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牧如今的修为,可以抽取别人的部分记忆。

    但所造成的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被抽取者,轻则精神力衰退,重则智力丧失。

    纪用奋力挣扎,却如蝼蚁撼山一般,没有丝毫作用。

    片刻,李牧抬起手掌。

    啪嗒。

    纪用直接昏死过去。

    李牧的心中,却是波澜涌动。

    纪用没有骗自己。

    自己的亲生父母,真的还未死。

    云姨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兴奋的吧。

    李牧现在确定,自己必须尽快去一趟昆仑秘境。

    上一世,自己没有父母。

    这一世,终于找到了父母的踪迹,绝对不能错过。

    “卡卡组长,我要去昆仑。”

    李牧看向美艳御姐,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送我去昆仑山,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卡卡看向冷凡。

    冷凡道:“我们在宝鸡市北坡,有一个军用小型机场。”

    李牧点点头,道:“多谢了。”

    “我这就带你去。”卡卡连忙道。

    “好。”

    李牧朝着大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他突然停下来。

    转身。

    目光盯住幽泉等人。

    “你……你想干什么?”

    幽泉色厉内荏,道:“李牧,你已经杀了我龙组这么多人,这笔账,我龙组不会轻易揭过去的。”

    李牧屈指一弹。

    砰。

    幽泉的头颅,直接爆开。

    接着,他屈指连弹。

    嗖嗖嗖。

    大厅里的甘省龙组分部的高手,一一爆头仆倒。

    就连昏死在地面上的纪用,也被直接点杀为血雾。

    这一幕,看的卡卡和冷凡两个人,心中冷气直冒。

    这少年,实在是太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了。

    按理说,天殿和龙组虽然多有纷争,但都是内部矛盾,龙组的成员,当着他们的面被击杀,不能袖手旁观,但今天的事情,一则是幽泉等人,做的太过分,二则是李牧实力,太过于可怕,他们也无能为力。

    冷凡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双方之间的裂痕。

    李牧表现的越是强大,就越是要争取。

    毕竟过去六年,李牧与天殿合作愉快。

    可以看得出来,李牧并非是一般非人间秘境的修士那样骄横跋扈,视人命如蝼蚁。

    而是一个认同世俗间,有烟火气的世俗人。

    至于今夜这里发生的一切,冷凡也会如实上报。

    他也会给出参考处理意见。

    让上级来伤脑经解决吧。

    一个小时后。

    宝鸡市北坡,一艘军用小型直升飞机,在茫茫夜色之中升空,然后一路快速西行。

    路程总共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之后,在当夜三点左右。

    直升飞机来到了昆仑山脉外围。

    一片茫茫白色雾气,笼罩着这一片恢弘的山脉。

    “前方已经是封禁区,有神秘的力场笼罩,任何飞行器,都不能进去了,否则会坠机。”

    飞行员解释道。

    卡卡看了看一边的李牧,道:“最近的军方停机场,在一百公里之外,不如我们……”

    “不用。”

    李牧打断道:“打开舱门。”

    舱门打开。

    李牧一闪身,直接从飞机上跃了下去。

    “等等,你还没有带降落伞……啊,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飞行员喊话才一半,顿时惊呼了起来。

    后座上的卡卡,眼睛也睁圆了。

    只见李牧跃下飞机之后,并非朝着下方坠落,而是往前滑行数百米,然后脚下出现了一柄长刀,像是踩着滑板一样,在空气中拖曳出一条长长的白色痕迹,然后冲入到了昆仑山上方的浓密白色雾气之中。

    剑仙?

    不,刀……刀仙?

    那是御刀飞行吗?

    天。

    卡卡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这还是人吗?

    这才是真正的上仙吧?

    不行,这种层次的存在,回去一定要向冷师兄说明一下。

    这个人,绝对不能招惹。

    ……

    ……

    呼呼!

    风声呼啸。

    李牧御刀而行,按照从纪用的记忆之中,得到的大致方位,朝着昆仑秘境入口飞去。

    以他如今的修为,肉身横渡虚空也是可以的。

    但会消耗大量真元。

    御刀飞行的话,可以节省真元。

    毕竟进入到了昆仑秘境之中后,大概率会迎来无止尽的战斗。

    而且,李牧是故意做给卡卡看的。

    御刀飞行,乃是一种境界。

    一种近乎于仙人的境界。

    李牧虽然不怕麻烦,但也是不想到处都是麻烦。

    接卡卡的口,将这一幕,传给政府中的一些决策者。

    让他们明白,为幽泉等人之死,而来追究他的责任,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罡风呼啸。

    巍巍昆仑山脉,宛如九条巨龙,蜿蜒盘旋在大地之上。

    无所不在的白色雾气,正是天地灵气的具象化。

    昆仑山中,发生了极大的变异。

    动物,植物……都在经历着新生。

    尤其是,李牧看到,有数千米长的巨蛇,在山谷之中蜿蜒,看到数百米高的亚洲熊,在原始森林中行走,看到翅展超过四十米的巨隼,双翅宛如长刀般撕裂开了天空,还有一处处新出现的天然湖泊中,恐怖的庞大身形,在水面下若隐若现……

    和秦岭中动植物的异变,一模一样。

    李牧神识外放。

    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在那里了。”

    在昆仑山脉九峰汇集之地,一处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浅蓝色虚空裂缝,时隐时现。

    秘境裂缝。

    李牧一个俯冲,化作一道刀光,直接冲入到了裂缝之中。

    眼前景象骤变。

    一个全新的世界,出现在了李牧的面前。

    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李牧感觉到久违了的浑身舒泰。

    “相当于紫薇星域之中的灵气程度。”

    “怪不得秘境中的修士,实力境界,要比外面的武者强大很多。”

    “也怪不得这里面的人,将外面称之为凡俗间。”

    李牧叹道。

    他回忆从纪用脑海中看到的一些记忆片段。

    “按照纪用的计划,他要先将父母送到青羊城,他的属下,会在青羊城中等待,与他汇合,然后再一起前往武道盟的总部武圣城。”

    “但是,从这里该如何前去青羊呢?”

    李牧有点儿犯难。

    记忆抽取调阅,并不是彻彻底底的了解一切。

    许多常识性的东西,被抽取者在回忆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掠过。

    所以李牧也无法知道。

    “为今之计,只有赶紧找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弄清楚青羊城的所谓,先去将云姨两人救出来,然后再去武圣城。”

    李牧御空而行。

    前行约半个时辰。

    前方依旧是一片茫茫林海。

    无边无际。

    昆仑秘境的疆域之广袤,超乎李牧的想象。

    “这样下去不行……”

    李牧有点儿着急了。

    就在这时,前方一座山峰之后,突然传来几道不弱的能量波动,不断地迸发,似是在战斗。

    李牧心中一喜。

    过去看看。

    ……

    “哈哈,黄天华,你逃不了了,还不束手就擒,你们一家,可以少受折磨,齐齐整整的上路。”

    身穿淡紫色长袍的武道盟护法朱落立于古树上,冷声大笑道。

    三十多名武道盟的强者,已经从四面八方,将一家四口包围在了最中间。

    一对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夫妇,护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

    男子面色愤怒,持刀,一身短打扮,头上缠着青布头巾,像是一个樵夫一样,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受了伤,将妻子儿女都护在身后,女子模样普通,穿着更是简陋,身后的两个孩子,男孩十三四岁的样子,女孩只有五六岁,眼睛里满是惶恐,一左一右将母亲的手,紧紧地握住。

    “朱护法,何必赶尽杀绝?我已经退隐江湖十年,不问世事,不过是想要娶妻生子,了此残生……”

    叫做黄天华的男子,面色愤怒地道。

    朱落哈哈大笑,道:“浩然正气盟的余孽,人人得而诛之,你曾经是浩然正气盟中的旗主,乃是上了必杀名单的人,岂能逃得脱?“

    黄天华道:“好,既然如此,你放过我的妻子儿女吧,他们只不过是青羊当地的普通人,与浩然正气盟毫无关系,放他们走,我可以任你处置。”

    朱落摇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你……”

    黄天华气急,持刀怒吼道:“当年浩然正气盟主持正义,绞杀魔教,曾为这秘境中的生灵,无数次出生入死,今日被泼一身脏水,你们倒行逆施,追杀戕害昔日的侠义之士,终有一日,会有人站出来,向你们讨回这片血债。“

    “哈哈哈。”

    朱落大笑道:“反正你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杀。”

    他一声令下。

    周围的武道盟高手围攻过来。

    刀剑相击声响起。

    黄天华拼死守护妻子儿女。

    他的妻子,还有儿女,并不会武功。

    “妈妈,我怕……”

    “你们不要伤我爹,不要……”

    男孩女孩惊恐地哭泣大喊着。

    妻子只能紧紧地拉住女儿,勉强躲在丈夫的身后。

    就像是绝望的母鸡,拼命地张开翅膀,将子女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但始终挡不住暴风雨的侵袭和鹰隼的扑击。

    噗。

    鲜血飞迸。

    妻子的后背,中了一刀。

    “阿园……”

    黄天华悲呼:“我和你们拼了。”

    他状若疯狂。

    “哼,游戏到此结束。”

    朱落冷酷一笑,在古树上弯弓搭箭,一箭射出。

    箭矢若流星。

    “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