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1543、再入华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牧的心中,真的是失望。

    他是什么人?

    一路走过血与骨,就连仙界,都被他杀了个天翻地覆。

    何曾耐心这么好过?

    不就是因为,地球乃是家乡,而华夏更是他心中的家吗?

    他对于这些人的忍耐,实在是超越了以往的极限。

    都到这种程度了,这些人还敢站在道德制高点,用充满了优越感的语气,来处理本来很简单的事情。

    他们这态度,那里是来求人?

    分明是来下令。

    三年时间,他们始终都没有成长。

    李牧勃发的怒意,仿佛是有形之物一样,令周遭天地万物,都瑟瑟颤抖。

    “李牧,我们……”

    张成功面色一变,还想要再说什么。

    “滚。换个人来和我谈。”

    李牧一声大喝。

    一道海浪翻滚起来,直接将巨舰高高掀起,冲向半空。

    轰!

    等到钢铁巨舰落下时,已经搁浅在了岸边,因为某种原因,并未损毁爆炸,但却难以再度入海。

    穿上的人,摔了个七荤八素,但却没有伤亡。

    这已经是李牧手下留情了。

    一群人从舰船上走出来,面色苍白。

    这一摔,把他们给摔醒了许多。

    尤其是张成功等几个老人,神态沉默,站在倾斜的甲板上,沉默不语。

    倒是一些年轻一些的强者,有些恼羞成怒,抱怨着,但却得不到回应。

    片刻后。

    他们收到消息。

    “全国各省,都出现了大魔,各地损失惨重……”

    “许多古宗门都已经入魔了。”

    “各地育林班的形式,岌岌可危。”

    一则则的消息,纷至沓来。

    这个时候,管理局的高层们,恍然发觉,局势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坏更糟糕。

    一切,都已经失控了。

    华夏,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很快,又有一则消息传来。

    “崆峒派山门,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巨掌,直接击毁,死伤无数,崆峒派被震慑了,在西安市内的动作,暂时停了下来。”

    这是一则好消息。

    管理局众人停了,都是一喜。

    听起来像神话,但通过管理局的特殊渠道传来,当不是假消息。

    “这件事情,听起来,好像是 有点儿熟悉啊。”

    有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另外一人,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不错,传闻三年之前,李牧前往昆仑秘境,对付武道盟,也是隔着虚空一掌,击毁了武道盟的山门总舵……”

    众人一听,顿时恍然。

    没错。

    就是这样。

    这三年,他们调查李牧,多少挖掘出来一些信息。

    当初李牧如何主宰昆仑秘境,也大概弄明白了,李牧在昆仑秘境之中的两大经典战役,更是被重点研究。

    此时众人一想,可不是么。

    这次出手的人,必然还是李牧。

    他未踏入华夏,隔着如此距离,依旧可以一掌毁灭崆峒派山门。

    这是什么力量啊。

    这样一个可怕的存在,他们非但不想着去结交,去交好,反而是想着要去掌控,掌握他。

    这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无数坏消息和一则好消息,正反两级的冲击之下,很多人的脑子,仿佛一下子,突然就变得清晰了起来。

    “我们错了啊。”

    张成功终于发出这样一声感慨。

    回首过往,如果将自己从局中人的角度摘出来,以一个客观者的角度去看的话,张成功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自取其辱,自觉坟墓。

    真的是长久以来的和平岁月,和身居高位习惯性的权衡利弊,让她丧失了作为一个昔日革命者的警觉,丧失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丧失了承认错误的勇气,丧失了大刀阔斧改革的动力。

    “是啊,其实,如今的李牧,说他是一国之主也不为过,海洋的面积永远比陆地大,而他现在是这片海洋的主宰。”

    阮江也感慨。

    段天德一脸苦涩,道:“现在想想,李牧发怒,也是应该的……我们的言行,的确是……唉。”

    一个人开始反思,这种情绪开始传染,带动了更多人的反思。

    “走吧,再去一次,求见李牧,这一次,就算是跪在他面前,我也要求他再入华夏。”

    张成功神色逐渐坚决了起来。

    他的

    一念通,念念通。

    心头的迷茫,突然一扫而空。

    “我也去吧,华夏这尊战神,我们欠他太多啊。”

    “是啊,一想到我们竟然将这样一位战神驱逐,真的是……如果其他国家,有这样的人物,必定是被当成国宝一样供起来吧。”

    “希望现在,还不算晚。”

    几个老人,此时彻底坦然了。

    他们仿佛是突然之间,找到了当年革命时候的那种心态。

    虚心。

    诚恳。

    真正为人民考虑,而不是为那可笑的虚荣心和所谓的尊严头铁。

    “走,去求也要把李牧求回来。”

    “如果我这条老命,可以让李牧回心转意的话,那就给他了。”

    很快,一艘新的舰船调来。

    几个老人上船,除了君应天之外,没有带其他年轻人。

    而君应天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带自己是为什么。

    当初的誓言FLAG立的太狠,其实正是他当初一句话,挤兑李牧,将其逐出了华夏,现在回去,自然是要兑现誓言,磕头恳求了。

    自己约的……撩的话,含着泪,也要兑现。

    舰船轻装简行。

    一个小时之后,重又来到龙宫海域。

    李牧已经不在。

    张成功等人恳求水族强者,最终才被带到了龙宫中。

    一路上,看到万千水族大军,密密麻麻。

    看到海中世界,光芒无边。

    真正体会到了龙宫的强大底蕴和力量,他们对于李牧如今的势力,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

    水族大军中,随便挑出来一些将军,都要比他们实力强。

    那些修为足以在瞬间秒杀他们的海中大妖,却连见李牧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一对比,张成功等人才越发地感觉到,李牧对于他们,是何等的优待和宽容。

    最终,在金碧辉煌的水晶龙宫之中,他们见到了李牧。

    噗通。

    君应天一言不发,直接跪了下来。

    “我错了。”

    他大声地道:“求你回归华夏。”

    张成功等人也要跪下。

    李牧一抬手。

    止住。

    虽然愤怒,失望,但让这些老革命向自己跪下,李牧哪怕是曾经屹立过仙界巅峰,也觉得受不起。

    “李牧,华夏打劫,魔行诸省,如今只有你能挽狂澜于将倒了。”

    张成功道:“我们这几个老骨头,一起来,希望你可以原谅管理局之前的所作所为,能够伸出援手,不管你提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是的,李牧,希望你念在炎黄血脉的份上,能够原谅我们一次。”

    几个老人都纷纷开口。

    李牧缓缓地从王座站起来。

    “我知道了。”

    他道:“你们回去吧。”

    两边的水族战士,带着几个人就往外走。

    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几人,想要挣扎,拼尽一切力量说服李牧。

    龟丞相却是赶过来,道:“不用说了,帝君已经同意出手了。”

    “真的?”

    张成功大喜,旋即又道:“可是,他刚才不是没有说……”

    龟丞相摇着头,道:“你们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帝君何等人物,上穷碧落,下尽黄泉,什么人见了帝君不低头?换做是旁人,就以你们的所作所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为何帝君却偏偏对你们如此优待宽容?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有想到,真的要将你们怎么样,或者是要让你们付出什么代价,你想想看,你们能够拿出来什么?有什么东西,能够如得了帝君的眼?说实话,有的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和帝君有同族血脉之缘的人,在这混乱大世之中,想要得到帝君这样一个靠山,是何等不易,偏偏你们还不珍惜,啧啧啧。”

    这一番话,说的张成功几个人,都是面红耳赤。

    是啊。

    没有珍惜。

    如果这三年,没有将李牧驱逐,那华夏今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说是世界第一强国,也不过分吧。

    现在亡羊补牢,希望为时未晚。

    龟丞相说着,将几人一路送出了海面。

    “请问丞相,李……帝君他何时能够入华夏除魔啊?”

    张成功不放心地问道。

    龟丞相道:“此时已经在华夏了。”

    说话之间,只见一艘艘大舰,竟是从海底直接冒出来,载着无尽的水族大军,开始朝着陆地进发。

    亦有一个个水族强者,骑着海马,破空而行,朝着华夏进发。

    “我们会追随帝君,征战四方,此次海族出行,是为屠魔。”

    龟丞相道。

    他心里也在默默吐槽,想自己是何等人物,平日里也是一言九鼎,今日却还要和这几个凡夫俗子,废话这么多,真的是身段放的够低了。

    没办法,谁让咱家帝君,对于华夏人族,如此宽厚呢。

    ……

    ……

    “教主放心,此阵最多,再撑一个小时,到时候,必定血洗这真龙七星中的人,将那李建真捉来,碎尸万段,叫做安晴的女娃,也逃不掉。”

    崆峒派长老吴俊山拍着胸脯保证道。

    金灵子的神色,有些烦躁,道:“一天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吴俊山面色尴尬,道:“这一次不会错误了,老祖亲自传授破阵之法。”

    金灵子道:“很好,加强猛攻。”

    一个时辰后。

    随着一声犹如鸡蛋壳破碎一般的声音,这些天来,一直都守护者真龙七星酒庄的橘黄色护罩,终于破碎,消失了。

    “哈哈哈,冲,给我冲进去。”

    金灵子大笑了起来。

    马勇更是冲在了最前面。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李建真拖出来凌辱了。

    然而,冲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何时,一个身穿着白色李宁运动服的年轻男子,左手托着一座迷你小金塔,静静地站在真龙七星的大门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