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霍缺可是武道盟八大天王之一。

    虽然是八大天王之中排名最末的一位,但好歹也是天人境的强者啊。

    直接一巴掌就被抽死?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难道这少年,竟是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昆仑秘境第一强者【青天老祖】的化身不成?

    该死的。

    武道盟怎么会招惹到这种程度的强者?

    【青天老祖】又怎么会突然过问浩然正气盟的事情。

    窦朴心中的惊骇,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翻滚。

    而跟着李牧一起进来的黄天华,则在巨大的震惊之中,已经有点儿麻木了。

    先是飞花摘叶,再是御刀而行,再到一巴掌抽死霍缺。

    这一桩桩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足以说明,这衣着古怪的少年……恐怖如斯。

    “我再问一遍,我父母关在哪里了?”

    李牧看向窦朴。

    后者浑身颤抖,差点儿跪在地上,颤抖着道:“在……在……在地牢……”

    “带我去。”

    李牧道。

    窦朴根本不敢违逆李牧的意思。

    他走了几步,看向大厅中另外一个身穿红色劲装的秃头大汉,道:“地牢的钥匙,在戚典狱长手中……”

    秃头大汉顿时心中骂娘,恨不得将窦朴碎尸万段。

    李牧看向他。

    秃头大汉立刻道:“小人这就陪您一起去。”

    地牢在城主府后院深处的地下。

    有姓戚的典狱长带路,一路畅行无阻。

    地牢里阴森昏暗,弥漫着腐臭和血腥的气息。

    李牧看到,在牢房里,关押着各色各样的人,大部分都饱受折磨。

    男女分开关押。

    有些是水牢,污水里各种臭虫水蛇来回穿梭。

    还有铁刺牢,用钢铁打造的空间极小的牢房,四面都是尖刺,只有一只脚立足的地方,站的时间长了,一旦站不稳,稍微一靠,尖刺便刺入肉体之中,痛苦不堪。

    还有一些单独的牢房中,有人被锁链洞穿了四肢和肩胛骨,身上钉着穿骨钉,悬挂在空中。

    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手段和刑具,令人头皮发麻。

    牢房的最深处,是几个特制的重犯牢房。

    总共十二层钢铁闸门,将这牢房与外面隔绝开来。

    李华和云清霜夫妇,就被关押在重犯牢房中。

    在他们牢房隔壁的,是几个重型犯,有一个体如黑塔,豹目阔口,钢针一般的络腮胡的汉子,身体上钉了足足三十六根禁武穿骨钉,斑驳血迹,还有一个面目清癯的老者,一袭青衫遮体,青衫表面,也是一团团的血痕,一条袖子空荡荡,显然是被斩断了手臂……

    “云仙子,你说的救星,什么时候到啊?”

    壮汉心直口快地问道。

    云姨道:“很快,他一定会来。”

    “唉,老夫倒是希望,他不要来。”清癯独臂老人道:“武道盟势大,处处设伏,到处都是陷阱,手段凶残,我们这些剩余的老兄弟们,快要陨落殆尽了。”

    铁塔壮汉面色一悲,道:“是啊,,听说江逍遥这个卑鄙的狗贼,要在武圣城中,召开什么屠魔大会,将浩然正气盟中的残存耆宿们,当众一一屠戮……霍缺留着我们不杀,也是为了押解我们去武圣城,讨好江逍遥,老子这辈子,只能这样了,只可能临死前,不能看到江逍遥和他的走狗们被斩尽诛绝,这苍天,不睁眼哪。”

    李华也开口了,道:“我也希望小牧别来了……”

    他对于昆仑秘境中的恩怨不甚了解。

    甚至对自己的生死,也已经看淡。

    最大的希望,就是李牧和李建真两个儿子,不要出什么事情。

    话音未落。

    咔嚓。

    机括转动的声音。

    铁闸缓缓地升起。

    长长的甬道,所有的铁闸都已经升起。

    李牧走了进来。

    “爸,妈,你们没事吧?”

    李牧紧张地朝着钢铁栅栏牢房中看去。

    见到李华和云清霜两个人,都没有什么伤势,松了一口气。

    牢房中,李华几人,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打开牢门。”

    李牧道。

    戚典狱长点头哈腰,赶紧过来,用钥匙配合机括暗桩,将将李华两人的牢房门,打开了。

    李华又惊又喜,道:“儿子,你这是……你个傻小子,还真来了啊。”

    云姨先是一喜,又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小牧,外面……”

    李牧道:“放心吧,外面的都解决了。”

    “咦,云仙子,这就是你说的救星?怎么是个这么小的孩子啊。”壮汉看着李牧一身奇装异服,再看李牧的年龄,忍不住出声嚷嚷。

    另一位面色清癯的独臂老人,也用讶异的目光,打量着李牧。

    李牧道:“妈,这两位是?”

    云姨反应过来,介绍道:“【撑天神柱】杜擎,【妙手摘星】瞿秋,都是浩然正气盟的老人,当年也是跟随你父母呼啸秘境的强者,你的辈分,应该叫叔叔伯伯。”

    李牧一听,就知道是浩然正气盟的老人。

    “晚辈李牧,见过杜叔叔,瞿伯伯。”

    李牧行礼。

    然后又道:“还敢赶紧打开牢门,卸下刑具?”

    戚典狱长不敢怠慢,立刻过去,将两个牢门打开,又小心翼翼地将壮汉和独臂老人身上的禁武穿骨钉,一根一根都卸下取出。

    鲜血从钉孔中喷出来。

    触目惊心。

    但杜擎和瞿秋两人,都是一声未吭。

    “刚才云仙子说……莫非这位小友,竟然是……”瞿秋心有九窍,心思灵活,隐约领会到了什么,看着李牧,道:“莫非是某位老兄弟的后人?”

    云清霜正色介绍道:“便是少主与薛圣女的后人。”

    “什么?”

    “此话当真?”

    杜擎和瞿秋两个人,闻言面色大变。

    这两个之前被如何折磨都不曾求饶的铁汉子,这个时候,身躯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是盟主的孙子?”

    “少主的儿子?少主有儿子在世?”

    两个人生怕自己听错了,连忙再度印证。

    云清霜郑重地点点头,将当年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噗通噗通。

    两人都跪在了地上,泪如雨下。

    “正气堂护法杜擎拜见小主人。“

    “浩然堂香主瞿秋,拜见小主人。”

    说着,便要跪拜。

    李牧也早就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他连忙虚手一抬,道:“两位叔叔,小子怎敢当如此大礼,快快请起。”

    杜擎和瞿秋两人,只觉得一股浩然之力,挡在膝下,完全跪拜不下去,直接被扶

    了起来,激动之余,心中万分震惊。

    这小主人的实力,远超他们的想象。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快离开这里,若是霍缺这个狗贼回来,再想要逃出去,就麻烦了……”瞿秋猛地想起什么,立刻神色急迫地道。

    杜擎亦是反应过来此时的处境,连忙道:“不错,先杀出去再说。”

    李牧微微一笑,道:“两位叔叔请放心,霍缺已经伏诛,此间绝对安全,不过,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地牢吧,先出去养伤才是。”

    “什么?”

    “霍缺死了?”

    瞿秋一怔,道:“这个狗贼,已经是天人境的修为,谁能杀的了他?难道有前辈高人,前来助阵?”

    李牧道:“是我诛杀的此贼。”

    “你……”

    杜擎和瞿秋两个人,看着李牧,将信将疑。

    年龄太小了。

    按照云清霜的描述,李牧今年才十岁而已,如何是霍缺这种魔头的对手?

    李牧指了指戚典狱长,道:“你过来,说一说外面的情形。”

    戚典狱长哪里敢怠慢,连忙将外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尤其是为了讨好李牧,更是将李牧一巴掌抽爆霍缺头颅的细节,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遍,将李牧形容成为了天仙下凡,战神在世一般。

    “这……”

    杜擎和瞿秋两个人,都被震惊了。

    这个戚典狱长,乃是霍缺手下第一走狗,平日里,在监狱中折磨犯人,手段凶残,最是阴狠毒辣,现在却在李牧面前,如此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像是一只被打断了脊梁的狗,反差太大。

    莫非他说的是真的?

    两人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担忧。

    惊喜的是,小主人的实力,竟是如此之强。

    担忧的是,这一切万一是假的……空欢喜一场。

    在这样做梦一样不真实的感觉中,两人随着李牧,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出了重犯区。

    “对了,小牧,这地牢中,关押的多熟都是无辜之人,还有一些,是咱们浩然正气盟昔日的老人……”云清霜道。

    李牧看了一眼戚典狱长。

    戚典狱长连忙点头如小鸡啄米,道:“明白,小人明白。”

    整个地牢中的犯人,都被释放。

    一群人,来到了前厅。

    当杜擎和瞿秋当真看到霍缺的无头尸体,终于百分之百确定,一切都是真实的。

    “少主神威,我浩然正气盟,光复有望啊。”

    “苍天啊,你终于睁眼了啊。”

    “呜呜呜呜,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浩然正气盟的老人们,激动的浑身颤抖,老泪纵横,有人直接失声痛哭了起来。

    十年了。

    整整十年啊。

    他们不怕死,不怕被折磨。

    就怕看不到希望。

    就怕看不到光明。

    怕看不到正义重临的那一天。

    而现在,眼看着终于有了拨云见日的希望。

    黄天华这个时候,认出了云清霜,也知道了李牧的真正身份,一个四五十岁的硬汉,哭的像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一样,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对了,爸,妈,诸位叔叔,我还得到一个消息。”

    李牧看着众人,道:“我的亲生父母,并没有死,他们还活着,被关押在武圣城武道盟总部的魔渊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