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没有办法不怕。

    李牧展现出来的力量,近乎于鬼神。

    刚才发生的一切,已经无法用武道来解释了,所以李家这位尤物,看着李牧,脑海之中也只能用‘怪物’这两个词来形容了。

    倒了一地的保镖们,呻吟惨呼。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漫流淌。

    站在燃灯寺门口的武林高手们,看着那一身李宁运动服阳光英气的少年,觉得自己好像是站在了地狱门口面对死神的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游魂一样,难以形容的恐惧,将他们淹没。

    如果对手只是武功高强,那或许还他们还能勉强提起斗志。

    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了武功的范畴。

    那背负黑色匣子的魁梧男子,也彻底丧失了战斗的欲望。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免死。”

    李牧再度开口。

    这一次,没有人再敢将他的话,当成是耳边风了。

    ……

    ……

    燃灯寺村中的乡民们,从一到早上开始,就不断地朝着山上古寺的方向张望。

    因为消息已经传开,有好几拨人马,先后陆续上山了。

    看那样子,都不是什么善茬。

    之前有村民想要上去看看,但是在半山腰就被黑衣墨镜的人拦住了,对方很委婉但也很强硬地表示,山上有事,临时封闭,不许上去,哪怕是张大爷几个老神棍的脑残粉,担心李牧想要‘倚老卖老’强行闯上去看看,但是都被硬架了下来。

    这都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山上倒是没有传下任何动静,安静的可怕,但村民们还是有些担忧。

    “都是冲着小牧来的。”

    “只怕是和前几年那些人,都是同一伙。”

    “不行,周老头你去召集村子里的人手,准备一下,万一不行,咱们一起冲上去,说什么也不能让小牧这孩子吃亏。”

    “就是,额就说么,这少祖山还是不是咱们燃灯寺村的了,不让咱们上去,这群外地人也太嚣张,小牧这孩子太老实,虽然李.大.师不在了,但咱们也不能忘记了李.大.师这些年对咱们的照顾。”

    一群老头子义愤填膺。

    这时,村中水泥硬化路上,又有车声传来。

    四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两前两后,中间拱卫着一辆土黄色的中巴车,从村子中间过去,车窗都用帘子遮挡的严严实实,也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好像是军车?”

    “难道是二炮的领导,市里面是有二炮基地的。”

    一群砸吧着烟锅子的大爷们,蹲在石磨上,注视着军车上了山。

    中巴车里。

    “首长,上面就是燃灯寺了,是一座古寺,颇有年代,以前李.大.师爷孙在的时候,这寺里还有一些人气儿,后来两人都走了,这寺也就慌败了,听说都已经快塌了,而且,村民们传闻,这寺里闹鬼……”

    苏汉伟有点儿局促地介绍着。

    范祖昂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一次来到燃灯寺,行程匆忙,事先也没有办法联系沟通,或许不一定能够见到李牧,但昔日有刘玄德三顾茅庐请出诸葛卧龙,他多来几次,哪怕是在宝鸡市住一段时间,也都没有问题。

    祁连山下戈壁中的局势,已经紧张焦灼无比,国家虽然已经很强大,但同时应付全球大国的压力,还是不免捉襟见肘,已经有了流血牺牲,继续这样下去,后果惨重。

    如果这个李牧,真的有苏措和宋昌霖两个人说的那种本事,那便是国士。

    对待国士,当然是要以国士之礼了。

    过了一会儿,前面的越野车突然停下来了。

    一名士兵过来汇报,道:“报告首长,前面上不去了。”

    “怎么回事?路断了?”苏措问道。

    那士兵神色古怪,道:“路没有断,路上也没有任何东西,但不知道为什么,车无法前进,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挡住了……”

    还有这样的怪事?

    苏汉伟脱口而出道:“遭了,不会是遇到了鬼打墙吧?”

    苏措看了他一眼,道:“少说几句。”

    苏汉伟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讪讪地退到一边。

    范祖昂微微一笑,道:“无妨,下去看看。”

    众人来到头车跟前,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前面的路明明平坦无比,没有任何障碍,但军方越野车的马力已经开足却始终无法前进丝毫,轮胎在硬化路地面上疯狂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一股焦臭味道弥漫开来……

    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住了车头。

    范祖昂的眼睛里,闪烁一道亮光。

    “停车,后退。”

    他下令,然后走上前去,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摸。

    怪事出现了。

    只见一道道半透明的涟漪,以他的手掌为中心,在透明的空气之中荡漾开来,像是船桨划在了平静的湖面上一样。

    这些涟漪,一触即逝。

    范祖昂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道:“是阵法……真的是阵法,能够在这样的地方,布置下阵法,看来这个李牧,绝对是世外高人,起码也是圣境啊,这一趟来对了。”

    他站在阵法之外,嘴唇微启,如同耳语一般。

    众人都听不到他说了什么。

    但在阵法之内,燃灯寺的门口,一个很是恭敬的声音响起:“圣言宗范祖昂,求见李牧前辈。”

    李牧刚刚审问完这些武林中人,就听到了这个声音。

    “咦,竟然还可以传音进来,外面是军车,这个范祖昂,似乎是军方的人,还有苏措和宋昌霖……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李牧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整个少祖山,都在他的洞察之下,范祖昂等人的到来,自然也不例外。

    让李牧意外的是,这个自称是圣言宗弟子的军人,竟然也是一个炼气士,实力颇为不弱,大概相当于神州大陆的大宗师水准……这很了不起,毕竟地球上曾经是末法时期,没有灵气,而如今也只是微弱的丝丝缕缕而已。

    李牧的心中,产生了好奇。

    “进来吧。”

    他心念一动,阵法撤去。

    之前布置阵法,只是为了隔绝声音,免得打斗和枪声,惊扰村民们,现在事情已经结束,没有必要了。

    ……

    两公里之外的路上。

    “进来吧。”

    一个声音仿佛是从天上传来,清晰地落在了所有人的耳中。

    然后空气之中,那一层淡淡的透明涟漪闪烁,阻路的无形力量就消失了,这画面,简直如同神话传说一样。

    苏汉伟心中震惊到了极点。

    苏措和宋昌霖见识过李牧的本事,倒还好,至于其他的特种士兵们,早就将神经磨练的宛如钢铁一样,见到再奇怪的事情,也不会如何形于色。

    一位士兵要开车前进,范祖昂摇头道:“不用开车了,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吧,小苏和小宋跟着我,步行上山就好了。”顿了顿,道:“苏局长,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四人走了约十分钟,来到燃灯寺门口。

    “这是……”宋昌霖先是大吃一惊,看到了地面上的尸体,还有那些昏迷的黑衣保镖,以及十几个瑟瑟发抖的武林中人,有僧人,道士,还有妙龄女子。

    一股惨烈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寺院门口。

    苏汉伟当时心里就宛如重锤砸落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出乱子了,出大乱子了,自己的治下,竟然死了这么多人,还偏偏被部队的首长看到了,这如何是好?

    他毕竟是普通人,还不了解如今武林中的事情。

    女军官苏措面无表情。

    比这更加惨烈的画面,她在神州大陆上都看到过,而且李牧是何等人物,在神州大陆上的传说,可是连皇室成员都斩杀,来到地球上,早晚都会有一些不长眼的家伙招惹李牧,被杀也是活该。

    让这位美丽的女军官唯一感觉到意外的是,李牧大开杀戒的时间点,比她想象的更早一点。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首长,没有开口。

    范祖昂的面色,却是非常平静。

    他甚至都没有看那些死伤惨重的武林中人,眼中只有李牧。

    “果然是国士之风,深不见底,宛如高山汪洋,无法窥测。”

    范祖昂的心中暗暗吃惊,也极为兴奋。

    他身居高位,有圣宗传承,阅历和眼界,要比一般的武林中人高了数筹,一看就看出,这个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劲气波动的少年,是何等的可怕,如潜龙在渊,如睡虎在山。

    “这位是国家战略部首长范司令,想要和……小牧你面谈。”美丽的女军官苏措上前介绍,话中略有犹豫,最终还是称呼李牧为‘小牧’,不想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李牧点点头,道:“你们来的不巧,有恶客登门,我先大发了他们。”

    说着,也不等范祖昂说什么,转身看向那些武林中人,道:“念在你们刚才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我的问题的份上,我今天不杀你们,替我传话出去,任何武林中人,踏入燃灯寺存者,杀无赦,有敢在宝鸡市内为非作歹者,杀无赦。”

    说完,一挥手。

    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地上那些尸体,瞬间似是烈日之下的薄雪一样,消散无踪,一起消失的还有地面上的鲜血,仿佛之前那种惨烈的杀戮,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家的惹火尤物,黑衣负黑匣的高个子,以及其他众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瑟瑟发抖,连忙都带着地面上挣扎哀嚎的保镖们,在最快的时间里,逃离了现场。

    李牧看了一眼范祖昂等人,这才抬手道:“请。”

    当先朝着燃灯寺里走去。

    范祖昂心中对于这少年的期待,越发高涨,当下连忙跟了上去。

    苏措三人紧随其后。

    这个时候,身为高新区公安分局局长的苏汉伟,脑子已经快不够用了,死了这么多人,部队首长如同未见一样,且那些尸体,怎么消失的?

    今日发生的一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一场离奇的怪梦一样,荒诞不经,他数次偷偷地掐自己的大腿,却传来真实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

    ------------

    第一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