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488、那就出手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燃灯寺村,村口朝里百米。

    “老子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挨家挨户,给我签协议,一平米补偿六千,比市里最好地段的房子,还要高两千,价格已经给的很合适了,你们一个个,不要给脸不要脸,也不打听打听,我黑鲨帮,怕过谁?”

    一个穿着黑背心的花臂肥胖汉子,手中拎着一根甩棍,恶狠狠地道。

    他的身后,站着一百多个统一黑色衣服,手中拿着钢管、甩棍等武器的大汉,气势汹汹。

    而他的身前,老村长张德彪浑身是血,在几个村民的搀扶下,昏迷不醒。

    还有十几个村民,都是鼻青脸肿,身上带伤,其中包括三四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

    村民们目喷怒火。

    “谁要你们的狗屁臭钱,我们要种地。”

    “和他们拼了。”

    “报警,快报警。”

    有村民愤怒地嚷嚷着,随着事态的发展,村口的人,越聚越多。

    燃灯寺村总共有四十三户人,总人口大约两百多,不过青壮年有一半以上,都不常年住在村里,或者是上学读书,后者是在市里上班,做点小生意,或者是到更远的地方去打工赚钱,村子里常住人口不足一百五,还大多数多是‘老弱病残’。

    “爸,你怎么了?你醒醒,我和你们拼啦……”

    老村长的儿子张恒,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闻讯赶来,看到父亲浑身是血昏死的模样,顿时血冲脑门,举着铁锹,疯了一样冲过来。

    “妈的……”

    花臂汉子直接一脚踹出。

    砰。

    张恒直接飞出去两米多远,砸到了人群中,张口喷出一口血,整个人也昏死了过去。

    “不识抬举。”

    花臂壮汉不屑地啐了一口,道:“你们随便报警,今天要是有人来,就算我输……呵呵,不怕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不单单是我们雷德集团的生意,领导们也是同意了的,胳膊还想拧过大腿?今天你们能想出什么办法,随便试……”

    “还有没有法律了?”

    有村民怒吼道。

    “法律?”

    花臂壮汉冷笑,道:“秦律师,你出来,给这群泥腿子讲讲法律,瞬间让他们签合同……”

    一个油头粉面的律师,带着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助手,扎呼呼地走出来,道:“乡亲们,你们这个村子呢,已经在国家的规划中了,我手里这是政府的批文,大家看一看,盖了章的,你们就算是抵抗,也没有用,你们这是在犯法……”

    “犯你。妈.的屁法。”

    吴大爷愤怒地骂道:“我们都有土地承包证,一百年不变,就是不签,能怎么样?有种就把我们全部都打死……”

    “妈的。”

    花臂壮汉怒了:“还嘴硬?老东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给我打,先打残了再说……”

    一挥手,身后的小弟们,吵着钢管甩棍就冲上来。

    一片惨叫声。

    村民们哪里是这些打手的对手?

    何况人数还劣势。

    “住手。”

    一道吼声响起。

    李建真李华和李牧等人。终于赶到了。

    李建真冲过来,直接出手,三拳两下,几个打手就飞了出去。

    他毕竟是被李牧教导过的,体内有灵种,身体素质极好,现在的实力,已经堪比明脉境中阶的古武者,对付这些小混混打手,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啊……”

    “我的腿。”

    “打死他。”

    打手们惨呼一片,支持了不到三五分钟,纷纷后退。

    “爹,爹你没事吧?爷爷……”

    小龙是随李牧等人一起来的,看到父亲张恒和爷爷张德彪都流血昏死,一下子慌了,冲过去查看。

    “让我看看。”

    李华也第一时间过去诊治。

    对付李建真体内的毒素他没有办法,但是对付这种外伤,他太有经验了。

    “哟呵,来了一个硬茬子,出头鸟是吧?”

    花臂壮汉盯着李建真,眼睛眯起来,闪烁着寒光。

    他从怀里,掏出一支枪。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砖撂倒。”

    花臂壮汉故作幽默地道:“小家伙,你猜我敢不敢开枪?”

    砰。

    他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货真价实的真枪。

    村民们的脸上,露出了惧色。

    这个年代,枪械无疑还是具有莫大的威慑力。

    尤其是当枪械掌握在花臂壮汉这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残暴之人手中时。

    “我不想杀人,老老实实把合同都签了,不然的话……”

    花臂壮汉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把枪对准了李建真,道:“不然的话,我就打死他,到时候就说枪走火,我有的是关系,判不了死刑……嘿嘿。”

    李建真的眼睛里,有一种光芒在闪烁。

    “你敢杀人吗?”

    李牧问他。

    李建真略显迟疑,然后咬牙切齿地道:“他们打死了村长,我真想杀了他。”

    李牧道:“那就杀啊。”

    世界不一样了。

    李建真走上了修炼之路。

    这注定这,日后他会见到各种杀戮、血腥的场面。

    提前适应一下也好。

    李牧缓缓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出来。

    “李牧,你干什么,别出去。”

    唐雅冲出来要拉住李牧。

    李牧任由唐雅拉着自己的手臂,看向那些打手们,道:“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离开,可以没事。”

    混混打手们愣住了。

    然后,一片哄笑。

    “哈哈,小屁孩,你在说什么?”

    “脑子烧糊涂了吧。”

    “让我们离开?你以为你是谁?”

    “笑死我了,是不是超级英雄片看多了,要做出头鸟吗?”

    混混们笑的前仰后合。

    花臂壮汉也笑了:“小东西,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话音未落。

    李牧看向李建真。

    “那就出手吧。”

    他道。

    李建真喘着粗气。

    处于愤怒和某种情绪激昂中的他,一下子就被李牧这句话,莫名其妙地给点燃了。

    这些年以来,李牧是他最信任的人。

    嗖。

    身形宛如一道闪电,他冲了出去。

    “啊……”

    惨叫声中,花臂壮汉握着手枪的手臂,就直接被折断了。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花笔壮汉的脸,因为剧烈的痛苦,折叠的像是一张团在一起破抹布,眼泪和鼻涕在这一瞬间,同时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

    “你他妈的,我要……”

    他愤怒地尖叫。

    然后这尖叫声,戛然而止。

    李建真直接一拳轰在了他的肚子上。

    花臂壮汉的腰瞬间弓的像是一只虾米,几乎折叠在了一起,然后被打飞出去是几多,撞在了后面的一辆奔驰车上,轰地一声,镶嵌进入了车顶,鲜血从五官中溢出来,整个人眼看着活不了了。

    哄笑中的混混打手们,惊呆了。

    然则李建真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他的身形,不断地跳跃,闪烁。

    轰轰轰!

    一拳一个。

    就像是打苍蝇一样。

    一百多个混混,一个连着一个被轰飞。

    惨叫声,求饶声,在耳边响起。

    李建真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唯有李牧的话,在他的耳边,不断地清晰地想起着。

    “那就出手吧,不要留手。”

    所以——

    杀杀杀!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光这些黑衣服的披着人皮的禽兽。

    一直到,眼前所有穿着黑衣服的人都倒下,他才缓缓地停手。

    “哈哧哈哧……”

    剧烈地呼吸着。

    身体一阵脱力。让他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

    虽然具有明脉境中阶的力量,但毕竟没有修炼果杀人的功法,刚才甚至都忘记了施展自己掌握的亡灵法术,完全依靠蛮力攻击,再加上心理因素,让李建真感觉到非常非常累。

    而这个时候,周围的其他人,都惊呆了。

    村民们用不认识的眼光,看着李建真。

    唐雅和几个同学,也都像是被石化了一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在李建真的周围,一个个黑色衣服的混混们,横七竖八地躺着,还有挂在树上的,不少当时就被重力给打死了,还有一些重伤昏迷,更有骨头折断了,有气无力地哀嚎着。

    虽然李建真抱着杀心。

    但他毕竟第一次出手实战,真的打死的不多。

    不过,这些混混,就算是不死,以后也残废了。

    李牧过去,拉着李建真的手,不让他去看周围的尸体,直接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报警吧。”

    他对呆在一边的小龙道。

    村民们无声地让开一条道,让李家兄弟走过去。

    父亲李华还在抢救老村长张德彪和张恒等人。

    他是见识过李牧在昆仑秘境中,大开杀戒的人。

    因此,对于这样的局面,已经见怪不怪,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唯一担心的是,凡俗间毕竟还是一个法治社会,接下来警方不会不管吧?

    要怎么应付?

    李华觉得有点儿头大。

    报警之后,足足过了两个小时,才有人来。

    为首的一个警官,慢悠悠地从车上下来,正要说话,猛然看到躺了一地的混混们,再看看还镶嵌在奔驰越野车上的花臂壮汉,一下子,他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了什么。

    因为有人打过招呼,所以向燃灯寺出警,必须是要拖时间的。

    他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本听到村民报警,说有人打架,混混们被打到了不少,他还以为是村民们在说谎。

    现在一看?

    我的妈呀。

    这怎么办?

    “凶手呢?凶手在哪里?”

    他反应过来,立刻大声地问道。

    同时,他连忙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一脑门子的冷汗,道:“不好了,出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