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 0652、擂台战(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反手摸刀。

    这是李牧每一次出手之前的习惯性动作。

    他摸向刀柄的动作,很随意,也很慢。

    就在他手掌,握住刀柄的瞬间,金雕族少主的金爪,似乎已经就要将李牧的头颅抓爆了。

    但也是在这一瞬间,刀光一闪。

    快如闪电。

    宛如梦幻。

    刀光出现的刹那,白茫茫的刀光,遮蔽了漫天金色的光华。

    一闪即逝。

    擂台上人影也刹那分开。

    金雕族少主面色惊恐地看着李牧。

    “你……”他一步步后退。

    周围观者,正自惊愕之间,异变陡生。

    就看突然金雕族少主的手腕,迸发出血光,然后那一对无坚不摧,蕴含着金雕族最强大天赋神通的金爪,从手腕上掉落了下去,坠在擂台上,其音宛如金铁。

    他的金爪,被斩断了。

    最强之处,被斩了。

    好强的刀法。

    好可怕的刀法。

    这一刀,依旧看不懂,看不清,看不透。

    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是李一刀随手往刀柄上一摸,就有一道无可匹敌的刀光劈出。

    难道那炳刀,有问题?

    是神器?

    一片喧哗声,在擂台周围的各处席位上响起。

    远处,一直都在很认真地观战的天狐族使者,若有所思,也微微点头。

    人群中,席位上的小狐妖碧言瞪大了眼睛,抚着自己的胸,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很可爱的模样。

    擂台上。

    李牧已经收回了反握着左肩刀柄的手。

    他一语不发,朝着擂台下走去。

    “我还未败,我还能战。”

    金雕族少主惊怒大吼,催动金雕族独有的血脉和真气,试图恢复断掌。

    李牧置若罔闻,继续朝着擂台下走去。

    擂台下观战的血海圣子,冷笑一声,也开口道:“按照规矩,若是一方未认输,哪怕是伤势再重,都不算是输。”

    他说着,看着李牧的脚步,从擂台上走下来,踩在地上,然后讥诮地道:“而在一方未认输的情况下,另一方如果脚步沾地的话,那反而是等于自动认输了……呵呵,李一刀,你这么做,算是自己认输了吗?”

    李牧看了血海圣子一眼。

    “傻逼。”

    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坐席。

    血海圣子双眉一掀,刚想要说什么,就在这时,周围一阵惊呼。

    就看擂台上,奇事出现。

    原本还在说话的金雕族少族长,突然身体一僵硬,一道血线,出现在了他的脖颈上,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然而还未等他脸上浮现出惊骇之色,头颅就像是被风吹落的石块一样,从颈部掉了下来。

    咕咚!

    金雕族少族长直接仆倒。

    死了。

    血海圣子脸上,猛然浮现出一抹惊惧之色。

    这下子,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李一刀会提前下擂台了。

    原来,刚才那一刀,不仅是斩断了金雕族少族长的手,更是已经将其斩杀。

    只不过,刀太快,太神。

    以至于金雕族少族长自己,都不知道,除了金爪之外,其实他的体内,已经被埋下了刀气刀意,不知不觉之间延后爆发,夺取了他的性命。

    擂台周围的喧哗之声,瞬间沸腾。

    很多天骄,直接惊得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刀法?

    太可怕了。

    将人杀了,被杀者,竟然一开始还未察觉?

    这已经不仅仅是快的问题了。

    而是……神乎其神的刀法奥义了。

    这个李一刀,不简单。

    血海圣子的脸上,表情难堪,犹如吃了屎一样。

    他竟然也没有看出来金雕族少主已经是一个死人,反而去自作聪明地嘲讽李一刀。

    【小天魔】冷哼了一声。

    “哼,垃圾刀法。”

    他朝着李牧那边看了看,做了一个抹喉的动作。

    依旧在挑衅。

    李牧理也不理。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认为,这是李一刀害怕躲避了。

    因为刚才这一刀,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最起码,这个排名第二十一位的天才刀客,真正的实力,远超之前在选拔之中表现出来的实力,斩杀金雕族少主,证明了李一刀的真正实力,绝对在前世之列。

    是一个劲敌啊。

    很多志在前十的天骄,都暗暗心凛。

    接下来的战斗,依旧惨烈。

    很快第二轮淘汰就结束。

    六个弃权,其余九个摆着皆战死。

    李牧进入到了十五进八的环节。

    而第三天,令所有人都错愕的事情发生了。

    李牧轮空了。

    十五大天骄,七对捉对厮杀,有一人直接进入前八。

    这个人赫然是李一刀。

    是李牧。

    连【小天魔】都有些意外。

    “算你运气好。”

    他盯着李牧,道:“但是,运气不会永远都在你身上,我会亲手撕碎你,然后将你的刀折断,在天魔宗面前,没有人敢自称刀法大家。”

    天魔宗除了修炼天魔气之外,刀法也是英仙星区独树一帜的门派,门中弟子,多有擅长刀法。

    当初降临在神州大陆,被李牧斩杀的天魔宗长孙长空,尊号【魔刀】,刀法也相当了得,李牧从这人身上,搜道数本刀谱,以及修炼到发的心得,对于他后来练刀,极有裨益。

    因此天魔宗也可以说是英仙星区第一刀宗也不为过。

    所以,【小天魔】才有足够的自信,说出‘天魔宗面前无人敢自称刀法大家’这样的话。

    但对于李牧来说,这句话,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因为天魔宗的刀法奥义,在【魔刀】长孙长空的刀谱和修炼心得上,李牧已经完全窥视清楚。

    天魔宗的刀法修士,遇到李牧,就只有一个死字。

    面对【小天魔】的一次次挑衅,李牧若说是不动怒,那不可能。

    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

    何况李牧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在他的心中,【小天魔】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不过,天狐族使者不允许私斗,所以只好在擂台上解决了。

    李牧甚至比【小天魔】更加期待在擂台上遇到对方。

    只是他没有说出来而已。

    和一个死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八强产生。

    【小天魔】、【仙圣子】、血海圣子,黑衣负剑少年,姐妹花中的弯刀萝莉等人,都进入了前八。

    另外,由天狐族的使者,亲自从未死的败者之中,挑选出来二人,进入了最终的十大天才名单。

    最终的十大天骄人选诞生。

    而根据战绩和战斗用时,天狐族的使者,又对这十人,进行了排名,【小天魔】毫无意外地高居第一,【仙圣子】第二,而关键一轮轮空的李牧,则被排在了第五位,还次于血海圣子以及黑衣负剑少年。

    “如果你们对这个排名不满意,可以相互挑战,重订排名。”

    天狐族使者面带微笑地道。

    李牧皱了皱眉。

    他这话,怎么像是在鼓励十大天骄再厮杀一样。

    而还未等其他人说话,【小天魔】直接跳上擂台,抬手指着李牧,道:“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李一刀,我觉得你不配进入前十,上来领死吧。”

    周围其他众人,目光在李牧和【小天魔】之间来回。

    这两个人,终究还是有一战。

    李一刀的刀法,虽然神秘绝伦,但【小天魔】的修为杀术,也堪称是无敌,两人到底谁高谁低?

    “公子,你……都已经进入前十了,不要理他。”小狐妖碧言紧张地拉住李牧的袖子。

    这几日她也看的明白,【小天魔】的修为,在十大天才之中首屈一指,远高于其他任何人,以李牧之前的表现,对上【小天魔】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碧言都不担心,唯独对上【小天魔】,她的心,就悬了起来。

    李牧轻轻抚摸小狐女的头,道:“放心。”

    他从坐席上站起,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登上擂台。

    小狐女紧张的眼睛都快不敢睁开了。

    【小天魔】看到李牧登台,笑了笑,道:“还算是有种,竟敢上来……呵呵,说吧,你想怎么死?我尽量满足你……”

    话音未落。

    一道刀光,掠过擂台。

    白光如电,璀璨夺目。

    刀毕,李牧的手,从左肩后的刀柄上松开,转身朝着擂台下走去。

    “你这是……”擂台上,【小天魔】惊魂未定,刚才那一道刀光,他竟是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看到李牧朝着擂台下走去,他感觉到莫名其妙,怒道:“站住,战斗还未开始,你……”

    李牧在擂台边缘,停下脚步,头也不回:“你已经死了。”

    【小天魔】一怔,脑海之中回想起了金雕族少主的死法,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是金雕那个废物吗?我……”

    话说道一半,他猛然瞪大了眼睛。

    一条血线,缓慢地,缓慢地在【小天魔】的脖颈中,一点一点地出现,就好像是有人拿红色的画笔,在他颈间描出一条线一样。

    【小天魔】惊慌失措地捂住自己的脖子,想要将细线抹掉。

    但如何可能?

    在数十道震惊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之下,号称英仙星区第一天才的【小天魔】,就与那金雕族少族长一样,头颅从脖颈掉下来,体内生机灭绝,咕咚一声倒在擂台上,很快就彻底死透了。

    “废物。”李牧补刀一句:“连金雕都不如。”

    他来到了自己席位边。

    “公子,你……太厉害了。”小狐女碧言震撼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为自己刚才竟然怀疑李公子的实力而感觉到羞愧。

    李牧笑了笑:“我那天不是说了嘛,要在擂台上砍死他,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不会再有人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了,除非……他不想活了。”

    碧言一个劲儿地点头。

    周围的人,震骇到难以言表。

    ------

    写的有点儿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