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突然出现在战场中人影,让破军心中一惊。

    他竟是未看清楚,此人如何出现。

    定睛一看。

    却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白色的长袍,阳刚英俊,修为不高,看不出来太多东西,但就凭刚才瞬间切入战场的手段,就不能过于小觑。

    “你……李牧,你竟敢抗命?”

    一看是李牧,铁如龙也急了:“给我滚回去,否则,军法从事。”

    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城主大人看好的人选,意义重大。

    绝对不能陨落在今日。

    否则,就算是今日自己战死在这里,也难赎其咎。

    还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李牧笑了笑,道:“铁将军,你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抬手轻轻一推。

    铁如龙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涌来,整个人便已经是不由自主地朝着宁平城飞去,后心刚刚贴在城池阵法护罩上,一阵奇异的力量波涌动,身体就如鱼儿穿水一样,穿过了护罩,轻轻地落在了东城门敌楼之下,踉跄了一步,很快站稳。

    而阵法护罩也旋即恢复完整。

    城头,所有人,包括铁如龙和王处玄,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手段?

    铁如龙难以置信。

    自己的力量,就算是在连接破军两击之后,已经有所衰弱,但也不至于被人这么一推,就毫无反抗之力地被送回来啊,尤其是那种举重若轻的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

    而且,护城阵法是怎么回事?

    像是水幕一样就被穿过了。

    “大……大人……”

    其他人看着铁如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了。

    王处玄下意识地扭头,朝着战场之中看去。

    ……

    “你是何人?”

    破军不得不再度打量李牧。

    如此轻描淡写地将铁如龙送回宁平城,别说这其中的手段和神通,单单说李牧表现出来的这份气度,就有一种凌驾于生灵之上的从容和卓越。

    “只不过是宁平城中,一个小小的飞升者而已。”

    李牧抬抬手,道:“你不是喜欢比力量吗?这第三局,不如就由你我来比,依旧是三击,可敢?”

    破军稳住心神,呵呵一笑,道:“呵呵,原来也是跑来取巧的,呵呵,可以,只要你能够接住我三击,便……。”

    “你好像是弄错了什么。”李牧笑了起来,打断道:“我的意思是,你来接我三击,你不是号称道尊盟西北第一仙王吗?呵呵,只要你能够接住我三击,我就算你赢了第三局。”

    “嗯?”

    破军面色一变,冷笑道:“狂妄。拿出你的兵器”

    李牧却是不再说话。

    他抬手缓缓运劲,竟是要以肉掌出击。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破军心中杀意高炙。

    此时,李牧已经是轻飘飘的一拳砸下。

    “断你手。”

    大戟划出一道弧线,快如闪电,朝着李牧的手腕削去。

    城头上。

    无数宁平城修士们已经下意识地要捂住眼睛了。

    这也太托大了。

    简直是找死一样。

    然而,下一瞬间,破军的面色,骤然狂变。

    那原本轻飘飘的一拳,轰击下来,触及大戟的瞬间,竟是一股沛然莫御的无双之力,戟尖顿时巨震,难以形容的力量犹如山洪暴发一样席卷而来。

    “不好。”

    心中暗呼一声,单手握戟的破军,不敢再有丝毫的托大,瞬间双手握住了战戟。

    同时,身体里的内容,仿佛是沉睡的狂龙般被唤醒,轰然呼啸着,化作磅礴之力,顺着腰身脊椎大龙,最终通过双臂,疯狂地宣泄出去,朝着大戟涌去。

    全力爆发。

    然而,这样的爆发,就好像是怒流的溪水遇到了磅礴澎湃的大海,瞬间就被从戟尖上传来的力量洪流所淹没,旋即那种摧毁般的力量,毫不留情地顺着大戟涌入到了他的体内,将他整个人,在电光石火之间淹没。

    这一切,在一瞬间发生。

    旁人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但下一瞬间,哪怕是傻子,也能够看懂胜负的结果了。

    咔嚓。

    大戟的戟尖崩碎。

    然后,一道道的裂纹,顺着戟尖之下蔓延,朝着戟身蔓延而来。

    咔嚓咔嚓。

    清脆诡谲的开裂声响起。

    戟碎。

    一块块崩裂的金属,在掉落的过程中,迅速地化作粉末。

    与大戟一起破碎的,还有破军的手臂,以及……身躯。

    那恐怖的破碎趋势,顺着大戟一直延伸到了他的身躯,不管是用任何方式,都无法遏制。

    破军的脸上浮现出惊骇欲绝的恐惧之色。

    他张口欲呼。

    但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在李牧的一拳之威下,这位道尊盟西北区第一仙王,脆弱的仿佛是一尊不堪一击的瓷器一般,瞬间就破碎分裂,肌肤龟裂如蛋壳裂开飘散,身躯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一点一点地化作了碎块,然后是齑粉。

    众目睽睽之下,破军以一种毫无征兆突然陨落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连同他的那柄不知道站杀过多少对手的大戟。

    李牧收手而立。

    “不堪一击。”

    他失望地摇摇头。

    肉身之力的强悍,一直都是他最大的依仗。

    而这一次,在中三天再度施展真武拳,不过是一招【千星裂】而已,就锤杀了号称道尊盟西北区第一仙王的破军,对于李牧来说,不过是基本操作而已。

    破军,这位王处玄口中的战斗天才,实在是不配他在外的战斗狂人名声。

    但别人却不知道这么多。

    宁平城头。

    铁如龙、王处玄和所有的飞升者们,都陷入到了深度呆滞。

    “这……我莫不是眼花了?”

    铁如龙使劲地揉着眼睛。

    老成持重的王处玄,则是正手反手狠狠地给了自己几巴掌。

    疼。

    火辣辣地疼。

    是真的。

    不是做梦。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什么,然后整个宁平城头瞬间就响起了一片杂乱无序的欢呼声,接着这欢呼声混合在一起,化作了一种激动人心、热血沸腾的呐喊,形成宛如春潮一般的咆哮,以宁平城为中心,疯狂地宣泄辐射出去。

    喊什

    么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爽!

    这一拳,简直让所有飞升者都爽到了骨髓里。

    凶名显赫的道尊盟西北区第一仙王啊,这些年不知道杀死过多少的飞升者,简直是飞升者阵营东南区无数人的噩梦,是梦魇,更是一道血淋淋的记忆。

    而现在,被一拳击碎了。

    干净利落。

    与宁平城截然相反的,则是破灭道、情杀道两支大军的反应。

    那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崇拜最信任的主将,分裂成为一块一块陨落画面的感觉,就好像是心中某个位置突然被猝不及防地狠狠重击了一次,令破灭道的兵马,窒息而又绝望,然后精神世界之中某种东西被狠狠地、粗暴地抽离。

    那是信仰倒塌的感觉。

    而对于情杀道的强者和兵马来说,则是一种恐怖片般的惊悚。

    一拳一个仙王。

    这是什么修为?

    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什么战力?

    想一想,都觉得脑瓜子抽着疼。

    而这样的人,现在却是自己的敌人。

    祭月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凌厉。

    破军的实力,她再清楚不过,正面硬憾,她绝对不是对手。

    但却偏偏在正面硬憾之中,被这个突然出现的飞升者少年,给活生生地锤爆了。

    这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飞升者阵营之中,有如此修为和战力者,当不是无名之辈,为何她却偏偏没有听说过?

    接下来的战斗……

    有点儿麻烦啊。

    就在她犹豫不定之时,李牧再度开口了。

    “还剩下两场,谁来战我?”

    李牧看向两道大军。

    目光所至,两道仙人纷纷低头,不甘与之对视。

    “哈哈哈,道尊仙人三百万,见我亦需尽低眉……没有人敢出战吗?”

    李牧仰天大笑。

    笑声带着振奋人心的力量,令宁平城中的铁卫们,也都激动若狂。

    曾几何时,在这样的战斗之中,飞升者亦可如此风采卓绝,一己之力镇压万千大军?

    “既然没有人敢出战,那我只好点将了。”

    李牧淡淡地道:“破灭道主将不堪一击,不知道情杀道的主将如何?”

    他看向祭月。

    祭月的面色,微微一变。

    被直接点名,这一下子,她也不得不战了。

    若是退缩,将成中三天的笑柄。

    “嘻嘻嘻,小兄弟,你好大的威风呢。”

    祭月轻移莲步,脚踏虚空,背后的红菱仿佛是翅膀一样,美轮美奂,绝美的面庞上,带着桃花般的魅惑和笑意,道:“打打杀杀的,多没有意思啊,不如姐姐来教教你,如何做一个快乐的……男人,你觉得怎么样呢?嘻嘻嘻!”

    话语之间,空气中,仿佛是都流转着粉红色的气息。

    很多人一下子,都呼吸急促了起来。

    情杀道主修情欲秘术,修为有成的主将,一个表情,一句话,都可以撩动对手的心神,使之不知不觉之中,陷入到了幻境之中无法自拔,更有神通恐怖者,甚至可以不知不觉之间,让对手完全沉迷于自己的魅力之中,言听计从,哪怕是去做欺师灭祖的事情,也毫不犹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