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小牧,你不该放过巫祖四圣。”

    周遭罡风呼啸。

    李霖有点儿担忧地道。

    “爹,您是担心巫祖将我们到来的消息,汇报上去吗?”

    高空之上,李牧御刀,载着父母疾行。

    李霖道:“正是如此。既然【不死蛊虫】与巫祖有关,那巫祖必定是与你的身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很有可能就是你的仇人,一旦他们将消息放出去,隐藏在背后的黑手,肯定是会疯狂发动来对付你,毕竟,你现在在中三天,而不是秘境,他们可以直接找到你。”

    薛蕊也有这样的忧虑。

    “哈哈,他们想要找到我,我也想要找到他们。”李牧信心十足地道:“若是他们都隐藏在地下,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岂不是要找到猴年马月去,我是故意让四圣去汇报,放出消息的。”

    李霖和薛蕊相顾无言。

    他们有点儿跟不上李牧的脑回路。

    刚刚来到中三天,不是应该猥琐苟住,不浪慢慢发育吗?

    毕竟这可是中三天啊。

    是最顶级的仙人们所在的地方啊。

    刚刚到来的飞升者,怎么能够和老牌仙人对抗?

    但李牧就是不按规矩出牌。

    他竟然想要扮演狩猎者,洒下鱼饵来钓鱼。

    本以为打服巫族已经很冒险的操作了。

    没想到李牧还有更加疯狂的举动。

    但是,左思右想之后,夫妻两个也不好在劝说什么了。

    因为和李牧接触这么长的时间,早就看出来,李牧是一个主意很正的人,一旦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别人的劝说几乎无用。

    何况,夫妻两人自认,对于李牧的了解实在是太少。

    已经跟不上李牧的步伐和节奏了。

    他们自己的想法,也未必正确。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薛蕊问道。

    “爹,娘,”李牧耐心地解释,道:“我们先去飞升者阵营的宁平城,将您二老暂且安置好。”

    “飞升者阵营吗?”

    李霖点点头,道:“也好,我们如今,也算是飞升者吧,有天然的亲近关系。”

    一听到李牧并未疯狂到就在巫祖附近打游击打埋伏,两人也都放心了。

    飞升者阵营,距离巫祖的领地颇为遥远。

    李牧一路御刀而行,足足十天,才走出了道尊梦的统治区域,进入到了飞升者阵营区域。

    他的速度很快。

    假象中存在于暗处的敌人,并未反应过来,还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这一日。

    李牧三人,终于来到了飞升者阵营东部区域瀚海之森的边缘。

    这里坐落着一座飞升者阵营的城池,名为宁平城。

    宁平城是瀚海之森附近最大的一座重镇,现实一块历经千年而不倒的礁石一样,扼守在飞升者阵营疆域的最前端,与宁镇城、宁望城互为犄角之势,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城外。

    灵田大片。

    人应不少。

    郊区也有军队驻防。

    “小兄弟,你们真的是刚刚飞升上来的?”

    城外,李牧三人,果不其然地遇到了筛查。

    城内有驻军,名为宁平铁卫,都是飞升者及其后代的高手中挑选出来,平日巡逻防卫,战时撒血厮杀,乃是一支由无数年战火淬炼出来的强大仙道军事力量。

    询问李牧的人,叫做王处玄,是宁平铁卫游曳营的副主官。

    一个三绺黑色长须潇洒胸前的儒雅中年人,修为大概在飞仙境界,极为不俗。

    他的身边,有四十名游曳营的亲卫跟随,也都是奴仙境的修为,不可小觑。

    李牧道:“是的,我们从昆仑秘境,飞升而来,特来投奔。”

    具体的细节,李牧没有说。

    王处玄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眼神雪亮,仿佛是利刃一般可以刺穿人心,看透人心中最深处的秘密。

    他很严肃。

    因为历来有新的飞升者前来投靠,都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飞升者阵营敞开怀抱,欢迎任何一位来自于下界的飞升者。

    这是当初成立阵营的最基本原则。

    但有一个大问题,就是这个原则,很容易被道尊盟利用,进而安插进来一些卧底。

    曾有道尊盟的卧底,在飞升者阵营中,发展顺利,居于高位,一度给阵营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损失,差点儿导致整个阵营的崩溃和解题。

    所以甄别真假飞升者的任务,就变得非常艰巨。

    不错过一个飞升者。

    不放过一个卧底。

    尤其现实宁平城这样的边境重镇,更是不敢大意。

    王处玄一眼扫过,就发现了问题。

    李霖、薛蕊夫妇身上,的确是还沾染着下界的气息,并未完全蜕变为仙气,不是伪作,可是他们二人的实力,却远远不够飞升的条件,单靠自己的话,绝难飞升到中三天。

    而李牧就更奇怪了。

    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的仙气满溢,彻底完成了蜕变。

    而且,实力高低,王处玄竟是无法度侧。

    “小兄弟,按照规矩,我们得需要询问一些信息,希望你们可以理解配合。”

    王处玄没有轻易下结论,而是颇为和蔼地道。

    “当然可以。”

    李牧点头。

    于是,薛蕊、李霖和李牧三人,分别被带到相隔颇远的阵法中,开始由不同的人,询问了起来。

    片刻后,三个亲卫,带着三张询问的结果卷册,面色震惊地来到了王处玄的城外临时大帐中。

    “你们三个的脸色……”

    王处玄笑着,拿起其中一份卷册,看了几眼,那张儒雅俊逸的脸上,也不可遏止地浮现出震惊之色。

    旋即他连续拿起其他两张卷册,看了一遍,脸上的震惊,越发浓郁。

    这么多年以来,宁城铁卫对于询问飞升者来历、真假的手段,已经发展到了非常高明的程度,所有的问题,真真假假,处处陷阱,反复询问,对于单个飞升者来说,或许还好应付,但是对于这种集体飞升的人,一经查问,很快就可以依照不同的询问结果,评价真假。

    正确率可以达到九成以上。

    而现在摆在眼前的三分卷册,经过最权威的评定之后,结论为——

    真!

    但问题就出现在这个真上。

    为什么?

    因为卷册的内容,过于惊世骇俗。

    那个叫做李牧的少年,一己之力带着父母飞升,然后直接镇压了巫祖四圣,逼迫他们为父母解蛊,再然后跨越千万里之遥,用十日时间,就来到了宁平城。

    这,那里是一个刚刚飞升的菜鸟,可以做的事情?

    就算是他王处玄,也做不到吧?

    从这些内容上判断,这个叫做李牧的少年,在飞升之前,至少也有真仙级的修为。

    下三天的世界里,竟然可以诞生真仙?

    这可能吗?

    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加荒谬的事情了。

    可如果说,这三人是道尊盟派来的卧底,这身份形象也塑造的太荒谬,和明摆着告诉阵营他们是卧底有什么区别?

    道尊盟做不出这么蠢的事情。

    王处玄轮值坐镇宁平城外一百年,从未像是今日这样错愕难断过。

    他的额头,甚至浮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放不放进城去?

    “来人,将这三分卷册,速速送往城主府。”

    王处玄道。

    有亲卫拿着卷册,立刻飞驰而去。

    “大人,李牧求见。”

    亲卫在账外大声禀告。

    “带进来。”

    王处玄的手,悄悄地按住了剑柄。

    一个镇压打服了巫祖四圣的人,他面对时,也是有压力的。

    “王大人。”

    李牧拱手行礼,道:“大人是否难以完全确定李某来历的真假,故而踌躇不定?”

    王处玄也不隐瞒,将自己的顾虑,说了一遍,又道:“更加糟糕的是,昆仑秘境浩然正气盟中,并无什么飞升者前辈,所以想要找人核实你们的身份,也是千难万难。”

    李牧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李牧不入城也可以,还请大人允许我父母进城,他们两人实力不够,若是留在城外,多有不便,若是大人能够为我父母寻一住所,临时安置,李牧必定感激不尽。”

    飞升者来到阵营城池后,一旦通过审核,会被妥善安置。

    一些在飞升过程中受伤,或者是实力不够的飞升者,会得到及时的治疗,没有依靠的飞升者,会被安置到不同的岗位,得到修炼资源和功法。

    可以说,飞升者阵营对于自己的同胞,非常宽厚。

    这也是李牧为什么来飞升者阵营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需要安置自己的父母。

    王处玄略微思忖,点头答应,道:“如果只是你父母二人的话,完全可以。”

    李霖薛蕊两人,实力不足,根基被看了个透,不存在底牌之类,就算是卧底,进入城中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万无一失。

    而且,王处玄觉得,自己必须在这个时候,掌握时机,卖李牧一个面子。

    如果卷册上所载一切为真的话,那飞升者阵营中,不啻于多出了一个丁浩、孙飞和叶青羽那般的绝世天才。

    这种天才的存在和成长,对于三大势力之中底蕴最弱的飞升者阵营来说,绝对是梦寐以求的美事。

    这些年以来,若无那三大天才的支撑,飞升者阵营的处境,绝对要比现在艰难许多。

    “那就多谢大人了。”

    李牧拱手致谢,转身就要离开。

    王处玄连忙起身,问道:“小兄弟接下来,意欲何往?”

    李牧笑道:“暂时没有什么打算,只是在宁平城外寻一处僻静之所,暂时修炼,等待阵营的核查审讯结束,可以确定我的身份后,再加入阵营。”

    王处玄松了一口气。

    这样最好。

    他生怕李牧初生牛犊不怕虎,在镇压了巫祖四圣之后,就觉得中三天之大无处不可去,太过于骄傲和骄横,导致遭遇一些危险,让飞升者阵营,白白损失了这样一个绝世天才。

    “这是一枚警讯铃,你且拿着,一旦遭遇危险,或者是有事求助的话,只要靠近宁平城百里之内,摇动此铃,便会有人寻来助你,而且一旦城中的核实之事完成,确认了小兄弟你的身份的话,我们也可以用此铃找到你。”

    王处玄将一个银色的小铃铛,凌空送给李牧。

    “如此甚好,多谢大人。”

    李牧拿过铃铛,转身去与父母交代一番,便暂时离开了宁平城外。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从巫祖的书册中,他知道了飞升者阵营的规矩。

    此次前来,主要是安置父母。

    接下来要做的,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

    变天,没有穿秋裤,今天中午开始发烧……今天就一更了,明天看情况,状态好点就补上,不好的话,等到烧退了就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