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镇祖被孙飞击破了肉身,如今只剩下元神。

    想要 恢复实力,只有两个途径。

    一是重新铸造一个躯壳。

    二是夺舍。

    前者看似稳妥,但需要太多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如今各方传闻,上三天的奥义就要大开的情况下,等到他重新铸造出一个躯壳,只怕是赶不上了。

    唯有夺舍,才有机会赶上上三天的末班车。

    但是,夺舍也需要有好的目标。

    若是能够夺舍到一具完美身躯,那他恢复实力的速度,就极快。

    比如……

    眼前的花想容。

    虽然性别不同,但却绝对是顶级的肉身。

    若是在平日里,镇祖自然是不敢向这个名为【白尊】的女子下手。

    但是现在……

    呵呵!

    这个女人,竟然为了那个杂碎,心甘情愿地折损修为,还强撑着运行功法,前往宁平城送符,以至于短时间之内,修为大损,战力狂降。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呵呵,【白尊】冕下,你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以身犯险,须知你的一身实力,也是我道尊盟的财产底蕴,你竟然自损修为,便是浪费我道尊盟的底蕴,呵呵,你既然如此不知自爱,那不如将这底蕴,转交给我吧。”

    镇祖的元神,缓缓地靠近大树。

    花想容睁开眼睛。

    月色下,她的目光,仿佛是两柄银色的神剑,锋锐而又犀利。

    “镇祖,你竟敢以下犯上?”

    花想容的语气,犹如万载寒冰,一说话,仿佛是要将方圆数千米之内的万物直接冻结一般。

    “呵呵,上?”

    镇祖冷笑了起来。

    “你不过是一个后辈小儿而已,侥幸得到了道尊父神的青睐,趁着道尊父神闭关,搅动风雨,胡作非为,用我道尊盟的道初本源黄页,为李牧这个贱男人画符,呵呵,你已经是我道尊盟的罪人,我今日就算是杀了你,也只是清理门户而已,道尊父神不会怪罪我。”

    他冷笑着,缓缓逼近。

    哪怕是只剩下元神,镇祖的修为,依旧极为可怕。

    他行事谨慎,身上不断有一道道仙光飞射出来,落在周围各处。

    无形的涟漪和封禁,悄无声息之间形成。

    数十重的秘宝仙器,隔绝了这一方的天地,使得过一会儿,哪怕是这里发生恐怖的战斗,外界也不会察觉。

    这都是他以恢复修为的名义,从道尊盟武库之中领取出来的种种秘宝。

    如今,用来对付花想容,再合适不过。

    “看来,你已经是图谋已久。”

    花想容缓缓地在树冠上站起来,道:“你想要夺舍我的身躯,必定早就开始图谋,胆子倒是不小,你还有什么同谋,一起出来吧。”

    镇祖呵呵冷笑:“放心吧,这么机密的事情,我怎么会告诉别人?呵呵,本来,我也不敢觊觎你的肉身,只不过是眼馋一下而已,谁知道,你竟是如此愚蠢,为了一个飞升者,甘冒奇险,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状态之中,给了我机会,哈哈……死!”

    话音落下。

    镇祖催动了诸多秘宝和仙器。

    无形的领域法则弥漫开来,形成大道重压,一下子压在了花想容的身上。

    轰地一声。

    她脚下的大树,瞬间化作了齑粉飘散。

    大道重压何其可怕。

    不只是大树,就连花想容身体周围的地面,瞬间都下沉百米。

    “哈哈哈……”

    镇祖大笑着,冲向了烟尘弥漫之中的花想容。

    成了。

    吾之大道可期也。

    他兴奋无比。

    这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感谢孙飞和李牧。

    这两个仇人,间接地让他得到了一具如此完美的身躯。

    等到完全炼化了这具身躯,他必定找上孙飞和李牧,将这两个人击杀作为协理。

    呼!

    他的元神,瞬间就到了花想容的身前。

    身受重伤,还被大道重压束缚的花想容,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镇祖元神直接朝着花想容的眉心冲去。

    他对于自己的元神之强,无比自信。

    绝非是消耗了本源之血的花想容所能抵挡。

    只要进入其身体之中,夺舍必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然而——

    嗖!

    原本无法动弹的花想容,突然一抬手。

    纤纤素手凝聚着一层淡淡的光辉,一下子就握住了镇祖元神的脖颈。

    就像是捏住了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之躯一样。

    “什么?”

    镇祖大惊,挣扎逃遁。

    但那白玉般的小手,却仿佛是掌控者万千大道。

    一下子,就将他的元神禁锢。

    “不……”

    镇祖察觉到不妙,大呼出声。

    然则已经容不得他有任何的侥幸。

    因为花想容白玉般小手中的法则之力,越来越强,尤其是那淡淡的银辉,更是彻底禁锢了他的元神,极致压缩。

    下一瞬间,镇祖的元神之躯,就被压缩成为微型,落在了花想容的掌心里。

    “怎么会这样?”

    镇祖难以置信。

    “你……早就知道我要对付你,你竟然是早有准备?”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解释。

    镇祖猛然间发现,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愚蠢的猎物一样,兴高采烈地一头扎进了猎人准备下的陷阱。

    自投罗网。

    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心机和可怕?

    花想容低头俯视掌心:“背叛道尊盟的下场,你心里清楚,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镇祖元神,浑身一颤,脸上浮现出大恐惧之色。

    “不,花……白尊冕下,饶了我,给我一个痛快吧,我忍了,我愿意献出元神之力,助你修炼,请不要送我进炼道黑渊,我……”

    他疯狂地哀求。

    道尊盟对付背叛者的手段,哪怕是他这种租级的人物,也不寒而栗,宁愿是魂飞魄散,身死道消,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下场。

    花想容没有说话。

    ……

    ……

    第二日。

    阳光明媚。

    宜出行,嫁娶,开业,忌造庙,安床,开渠,安葬。

    一大早,在飞升者阵营五大使者的陪同下,在天道盟诸大帝皇的拱卫之下,李牧出发,前往天道山。

    李霖薛蕊夫妇,因为其飞升者的本源身份,暂时留在宁平城中。

    一路顺利畅通。

    约三日后,一行人到达天道山。

    天道山位于中三天东北区域。

    幅员辽阔,富饶美丽。

    整个天道山,只有一座峰,仿佛是一个巨大无比、底大上尖的圆锥,矗立在一望无际的森林草原之中。

    山麓占地方圆万里,坡度不陡,徐徐向上,像极了李牧在初高中地理课本上,看到的各种山地气候带的截图画面,从低到高,有着泾渭分明的不同季节气候的植被覆盖。

    超过万米之上的区域,则是完全被冰雪覆盖。

    隔着数数百里远的距离,看向天道山,仿佛是一根撑天支柱一样,给人的感觉,无比恢弘,浩大,充满了视觉震撼力,让人不由得感慨造物之神奇,感慨自身之渺小。

    如此之磅礴浩瀚的山峰,李牧还是第一次见。

    天道宫,就屹立在这天道峰之巅。

    乃是一片冰雪世界。

    所有宫殿建筑,皆由玄冰铸就,乍一看,似是传说月宫中的琼楼玉宇一样,扑面而来一种清寒之感。

    在李白等使者的强烈要求下,李牧被暂时安排在了距离使者驿宫不远的一座名为【攀桂殿】的大殿中。

    两个修为达到了仙皇境界的气质出尘,身形窈窕的女仙,作为侍女,侍候在殿中。

    龙帝与宋皇两大强者,则是在殿外守护。

    这种规格,可以说是逆天级别了。

    其他帝皇及强者,却是第一时间赶往天道殿的方向,商议如何通知闭关中的牧云仙主,顺便商议如何满足李牧的要求,让他与关押在天道刑塔之中的西王母见一面。

    毕竟开启天道刑塔,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牧云仙主闭关的前提下,只有六皇六帝都同意,并且拿出印信,才可以做到打开天道刑塔之门。

    “公子,请用。”

    一个仙皇侍女将各种天道山特产仙果端上来。

    另外一个仙皇侍女,则是要侍奉李牧沐浴更衣。

    “不必了,两位姐姐且先退下吧。”

    李牧摆摆手。

    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仙退下。

    李牧脑海中,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西王母一定是要见一见的。

    而且,按照李牧等人的建议,一定要弄清楚观星府星皇、星帝两大强者第一次推衍出的天机图,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

    还有,就是要面见牧云仙主了。

    这位曾经主宰仙界风云的仙主级人物,李牧在战神殿的试炼空间里,曾经见过,给李牧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当时就觉得,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如今,若是见到真人,那自己的身世之谜,算是可以彻底揭开了。

    李牧对于自己是牧云仙主所创造的‘大道之子’这个身份,已经基本上接受了。

    所以他需要考虑另外一个问题。

    一旦自己的身份真正确定之后,那自己是要留在天道山,还是返回飞升者阵营?

    天道山上,天地元气浓郁的简直令人咋舌。

    李牧略作思考之后,便开始沉下心修炼。

    身处这样的福地,当抓紧时间修炼,争分夺秒地提升实力,才是王道。

    入夜。

    天道山上,月华明媚,照耀着冰雪天地,美轮美奂。

    一场名义上欢迎李白等使者的宴会,在觥筹殿内进行。

    历时一个时辰结束。

    在龙帝等人的陪同下,李牧游览天道宫。

    “小主人迟早都要执掌坐镇此地,先熟悉熟悉环境,是应有之意。”

    龙帝非常恭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