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牧心中一震。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花想容的意思。

    当日出手偷袭天道宫的巅峰存在,并非是太始道尊。

    “何以证明?”

    李牧下意识地反问。

    当今天下,哪怕时三绝世,都未必能够将天道宫逼到那种程度。

    能够一战之下,几乎毁灭了天道宫的人,就只有太始道尊。

    不是太始道尊出手,是谁?

    花想容道:“你会知道的。”

    她拉着李牧的手,道:“想要知道,就随我去天道山。”

    李牧看着花想容的眼神。

    如果是上一世的花想容,他当然是无条件的信任。

    但是这一世嘛……

    毕竟记忆尚未恢复啊。

    天道宫一行,已经是生死重重,九死一生。

    何况天道宫中,六皇六帝诸大强者,还都站在他这一边。

    当日生死一战,若非是龙帝、宋皇等人拼死守护,李牧哪里能够轻松逃进冰渊?

    不死也得脱层皮。

    而道尊山就完全不一样了。

    道尊山所有的人,十王,四祖等等,都想要将李牧斩灭。

    都想要杀了他。

    唯有花想容,现在似乎是极力地想要做些什么。

    态度未知,暂时不想让他死。

    所以前去处处皆敌的道尊山,危险系数比去天道宫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连西王母都说了,道尊山的危险程度,并不亚于天道山。

    所以说,当日一战的真相,对于李牧来说,比生命还重要吗?

    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讲,李牧都没有前去道尊山的理由。

    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曾经为几乎为李牧付出她的一切的女人。

    花想容。

    问题来了,花想容对于李牧来说,有他的生命重要吗?

    答案是——

    “有。”

    所以李牧点头了。

    “好,我随你去道尊山。”

    他想要知道,花想容到底向告诉他什么。

    于是,李牧没有留下自己的印记,也没有传讯,直接跟在了花想容的身后,前往道尊山。

    路上,花想容给他一张面具,覆盖面孔。

    黄金色泽覆盖了半张脸,涟漪荡漾开之后,不但是李牧的脸,模样变了,就连李牧浑身的气息,以及身形骨骼,都有了变化,就像是彻彻底底从本源上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道尊山遥遥在望。

    和冰雪覆盖宛如天柱一般的天道山不同。

    道尊山是一座巨大的,漂浮于虚空之中的山峰。

    其上仙草神树,应有尽有,流瀑飞霞,灵禽异兽,自成一片天地。

    远远看去,仿佛是独立于中三天的神界一般。

    而在道尊山的四周,漂浮着四座小山。

    也是云霞笼罩,峰峦隐现,宛如仙境一般。

    “那是四祖修道之地,拱卫道尊山,也是道尊盟的四大圣地。”

    花想容驾驭白云而行,载着李牧,指着四座漂浮仙山,一一介绍道。

    李牧目力非比寻常,一眼过去,就看出来,那四座仙山,暗合八

    荒四极之星位,每一座山上,都有恐怖的仙道大阵加持,隐入四方天地之间,又组合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连环阵法,将整个道尊山都拱卫在其中。

    不管是任何地方,想要踏上道尊山,都得先同时攻破这四座仙山,方有可能。

    “咦,右边那座山……”

    李牧突然讶异一声。

    四座仙山看起来都充满了仙道正气,但其中一座,不知道为何,竟是隐隐产生出了一丝颓败之意,哪怕那山上的草木流瀑都灵气十足,但整座山给李牧的感觉,却像是一个表面健康但实际上已经快要死去的壮年人一样。

    “那是镇祖山。”

    花想容道:“镇祖死了。”

    李牧一怔,旋即恍然大悟。

    镇祖山,便是四祖之中镇祖所占据的仙山。

    当初镇祖残于孙飞之手……

    嗯?

    不对。

    他死了?

    李牧霍然一惊,道:“死了?怎么死的?”

    花想容淡淡地道:“我杀的。”

    她的语气,非常平淡,就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小事一样。

    但李牧心中,却是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为什么杀他?”

    他问。

    花想容也没有犹豫,将当初的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

    李牧听着,顿时额头一层冷汗。

    花想容为了那张【破界符】,竟然是付出了这么巨大的代价,而且差点儿被镇祖所趁……万一花想容没有提前察觉,没有做准备,那岂不是……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

    李牧一阵阵后怕。

    “事后,道尊盟没有追究责任吗?”

    李牧问道。

    花想容摇摇头:“他们不知道。”

    原来是隐瞒了下来。

    李牧看了花想容一眼。

    他有点儿搞不清楚,这位尚未恢复前世记忆的娇妻,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立场,到底在为什么人效力。

    如果她真的忠于道尊盟,那不应该为自己制造【破界符】,不应该击杀镇祖。

    难道她的记忆恢复了?

    一念及此,李牧心中猛地狂喜了起来。

    难道花想容早就恢复了记忆,只不过是一直都在扮演着一个失忆的角色?

    李牧看向花想容。

    但见她眸光平和之中,带着丝丝冷漠,绝不似是当初在万仙福地之时,察觉到李牧在看她,她也只是颇为诧异地看了李牧一眼,眼神之中,并无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爱意。

    李牧原本热起来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去。

    不。

    花想容没有恢复记忆。

    很快,李牧又看到了十座更小的浮空仙山。

    却如星辰点缀之状,漂浮在道尊山和四仙山周围。

    这一次,不用花想容介绍,李牧便已经猜出来,这十座小的浮空山,乃是道尊盟十王的修道之地,其中果然是有三座小浮山,隐现颓败之气,那便是兽王、石王三人之地,随着三人身死陨落,没有真正的主人坐镇,气运无可避免地衰颓下来。

    花想容在道尊盟内,地位极高。

    一路行来,畅通无阻。

    过了四仙山的阵法守护范围,便到了道尊山近前。

    “这

    山上,好像没有人?”

    李牧道。

    花想容点点头:“道尊山乃是太始道尊的修道之地,无数年以来,都禁绝外人踏入,哪怕是四祖,在没有召唤的情况下,都不能踏上道尊山,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

    李牧道:“那我们……”

    花想容手中取出一块令牌,打入虚空。

    道尊山周围,涟漪闪烁,仿佛是一层薄纱被缓缓地撕开一样,整座山的面目,骤然清晰了起来。

    “我可以进入这座山。”

    她看向李牧,道:“百年以来,我是唯一一个可以随意进入此山的人,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我在道尊盟中的地位,如此之高,有着【白尊】之称了吧?”

    李牧点点头:“知道了。”

    昔日,只有太始道尊才可以称之为尊。

    四祖再强,也只是祖而已。

    如今,花想容号称【白尊】,待了一个尊字。

    这可不是简单的称号。

    在道尊盟之中,这个字,有着特殊的意义。

    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

    难道如今花想容的身份,竟然是太始道尊的弟子传人?

    他心中这么想着,就听花想容又道:“如今,道尊盟与天道盟的大战开启,三祖和七王,都已经分别赴各地坐镇,我就算是带一个人进去,也不会有人阻碍。”

    她带着李牧,进入了道尊山。

    山中,有仙魔威压。

    李牧踏上山道的瞬间,就感觉到一种无比强大和澎湃的领域之力,覆压下来,令他体内的仙道气息,瞬间凝固了一样,竟是无法运转,便也无法再御空飞行。

    他和花想容两个人,只能顺着山道,步行而上。

    “刘基看到的画面中,我登上道尊山的一幕,莫非就是此时?”

    李牧心中暗忖。

    奇怪了。

    牧云仙主坐镇天道宫,也未见得有如此威压。

    这太始道尊坐镇道尊山,为何将己身的威压,释放到如此程度?

    完全就是火力全开的节奏。

    难道是因为两人的修炼方式不一样?

    牧云仙主是大道隐于心,走王道路线,随意而又自然,给人春风拂面之感。

    而太始道尊则是威压无双,走霸道路线,以无上威严,震慑诸天?

    李牧心中想着,又问道:“三祖、七王皆赴外地,若是有敌人来袭道尊山,岂不是危险?”

    花想容淡淡地道:“有道尊坐镇,何方敌人敢来?”

    李牧哑然。

    他这才发觉,自踏入道尊山,被这可怕威压覆盖之后,自己的思路,竟是变得滞涩起来,竟是在不知不觉之间,犯下了如此常识性的错误。

    莫非自己被太始道尊的威压,给降智了?

    他这时,猛地又响起另外一个问题。

    太始道尊坐镇在山上,花想容如此光明正大地带自己前往山巅,莫非是这位大佬,想要见自己?

    不对。

    如果是这样,那花想容不会偷偷摸摸瞒过三祖七王。

    太始道尊的意志,他们岂敢违背?

    花想容方才话里话外的额意思,非常明显,她是偷偷带自己上山的。

    李牧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花想容淡淡地道:“等你到了山巅,见到了道尊,就明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