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宠II 第九十七章 即将订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傅深泽将江非送回家,车到江非的公寓楼下,他甚至没有让司机帮手,亲自扶着江非上了楼。

    在电梯里,看着完全靠在自己身上的江非,傅深泽还是忍住了将其拦腰抱起的冲动。

    开门的是江非的母亲向晓。

    傅深泽称自己是江非的朋友,然后直接将江非扶到卧室的床上躺下,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向晓忽然轻声问他,“请问您是……傅深泽傅总吗?”

    傅深泽并不意外,他相信江非应该已经对他母亲说过自己了。

    “是。”傅深泽淡淡回道,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能和您聊聊吗?”向晓小心翼翼道,“就耽误您五分钟。”

    傅深泽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随之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

    向晓想去给傅深泽倒茶,傅深泽则淡漠道,“不用了,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向晓沉默几秒,随之脸色复杂道,“首先很感谢傅先生您救了江非,以及这段时间对江非的照顾,我……我知道,您跟傅勋的关系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以及在担心什么。”傅深泽开口道,“你不用担心,我虽跟傅勋是叔侄,但实际上与他之间并无亲情情份,傅勋与江非,或是与你们整个江家有何仇怨,皆与我没有关系。”

    向晓的心思傅深泽怎么会猜不透,无非就是担心他和傅勋是一丘之貉,会伤害他儿子。

    然而即便傅深泽这么说,向晓依旧不放心,倒不是对傅深泽不信任,只是本能的想让江非远离这些权势骇人的复杂人物,她了解自己的儿子江非,就算再如何成长,都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稍有不慎,就可能真回不来了……

    只是傅深泽对江非有恩,便也是对她向晓有恩,这就让向晓没有勇气将内心深处的顾虑说出来。

    “冒昧的问……问一下。”向晓轻声道,“您为什么这么帮江非?”

    傅深泽蹙眉沉思三秒,随之轻笑着道,“我很看好他。”

    傅深泽这意味不明的回答听的向晓一头雾水。

    傅深泽也没有再等向晓发问,最后微微点了下头,便转身离开了公寓。

    ----------

    因为喝酒的缘故,早上江非醒来的时候,头昏痛的厉害,向晓给江非熬了解酒汤,在江非洗漱完坐在桌上喝汤的时候,向晓也就坐在他的对面。

    向晓告诉江非,昨晚是傅深泽将他送上来的,并将其一路扶到了床上。

    江非听后诧异了几秒,然后一边喝汤一边点着头道,“待会儿我得给他发条信息道谢。”

    向晓对江非自然没有什么顾虑,直接问江非和傅深泽的关系,并也说出来自己担心的事情。

    “妈,傅深泽他和傅勋不一样。”

    “我相信他是好人,可我想不透他这么对你好的理由是什么。”向晓深叹了一口气,看着江非随口道,“难不成他看上你了?”

    江非差点被汤呛住,“妈你想哪去了,他怎么可能看上我,他对我好就是……就是把我当朋友而已,朋友对朋友好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江非不敢将傅深泽希望自己与他联手对付傅勋一事告诉向晓,这无疑是在暗示向晓他接下来又要去冒险。

    “朋友?”

    江非闷头喝汤,含糊不清的应道,“是啊,妈你也不看看你儿子,现在要啥啥没有,身上有一点被人利用和喜欢的价值吗?”

    江非这话令向晓心头发酸,“胡说,我儿子那么优秀,怎么没价值了,就你这模样,出去相亲也是抢手的那一拨……”、

    江非哭笑不得,又连着和母亲开了几个玩笑,最后氛围总算被他调了过来。

    早饭后,江非回房换衣服,准备接下来带着母亲熟悉这个城市。

    傍晚的时候,江非收到了一条短信。

    “别忘了昨晚答应我的,有好事千万得记着我啊。”

    江非看着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昨晚在宴会上认识的那个齐汐发来的。

    江非想了想,回问他是否已经回中南市了。

    不一会儿齐汐便回了短信,“刚到不久,正收拾收拾准备去陪傅总呢。”

    虽然只跟江非见过一次面,但自认自己和江非都是高端同行的齐汐,对江非很自来熟。

    江非目光微怔,看着信息中的“傅总”二字,半晌才回复一个“嗯”。

    江非忽然想到齐汐昨晚说的那些话,那似乎意味着傅勋对他还存在某种执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等傅深泽带他去参加他傅勋的订婚礼时……

    江非没有继续想下去,如今他已和傅深泽统一战线,且无任何退路,与其瞻前顾后犹豫为难,不如就拿出一颗强硬的心脏去和那个男人正面撞击!

    ------------------

    傅勋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镇住动荡的傅家,处理好傅振留给他的产业,也终于勉强获得一丝喘息的清闲。

    傅勋带着傅南回到了中南市。

    傅勋和傅南都是在中南市长大,他们的母亲傅秋婉也葬在这个地方,所以傅勋将自己和傅南的订婚礼选在了这个地方。

    订婚礼后,傅勋会回*国继续处理傅振留给他的庞大产业,等彻底坐稳了这个位置后,他会与傅南举办一场隆重盛大的婚礼。

    当下准备的订婚礼,其实更多是傅勋用来安抚补偿傅南的,算是他给傅南的一个承诺。

    离订婚礼还剩一周,傅南几乎每天都忙在斟酌订婚礼的各项细节上,并且也乐在其中。

    而傅勋,虽然人在中南市,但依旧有条不紊的远程运筹着各项工作,看上去似乎还和以前一样,工作,应酬,偶尔的喝酒消遣,或是陪傅南,但傅勋亲近的一些手下却能感觉到傅勋性情上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变化,好像无形中被人抽去了几根神经,变的更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械。

    也就只有在傅南跟前,傅勋才会露出鲜有的笑容和温情,可绝大多数时候,那在沈青礼眼里,更像是一种敷衍的自我掩饰。

    “要订婚了,怎么感觉你不是很高兴。”沈青礼别有深意的问道。

    袅烟环绕的桑拿房内,沈青礼和傅勋相对而坐,各自瘫靠在一张竹木椅上。

    傅勋正闭目假寐,听到沈青礼的话连眼睛都没有睁,缓缓道,“你哪看出我不高兴了?”

    沈青礼轻笑,转而又问道,“你真的爱傅南?”

    傅勋慵懒道,“你又从哪觉得我不爱他?”

    “最近一直陪你过夜的,不是傅南吧。”

    傅勋这才缓缓睁开双眼,目光阴冷的看着沈青礼。

    这样面色阴森的傅勋看着有些瘆人,沈青礼对此也有些忌惮,随之叹了口气又道,“随你自己喜欢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