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牧的目光,迎了上去。

    这个老者体内的气息,非常奇怪。

    以某种古怪的外力激发,让真元处于暴走状态。

    看似是获得了跨越境界的力量。

    但实际上,这是毫无根基的力量。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力量会消退。

    等到力量消退到之前的境界,这老人毕生都将无法突破。

    轰!

    老人已经一掌轰出。

    炽热的红色炎力,仿佛是恶龙一般,腾空而来。

    可怕的力量,令劲气轰过的路线上,岩石瞬间融化成为血红的岩浆。

    马若无和韩浩等人,只是被这劲气的余波波及,就被逼得连连后退。

    恐怖的掌力,仿佛是要融化一切一样。

    “他死定了。”

    马、韩二人心中都大喜。

    但下一瞬间,他们的眼珠子,就瞪的圆鼓,差点儿从眼眶里迸出来。

    因为李牧根本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他站在原地,张口一吸。

    足以瞬间融化岩石和钢铁的恐怖炎龙劲力,就被他吸到了嘴里。

    “还差的远。”

    李牧砸吧着嘴。

    就好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

    “什么?”

    樊长老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未遇到过这种方式破掉自己掌力的对手。

    口腔无疑是人体最为薄弱的要害地方之一。

    以口吞炎龙掌劲,这简直就是在表演魔术吧。

    “你是什么人?”

    樊长老忌惮了起来。

    “长老,此人罪大恶极,便是斩杀幽泉部长的罪魁祸首……”马若无大声地道。

    樊长老眼眸中,寒芒一闪,道:“原来就是你。”

    他看着李牧,道:“小子,你今日,必须要死。”

    李牧面色淡然,道:“你不打算问问事情缘由?“

    樊长老冷笑道:“重要吗?“

    “不重要吗?”

    李牧反问。

    樊长老哈哈大笑:“一点儿都不重要,就凭你这一身修为,不受控制,你就该死,就算是国家容得下你,老夫也容不下你,算你倒霉,碰到老夫神功大成,正好斩了你这个死神,振我龙组之威。”

    “可惜了。”

    李牧叹了一口气。

    “哈哈,是为你悲惨的命运叹气吗?”

    樊长老狂笑,旋即运转周身功法,双臂画印,炎龙之劲顺着他的双臂衍生,然后在挥掌之间,猛地轰出。

    “吼——!!”

    两条炎龙疯狂地咆哮。

    炙热的能量,让周围的大殿石壁,都像是烈火炙烤之下的蜡物一样,开始融化。

    那些重伤躺在地上的龙组高手,躲避不及,瞬间就化作了火人,哀嚎挣扎。

    “小子,他们都是因你而死,你是罪人。”

    樊长老厉声大喝,功体催发到了极致。

    整个地下基地,仿佛都燃烧了起来。

    “不,我是在为你的命运叹息啊。”

    李牧道。

    再度张口,两道炎龙,瞬间就吞进了嘴里。

    从容的程度,就像是吸进了两根面条。

    整个地下基地之中的眼热之气,瞬间消失了。

    “什么?我十二成的功力,你竟然还可以……”

    樊长老难以置信。

    这时,李牧张嘴一喷。

    一条火龙咆哮而出,瞬间就将樊长老吞噬。

    “啊……”

    樊长老惨叫。

    空气里传来一阵烤肉烧焦了的味道。

    他整个人烧成了火人,挣扎了几下,就发不出声音,然后缓缓地倒下,不出三息,竟是直接被烧成了灰烬,在原地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焦黑痕迹,再无他物。

    “本想留你一命,可惜了。”

    李牧叹息。

    不是万不得已,李牧并不想杀戮龙组的人。

    可惜了,和天殿冷凡等人比起来,龙组这些人,实在是该死。

    而对面,马若无和韩浩等人,却是被吓傻了。

    樊长老死了。

    在李牧的面前,这位樊长老,就好像是一只臭虫一样,被随手捏死了。

    这可是突破之后的樊长老啊。

    “你……”

    马若无现在连牙齿都在打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巨大的恐惧和惊骇,淹没了他。

    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

    后悔。

    悔不该怂恿龙组的人,对付李牧。

    悔不该亲自来陕省。

    如果时光倒流一次,他希望自己像是冷凡那样,被囚禁,被革职。

    而不是出现在李牧的面前。

    至于韩浩,比马若无更加后悔。

    原本李牧和天殿的关系不错。

    冷凡一直都维持的很好。

    可是,现在因为自己的一些决策,导致天殿和李牧之间的那点儿善缘,也烟消云散了。

    “你……你动手吧。”

    韩浩一脸苦涩:“我是天殿的罪人,你杀了我吧。”

    李牧点点头,道:“杀了你,便宜你了。”

    他抬手一指。

    咻!

    一缕指风,直接洞穿了韩浩的膝盖。

    鲜血汩汩流淌。

    韩浩直接跪地。

    “废了你,让你感受一下,普通人的心态,你高高在上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如何作为一个正常人活着。”

    李牧道。

    然后,他看向马若无。

    后者无法遏制地浑身颤抖了起来。

    “我……我……你……不能杀我,我是国家……”

    他恐惧的整张脸都变形了。

    李牧鄙夷地道:“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吗?就是像你这样,打着国家的名义,道貌岸然地给人扣帽子的人,平日里满口大义道德,喜欢占据在道德制高点,实际上,真正为国家,为民族抛洒热血的人,默默无闻,而你们这种蛀虫,却身居高位。”

    “我……”

    马若无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赫然发现,自己竟好像是无力反驳。

    那一句句,一字字,从李牧的口中说出,犹如刀剑一般,瞬间穿透了他的心。

    “我,你的父亲,在我们的手里,你杀了我,你父亲……”

    马若无猛地想起了什么,连忙道。

    在李牧兄弟俩离开家去学校不久,李华也被龙组的人,给带走了。

    不过,李华并没有带到陕省龙组基地。

    因为李华在那日出手拯救老村长的时候,展露出来的起死回生的医术,引起了龙组的注意。

    在一些领导看来,这种医书的价值巨大。

    所以,李华一早就直接被送往帝都了。

    “什么?你们把我爸怎么了?”

    李建真直接暴怒了。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稍安勿躁。

    马若无道:“令尊无恙,只是被请去做客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只要你们不杀我,也许这件事情,还有解决之道。”

    他逐渐又冷静了一些。

    李牧淡漠地道:“你错了。”

    “嗯?”

    马若无一愣。

    李牧道:“我杀了你,你们也不敢动我父亲分毫。”

    马若无一怔,旋即刚刚恢复的冷静,瞬间又烟消云散,身体再度不可遏止地颤抖了起来。

    巨大的恐惧,将他淹没,让他窒息。

    因为他意识到,李牧说得对。

    这个少年,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太可怕了。

    已经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估。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李牧的威胁性,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古武者了。

    而是近乎于核弹级的威慑。

    不,还在核弹威慑之上。

    这种层次的强者,堪比是移动自走氢.弹。

    所以,哪怕是李牧杀了自己,上面也不敢真的就杀了李华进行报复。

    不只是因为报复的代价承担不起。

    更在于一旦李华死了,那就再也没有什么把柄人质,可以让李牧心生忌惮了。

    再也没有可能制衡他了。

    “我,我……”

    想通了这一层的马若无,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饶了我吧,我可以回到帝都去,为你开脱,我可以……”

    话音未落。

    李牧直接一指点出。

    噗。

    马若无眉心之间,一点殷红绽放开来。

    额头洞穿。

    “我需要别人为我开脱?”

    李牧收回手指。

    他这几年,蛰伏在燃灯寺村,只不过是为了体验老神棍口中说的那些玄机。

    而不是说,他就真的要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凡人了。

    李牧是什么人?

    在神州大陆星,在紫薇星域,在混沌世界,在仙界,他都是当之无愧的杀神。

    一路走过,人头滚滚,鲜血成河。

    他踩着白骨和血肉铸就荣耀。

    他用长刀和杀戮,捍卫正义。

    消逝在李牧手中的仙人,都不知凡凡。

    在他眼中,如马若无这种人,连蝼蚁都算不上。

    天殿,龙组,异人堂……

    就算是全世界各大国的特殊能力强者们加起来,也都难以让李牧正眼看一眼。

    李华的身上,有李牧炼制的护身秘宝。

    虽然对于李牧来说,那是粗糙的半成品。

    但是对于凡俗间的强者来说,却是至宝级别的东西,根本无法打碎。

    所以,他一点儿都不担心李华的安全。

    他早就知道李华被接走。

    和对待李建真的态度一样,李牧也想自己这位继父,可以经历一些私情,来促进心境的成长。

    毕竟,两人都已经踏入了修炼之路。

    锻炼心境,经历世事。

    这都是两人要走的必经之路。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你告诉天殿和龙组的高层,三日之内,我需要一个交代。”

    李牧看向韩浩。

    韩浩咬牙强撑着没有彻底扑倒,道:“什么交代?”

    李牧道:“你们自己想,想清楚了,就来找我,不然的话,那就开战。”

    开战。

    这两个字,从李牧的口中说出来,韩浩顿时心惊肉跳。

    他太清楚这两个字的分量了。

    “你……你疯了,你想要彻底灭绝华夏道统吗?你……也是中国人啊,你不能这么做。”

    他脱口而出道。

    李牧转身,带着李建真,朝着基地外走去。

    “有我在,华夏道统就在。”

    “我一人,即可坐镇这神州。”

    “你们经营的一切,在我的眼中,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灭了你们,我随时都再造华夏武道文明。”

    “所以,不要高看自己,也不要小看我。”

    李牧的背影,消失在远处。

    而他的话,一字一句,清晰地响起在韩浩的耳边。

    这位天殿陕省分部的临时主宰者,跪在一片血泊之中,宛如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肉体的疼痛已经感受不到。

    心中的惊涛骇浪和懊悔,将他淹没。

    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挽回这天大的错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