过天龙八部没有?”

    左道长一脸懵逼。

    李牧道:“就是说,你要是但凡敢有违背我的意思,就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个月之后,没有我的解药,你就在无尽的哀嚎痛苦中死去……”

    左道长打了一个冷颤。

    李牧又道:“为了让你深切地了解生死符的效果,我决定临时推出一次时常一分钟的体验活动,免费赠送哦,亲。”

    下一瞬间,院子里响起了杀猪一样的哀嚎声。

    堂堂昆仑秘境中的大宗师级高手,真的像是一头被捅了一刀没杀死的猪一样,疯狂地哀嚎翻滚了起来。

    一分钟后。

    左道长浑身汗水湿漉漉披头散发。

    他义正言辞地道:“主人风姿伟岸,就算是没有生死符,小道也要奉您为主,小道见过主人。”

    服了。

    跪了。

    李牧满意地点点头道:“去吧,回到昆仑秘境去,告诉江逍遥,就说我身边,有一个超级高手,在保护我,想要抓我回去,就得派遣更强的人来,至于具体怎么描述,你自己想办法吧,要是我等五天,还没有人来,那我就活活砍死你。”

    “是是是。”

    左道长狼狈地站起来。

    “等等。”

    李牧道:“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灵石啊,丹药啊,先矿啊什么的,都拿出来孝敬主人。”

    左道长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将自己的百宝囊取出,在里面搜寻了起来。

    “算了。”

    李牧一招手,将百宝囊摄到手里,道:“不劳你了,我自己找吧,你可以走了。”

    左道长哭丧着脸离开了。

    几个大爷看着左道长走出村口,以后地道:“咦,这不是李牧家的亲戚吗?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人家是出家之人,路过来看看亲戚,肯定不能在家里过夜啊。”

    “是啊,你看这道长,浑身湿漉漉,头发都乱了,一定是见到了亲人,太激动,哭湿了衣服,弄乱了头发……唉,出家人真可怜啊。”

    “肯定是真情流露,让人感动啊。”

    夕阳下,一群淳朴的老人,发出了淳朴的感叹。

    ---------

    今天还有2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