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0556、李牧到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牧大为惊讶。

    这一次,他只是在领悟【侠客行剑意】而已,这是对于招法战绩和武道真意的理解,不在于增加修为,为何竟然不知不觉之中,晋入到了破碎虚空之境?

    而且,晋入破碎虚空境界,按理来说,是会有天劫的,还是很可怕的天劫。

    然而自己破碎虚空的天劫呢?

    并没有出现啊。

    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隐约觉得,这可能和当日聂龙山自己被雷劈了十天十夜有关系,难道晋级破碎的天劫,竟然是在无意之中,被自己给度过了?

    貌似只能这么解释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终于晋入破碎虚空的境界了。

    这是武道之路的一大步。

    在星河的武道修炼境界之中,破碎虚空之后,才算是进入了真正的修者序列,而且只是修炼的开始,宛如浩荡宇宙无数生灵之中的虫子一样,勉强可以入法眼,所以被称之为虫境。

    破碎虚空境界之前,在茫茫修者序列之中,连虫子都算不上,如果用地球上的科学术语来说的话,算是‘细胞’吧。

    李牧仔细体会身体里的力量,鼓动真气,随手在旁边虚空之中一划。

    刺啦一声。

    虚空宛如纸张一样,被撕裂开一道漆黑的缝隙。

    一股奇异的吸引力,从虚空之中传出,似是要将李牧引入这裂缝之中一样。

    而李牧的内心深处,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冲动,想要钻入那黑色的裂缝之中,裂缝之后的世界,对于他的灵魂,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吸引力。

    这就是破碎虚空吗?

    在神州大陆上,破碎虚空意味着飞升成仙,可以离开原先世界,宛如鸟儿离开樊笼,进入无边无际的新世界。

    原来所谓的飞升,就是进入碎开的虚空裂缝之中。

    可是这裂缝之后,又有什么呢?

    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还是说,只是以这种方式,走出了原星球,进入到了英仙星区之中?

    李牧思忖之间,那虚空裂缝在天道法则的作用之下,很快就消失。

    暂时还不能离开苦星世界。

    李牧离开了青莲池附近。

    他要先弄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正邪之间的十场擂台大战,现在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

    ……

    “时间到了,结束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界限,终于到来。

    覃如霜冷笑,手中的海影剑,突然如毒蛇一般,一振,一撩,超越破碎境的力量,宛如泉涌一样爆发出去。

    嘭!

    桂花棍被震飞出去。

    嗤嗤嗤。

    剑光如毒蛇,瞬间在浣刀宗掌门人叶恨的身上,嗜出一道道的血花。

    叶恨的身躯,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了浮空擂台阵法的护罩边缘。

    咣当!

    桂花棍落地的声音响起。

    叶恨的身形,从阵法护罩边缘滑下来,血水流淌。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叶恨脸上,带着不甘。

    这时,她的神智开始一阵阵的迷糊,梦醉神迷的副作用开始产生,血水模糊了视线,隐约之中,她看到,覃如霜狞笑着,如一尊魔鬼,朝着自己走来。

    “一百多岁的老婆子,竟然还如此美貌,呵呵,魔教的妖人,就是喜欢这些奇技淫巧,只是不知道,你这绿衣之下,身躯是否也如这张脸一样年轻呢?”

    覃如霜的眼中,闪烁着阴毒之色。

    他的剑,缓缓地朝着叶恨的衣袍挑来,想要将叶恨的衣衫挑碎,用这种方式,来折辱叶恨,也刻意来挑衅触怒蜀山的人。

    叶恨想要反抗。

    但梦醉神迷的副作用,令她神志模糊,身躯开始不听使唤。

    “无耻,住手。”神光飞梭之上,水月先生等人目眦欲裂。

    万万没有想到,覃如霜身为一代破碎境的强者,一点儿自尊和自爱都没有,如此的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卑鄙下流,这样的手段,都施展出来。

    “呵呵,弱者,是没有指责别人的权力的。”

    覃如霜得意地笑着。

    他的长剑,搭在叶恨的袍摆上,一点一点地割裂衣衫。

    “无耻,枉为人。”

    水月流的传人【琴剑公子】再也忍不住,冲了出来,身形落在了浮空擂台之上,拔剑杀过去。

    “哈哈,忍不住了?这算是第六场了吧?”覃如霜从叶恨的身上,收回自己的长剑,看向琴剑公子,呵呵一笑,道:“可惜了,年纪轻轻,如花似玉,却要来送死,魔教真的是没有人了,一次次地派出女人来凑数。”

    他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琴剑公子,乃是女扮男装,实际上是一个二八少女。

    “和你拼了。”

    琴剑公子疯狂地冲向覃如霜。

    “太弱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覃如霜随手一挥剑,琴剑公子就倒飞了出去,这位年青一代之中的翘楚,在嗑药状态之中的覃如霜面前,还是太嫩了。

    琴剑公子眼神怨毒如刀,死死地顶着覃如霜。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没有丝毫的意义,女人,就不应该挥剑,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只有卑躬屈膝,奉承迎欢就好了。”

    覃如霜目中流转着淫邪之色。

    黑纱衣少女令他不惜一切手段,激怒魔教之人,而他也在这种暗示和授意之下,不断地沉沦,精神都开始扭曲了起来,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剑光一闪。

    刺啦。

    琴剑公子的外袍破碎,露出了鲜红色的内衫,以及宛如凝脂一样白的刺目的柔美肌肤,青丝流泻,果然是一个绝色美人。

    “住手。”

    “和他们拼了。”

    “琴儿……”水月先生怒吼着,拔剑,就要冲出来,他与‘琴剑公子’名义上是师徒,实际上是父女,‘琴剑公子’是他的独女。

    神光飞梭上,蜀山众人再也按耐不住,不顾一切就要冲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退回去。”

    迷离的刀光,割裂虚空。

    刀意澎湃,将水月先生等人,震回到了神光飞梭上。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的身影,瞬息即至,出现在了浮空擂台上。

    刀光一闪。

    覃如霜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犀利刀气平面斩来,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手中的海影剑嘭地一声就化作了无数道碎屑,护身劲气也如牛油被热刀切割一样,瞬间消散。

    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之声涌起。

    他喷血倒飞了出去。

    “断水流!”

    他大喝,跌在地上,心中的惊惧难以言喻,浑身颤抖了起来。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正是李牧。

    哗!

    李牧反手甩出一件衣服,罩住了‘琴剑公子’的娇躯,头也不回地道:“照顾好叶奶奶。”

    琴剑公子这才回过神来,松了一口气,吐出喉间淤血,将这件男式衣袍穿在身上遮体,然后赶紧过去,将已经神智开始迷乱的叶恨扶助,看向李牧,道:“你小心一点。”

    其实,数日之前,她早就认出来,李牧就是当日在酒楼之中,被自己劝诫不要沉迷于江湖传说的那个‘弱书生’。

    当日真的是看走了眼,原以为是一个傻乎乎不知江湖险恶的弱鸡,没想到,却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强者。

    女孩本来还觉得李牧故意扮猪吃虎,心思太深,所以在白帝城中的时候,没有主动去和李牧打招呼,但是现在,对于李牧的突然出现,心里却充满了惊喜。

    李牧头也不回地摆摆手,算是回应。

    神光飞梭上,蜀山众人忍不住发出欢呼。

    在看到李牧的身形,出现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猛然一阵心安,那种感觉,仿佛是迎面倒塌下来山峦重新逆转了回去,又似是铺面而来的山洪突然倒流……

    反正,就是一种无条件的信赖的感觉。

    “老师……”

    “李顾问!”

    来自地球武林和军队中的人,也挥拳振奋,面色潮红。

    “是他,断水流!”

    “他出现了。”

    九大派之中,在李牧的手中遭遇败绩的各大掌门,心中不约而同地一阵哆嗦,心惊肉跳。

    看到这个白色的身影,眼前仿佛是又出现了当日那恐怖的刀光,劈面而来的杀意和犀利,令恐惧像是瘟疫一样在他们的心里滋生。

    而【黑衣杀楼】的黑纱衣少女,则是终于兴奋了起来。

    出现了。

    李牧终于出现了。

    机会来了。

    她如一条潜伏在暗中许久的毒蛇一样,开始无声无息地吞吐着蕴含毒液的信子。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而李牧,则看向覃如霜。

    “你这种人品低贱的垃圾,到底是怎么晋入破碎境的?”他大踏步地逼近对手。

    覃如霜运功,爬起来,面色狰狞,大吼地道:“来得好,正要报当日一刀之仇,我……”

    刀光一闪。

    覃如霜的人头,直接飞起。

    李牧一脚将其人头,踩在脚下,道:“和你多说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恶心……但痛痛快快杀了你,都不能解我心头之怒,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理你这一团垃圾?”

    “你……”覃如霜的头颅,张嘴说话,一脸的惊恐。

    他没有想到,自己在服用了仙丹的情况下,竟然还如此不堪一击。

    断水流竟然变得这么强了?

    还是说,之前他隐藏了实力?

    “我向来不喜欢以最大的恶意来度测人性,但你简直颠覆我的恶毒的定义,”李牧神色沉静的可怕,道:“你施加在别人身上的残忍,必将十倍百倍地应验在你的身上,从现在开始……”

    他一脚踢起,将覃如霜的身体,直接踢下了浮空擂台,踢到了神光飞梭上,震碎了他全身的衣服。

    “挂起来!”

    李牧道。

    这位西海剑派掌门人的赤裸丑陋身躯,被倒刺铁钩挂在了虚空之中。

    而他的头颅,则被挂在另外一侧,有火焰自虚空之中生出,炙烤祭炼,覃如霜的身躯疯狂地挣扎,头颅发出凄惨如同频死野兽一般的哀嚎……

    难以形容的痛苦,让他备受煎熬。

    “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他疯狂地尖叫,这种痛苦,连破碎境的强者,都承受不了。

    “断水流,给我一个痛快,啊……”

    “不,饶了我!”

    覃如霜如杀猪一样尖叫哀嚎。

    李牧没有理会。

    他看向西海剑派的飞舰,悬挂在桅杆上的超天亭主欧阳幻羽的尸体,不禁悲从中来,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但是现在……

    “我接你回家。”

    他凌空飞掠,如一缕光,直接飞向西海剑派的飞舰。

    -------

    想了想,还是洗了个冷水澡,然后把这一章赶出来,我也看小说,知道高潮断章的痛苦,早知道不发请假说明了。

    这样好了,这一章不算,今天就当是请假了,回到宝鸡之后,后天开始,还是补欠2章,算是‘调戏’大家的代价。

    感谢兄弟们的支持,刀子会尝试着用最大的努力坚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