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0456、一一清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看到李牧的目光投过来,天外修者们在这一瞬间,差点儿集体吓尿。

    明光仙帝的死,他们都看在眼里。

    如此强横强绝的一位武道巨擘,被李牧像是打沙包一样,最后活生生地被打爆了——起码在他们的眼中看起来,的确是如此。

    残暴。

    太残暴了。

    在这些天外修者的心目中,李牧已经彻底从人人可欺的沙包,升级成为大魔王了。

    “你们刚才不是叫嚣着要像是杀狗一样杀我吗?”李牧笑的非常不怀好意,一脸嘚瑟和坏笑,道:“来呀,给你们一个机会,来杀我啊。”

    天外修者们吓得面色苍白,哪里还敢回话?

    尤其是之前叫嚣最凶的【魔刀】长孙长空,巫族少年等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因为恐惧和惊骇,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儿扭曲了,真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早知道如此,就躲在一边不说话了啊。

    何必非要作死。

    这时候,很多人都羡慕起黑衣负剑少年和姐妹花了。

    毫无疑问,这几人之前面对着明光仙帝的点将,依然拒绝出手对付李牧,他们赌对了,相信如今的李牧,绝对不会为难他们。

    轰!

    远处那白骨巨掌拍出来的深坑中,黄金巨猿跳了出来。

    他身上的金毛逐渐消退,尾巴也消失,身形缩小,逐渐变成了人形,化作了魁梧马姓老者的模样,一股金色光华缭绕,遮掩了赤裸的身躯,很快体表就浮现出一层衣物,将他笼罩。

    “马爷爷。”囡囡惊喜万分地冲过去,跳到马姓老者的肩头:“马爷爷你没事吧,刚才那个大坏蛋拉着我,不让我去救你。”小丫头气呼呼地指了指李牧。

    马姓老者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李牧。

    他虽然被镇于地下,但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有感知。

    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最终是李牧爆发,将明光仙帝直接给击杀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知道明光仙帝的来历,因此也知道,这种境界的人物,想要杀死有多难,圣人也未必可以做到,但这个罪民少年,竟然……

    不得不感慨,罪民留下的手段,就是厉害。

    看得出来,是当年那头青牛罪民,留下了一缕武道力量分身,灌注在少年的体内,不过,这个叫做李牧的罪民少年,也的确是逆天,应该是还有其他什么手段,才彻底灭杀了明光仙帝,做到了一些圣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少年绝对不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马姓老者隐约预感到,一场风暴浩劫,或许要因这个罪民少年而起,不久的将来,就要席卷星河了。

    但他的心中,对于李牧罪民的身份,其实并无排斥之感。

    因为花果山一脉,在这片星河之中的地位和典故,其实和罪民也差不了多少,都背负着他人强行施加的罪名和责任,被诬陷和诋毁,数千年以来枷锁在身,不得自由。

    那些掌控者这一片星河的大人物们,是什么嘴脸,他甚至要比这个‘懵懂’的罪民少年更加清楚深刻。

    “多谢。”马姓老人对李牧点点头,然后也不说话,肩头扛着囡囡,转身就大踏步地离去了。

    “大坏蛋,你这一次受了报应,差点儿被人打死,受了罪,算是补偿,而且你还救了马爷爷,囡囡勉强原谅你抢我肚兜的事情了……嘻嘻,以后你若是敢来花果山,我请你吃桃子哦。”

    小丫头囡囡骑在马姓老人的脖子里,扭头朝着李牧挥手。

    她的脸上,还挂着之前担忧老人时候留下来的泪珠,晶莹剔透,破涕为笑,模样很单纯,圆乎乎的脸蛋,大眼睛,皮肤白皙的像是一个瓷娃娃,眼睛里藏不住任何的情绪,一切都显露在脸上。

    李牧连忙拱手对着马姓老人的背影,大声地道:“前辈,多谢你今日援手之恩。”

    他真是真心的感谢。

    要不是有马姓老人突然现身,吸引了明光仙帝的注意力,才真正有机会让清风去破解地下封印,否则,李牧都不知道,自己要卖到什么程度,才会将明光仙帝的注意力完全吸引。

    毕竟这老东西是一尊仙帝啊,神识何其敏锐,只怕是有任何的异动,都会察觉,而一旦被他察觉,那今日的事情,哪有这么顺利,只怕是倒下来的,就是李牧自己了。

    老人只是有也不回地挥挥手,脚步不曾停留。

    “前辈可否留下姓名,日后但有用到晚辈之处,任凭驱策。”李牧大声地道。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这是李牧的原则。

    恩怨分明。

    “马爷爷说,今日你也救了他,所以不用谢他,”囡囡的声音,远远地从地平线上传来,道:“想要知道马爷爷的名字,就看大坏蛋你,有没有勇气来紫薇星域花果山找他了,嘻嘻嘻。”

    最终,这一老一少,离开了已经化作废墟的五指山区域。

    李牧若有所思。

    “牧哥,你没事吧?”终于脱困的王诗雨,冲到了李牧的跟前,一脸的焦急和关切,脸上的泪痕还未干。

    李牧笑了笑,牵扯脸上的伤势,疼的龇牙咧嘴,抬手替她擦拭去泪花,才道:“没事,就怕是破相了,得调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先不说这些,我先收账,拆快递。”

    青牛的一缕武道力量分身,灌注李牧的体内,时间有限,无法绝对持久。

    “说吧,你们要怎么死?”李牧看向天外修者们,道:“有仇报仇幽怨抱怨,你们可以选择单挑或者是群殴,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不是我的对手。”

    “不要欺人太甚。”一位天外宗门的修者,看着李牧,忍不住道:“我们做错了事情,道歉还不行吗?”

    嘭!

    李牧直接一拳将他打爆。

    “和这种弱智,真的不想多废话。”李牧凌空一摄取,将这人掉落的储物器具和兵器等物品,摄取过来,都给了明月,道:“先分类,再慢慢整理。”

    “好嘞。”明月眉开眼笑。

    一边的吹拉弹唱四人组,也一脸兴奋的潮红。

    绝境逢生。

    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的处境,实在是再贴切不过。

    随着李牧的胜出,他们的地位也彻底逆转。

    一字眉等四人,也不由得为自己之前的选择大呼侥幸和明智。

    若是他们当时真的抛弃李牧,现在想要得到李牧的认同,就更加困难了,不被李牧认同,又被英仙星区的势力追杀,姥姥不疼舅舅不爱,里外不是人。

    现在抱上了李牧这根大腿,日后就有了更多转圜的余地,混元宗或许还有重建的希望。

    “李牧,不要赶尽杀绝,你日后是要走出这根世界,进入英仙星区的,树敌太多,将来在星区之中,你会举世皆敌,寸步难行。”一位天外修者面色尴尬的道。

    李牧看也不看,又是一拳,直接将他轰爆,将他身上的宝贝都凌空摄取过来。

    “现在和我说这种屁话?”李牧真是为这些人的脸皮和智商感觉到捉急,道:“我就算是不杀你们,日后,你们会放过我?”

    “我可以发誓……”一位天外修者连忙举起手指,做发誓状。

    嘭!

    他又被轰爆。

    李牧摄取了此人身上的宝贝,道:“对不起,我不相信你们这种二皮脸的发誓。”

    “看来我们是没有活路了,大家一起上……和他拼了。”之前曾扬言要为明光仙帝斩杀李牧的一位强者,大吼着鼓动其他人抱团。

    嘭!

    也被轰爆。

    “一群肥猪抱团起来,也不是一只狮子的对手,醒醒吧,别做梦了。”李牧毫不留情地嘲讽,摄取了此人的宝物。

    “啊……”有人难以忍受这种可怕的压力,精神趋于崩溃,尖叫着,转身就逃。

    嘭!

    也爆了。

    宝物落入李牧的手中。

    “得饶人处且饶人……”

    嘭!

    “你到底要怎么样,我们……”

    嘭!

    “呸,你这个杀人狂魔,你不得好死。”

    嘭!

    “不不不,我不想死,求求你,不好杀我,我愿意做牛做马……”

    嘭!

    李牧一拳一个,像是打西瓜一样,把这群不要脸的天外修者们,一个个地打爆。

    最终,就只剩下了【魔刀】长孙长空、巫族少年、秦明帝、曲王姜青鸾、及其黑衣侍从,以及天阵宗强者等十几个人。

    他们都是之前没有说废话的,呆呆地站在原地,又是惊恐,又是愤怒,又是绝望,但就是不敢开口说话。

    因为他们也看出规律来了,谁说话,李牧就捶谁。

    数百天外修者,被李牧像是割韭菜一样,杀的就剩下了这么十几个,简直是杀气盈野。

    空气之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

    五指山废墟区域简直就像是一个杀猪屠宰场一样。

    剩下的这十几人,吓都吓傻了。

    李牧目光从这十几个人的身上略过,也不说话,直接从储物器具里,取出一柄从外围陪城捡到长刀,一刀就像长孙长空劈去。

    “你……”长孙长空惊怒,下意识地拔刀反击。

    锵!

    长刀交鸣。

    原本绝望的长孙长空,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架住了这一刀。

    怎么回事?

    很快,他就觉得,李牧的刀法和力量,似乎并不像是之前那样强横无匹,力量似乎是有所衰弱。

    这个发现,令他大喜。

    难道李牧得到的外力灌注终于开始衰退了?

    【魔刀】长孙长空抖擞精神,施展毕生所学,与李牧战斗在了一起。

    刀光滚滚。

    魔刀的刀势宛如雷光电流,忽生忽灭,委实是强大、精妙到了极点。

    且长孙长空也是掌握了刀意的强者,一刀斩出,魔音呼啸,令人眼前生出种种幻象,似乎是群魔乱舞一样,动人心魄,夺人心志,委实是厉害无比。

    转眼之间,两人斗了一炷香时间,竟是不分轩轾,打了个半斤八两。

    【魔刀】长孙长空只觉得李牧并不像是之前锤爆其他人时那么强,心中信心越发滋长,手中的魔刀挥舞施展,更加顺畅,一种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之感,让他觉得,自己的刀法修为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哈哈,小罪民,你变弱了,不会是体内的外力,终究消散了吧,没有了外力,你不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长孙长空数次试探之后,放下心来,大笑了起来。

    话音未落。

    噗!

    李牧力量暴涨,竖劈一刀,直接将他手中的魔刀斩断,将他从眉心正中间一分为二,劈成了两半。

    “你……”长孙长空毕竟是兵境修为的强者,生命力强大,一时还没有死透,左右两半边脸上,同时浮现出惊恐震撼之色,道:“你……你……”

    他惊骇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李牧鄙夷地道:“要不是想看看所谓魔刀的刀法变化,早就一拳打爆你了。”他刚才,是压制了力量,没有第一时间杀死长孙长空,因为此人,毕竟是一个天外宗门的刀法大家,李牧想要窥视其刀法的奥妙和变化。

    将魔刀的精华,全部窥视完毕之后,他一道劈开了长孙长空,干净利落地解决战斗。

    长孙长空这才明白过来。

    他最后两边嘴巴张开,还想要说什么,被李牧干脆利落地直接数刀斩为碎块,杀意浸染之下,元神也是分崩离析灰飞烟灭,彻底死亡。

    李牧将他的空间储物器具,也都收了起来。

    一边的‘秦明帝’吓得浑身颤抖,面色如土。

    他此时只是一个小跟班。

    如果之前放过的狠话,现在就算是变成一坨屎,只要能够吞回肚子里,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吞回去,如果一切可以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与李牧这个煞星为敌。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

    李牧也根本懒得和他废话,抬手一刀,走的是从刚才战斗之中窥视到的魔刀的招法,直接将秦明帝斩杀,神魂俱灭。

    黄图霸业成泡影。

    这时,巫族少年借着这个机会,已经逃窜,如鬼魅一般地逃到了数千米之外。

    李牧一扬手。

    咻!

    手中的长刀飞射出去,如闪电一般,直接钉入了巫族少年的后心,将他钉在一块巨大岩石上,手足抽搐,宛如被打断了脊梁的死狗一样。

    此时,李牧体内的青牛武道分身之力,还未完全散去,随意出手,依旧是石破天惊,巫族少年如何躲得开?

    “老祖我……就算是死……也要诅咒,我……我要让你痛苦万分,或者不如死去,我……”他想要用生命最后的力量,施展咒术。

    他的心中很清楚,诅咒如今状态中的李牧,肯定无用,所以他选择的下咒对象是李牧身边的小书童,用心依旧无比歹毒。

    光华一闪。

    李牧到了近前,手中握住长刀,刀势爆发,光华暴涨,直接不给他施咒的机会,将他震为齑粉。

    “死不足惜。”

    李牧倒拖着长刀,转身又回来。

    “轮到你们了。”李牧走向天阵宗的人。

    欧阳智和钱振云两个人,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求饶才好,之前他们做的太过,逼迫李牧交出子虚乌有的【天衍道阵】的心法,实际上是图谋李牧的阵法传承,现在?

    他俩想哭。

    天阵宗的人,真的希望这只不过是一场噩梦,赶紧醒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把你们的阵法秘籍,秘策,统统都给我交出来,这些都是属于我的。”李牧直接开门见山地道。

    如今角色互换,他将天阵宗做过的事情,直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我们交出秘籍,你是否可以放过我们……”独眼的欧阳智看着李牧,脸上充满了谄媚和惊恐。

    李牧毫不客气地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抱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好不好。”

    欧阳智:“……”

    钱振云心思灵活,直接不讲条件,道:“我交,所有的秘籍我都愿意交出来,少侠,只请你饶恕我一条狗命……”

    说着,他第一时间将所有的阵法秘籍都交出来,补充道:“少侠,我愿意做你身边的仆人,就像是这四个混元宗的弟子一样,我的实力比他们强,我可以为主人您做更多……”

    李牧呸了一口,不屑地道:“你这种望风使舵、贪生怕死的杂碎,也配和与我同生共死的吹拉弹唱四人组相比?是谁给你的脸皮?”

    一边的一字眉鹰钩鼻四人,立刻就感动的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亢奋表情。

    “是是是,小人不配与他们相比……”钱振云一脸大麻子,堆着笑,比哭还难看。

    李牧只觉得一阵恶心,抬手一刀,就将这货劈死。

    一边的欧阳智吓得一脸雪白,大叫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装死?”

    李牧不管他是真死还是假死,过去有补了三刀。

    以前在地球的屠宰场杀猪时,李牧的补刀术堪称是一绝,一些手艺不精的屠夫有时候不能一刀杀死肥猪,反倒是激发了肥猪的凶悍,挣扎嚎叫,旁人不敢上前,李牧上去补一刀,绝对瞬间解决问题。

    为了表示对欧阳智这样的大高手的尊重,李牧这一次,补了三刀,绝对是良心补刀了。

    确信欧阳智是真的不会再活过来了,李牧才如法炮制,将其身上的储物器具,都搜了出来。

    其他天阵宗的弟子,吓得瑟瑟发抖。

    李牧也不客气,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都上路吧,去黄泉反思自己。”

    反正这群货,之前的嘴脸太恶心,没有一个好人,杀了绝对不冤杀,早死早投胎,下辈子做一个好人。

    旁边的黑衣负剑少年以及身边老者,还有姐妹花,看的一阵阵心惊肉跳,内心里也捏了一把汗,虽然之前他们拒绝了明光仙帝,但万一李牧杀红了眼,连他们一起解决了呢?

    “几位不用这么紧张。”李牧对他们咧着嘴笑了笑,道:“我这个人,其实是很和善的,不喜欢打打杀杀……我是一个好人。”

    四人闻言,心中直接无语。

    和善?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百多名天外修者都死透在了这里,说不定还真的信了你的邪。

    你和‘和善’这个词,一点儿都不沾边好不好。

    “诸位可以走了。”李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他并不想要让外人知道。

    黑衣负剑少年盯着李牧,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战意,习惯性地三个字一句,道:“你很强,我还会,再找你,刀剑会,决雌雄……”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那老者直接给拉走了。

    你这个小疯子是真的不怕死啊,这时候还敢挑战这个小杀人狂,不想活了,也不要连累我们老人家好不好。

    李牧看向姐妹花中的姐姐步非言。

    后者顿时一脸忌惮之色。

    “小姐姐不用怕,我们毕竟近距离接触过……你放心地走吧,我不会在背后出手暗算的。”李牧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笑了起来。

    步非言心中无语到了极点,又提这一茬?她当下不顾小大人妹妹拔出腰刀还要说什么,直接一个禁言咒,然后拖着妹妹也是转身就走。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虽然李牧笑嘻嘻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杀意,但这里满地的尸体和漫天的杀气血腥,实在是让她的心中无法产生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今日发生的一切,也的确给这位天之骄女刺激的够呛。

    “小姐姐慢走,有缘再见。”李牧挥挥手。

    他对这一对姐妹花的影响不错,不是坏人。

    步非言根本不理会李牧这一茬,直接拖着妹妹双脚离地,像是放风筝一样,一溜烟就消失了。

    李牧笑着摇摇头,然后走向了南楚曲王姜青鸾这个‘地奸。’

    从地球中走出来的人,这个姜青鸾,是李牧知道的第一个背叛祖宗的人。

    任何一种背叛,无疑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而且,今日要不是姜青鸾一而再再而三地从中作梗,李牧等人也不会被逼到如此境界——原本明光仙帝都已经答应了王诗雨的请求,放李牧等人离开,却是这个曲王,点破了李牧罪民的身份。

    “你比我想象中的厉害一些。”姜青鸾直视李牧,脸上似乎并无多少敬畏之色,金冠之下白净的脸上,依旧是那种没有丝毫真诚的微笑。

    李牧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姜青鸾一成不变的微笑表情,道:“这么有自信杀我?”

    李牧点点头,道:“杀你就像是杀一条狗一样容易,只不过你知道地球,所以才和你多废话几句,如果你想要死的痛快一点,就告诉我,除了你和鱼化龙之外,祭坛中苏醒的其他三个人,都到哪里去了?”

    “你还知道祭坛的事情?”姜青鸾微微有点儿惊讶,旋即若有所思地道:“也对,你为鱼化龙这个小蠢货不惜死磕秦明帝,看来他把很多事情,都对你说了,嗯,我是祭坛中第一个苏醒的,其他三个人的下落嘛,你猜猜看?”

    李牧冷笑,杀机流转。

    姜青鸾假面一样的微笑依旧,似是挑衅一般,笑眯眯地道:“对了,友情提示一下,他们的下场不太好哦。”

    -----------

    二合一大章。

    感谢盲侠战歌、安静的咸鸭蛋两位大大的捧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