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第129章:她被掳走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129章:她被掳走了

    韩枫被妻子紧紧地搂着胳膊,显得小鸟依人的样子,此时还没有休息的陪护人员看到他们这对夫妻如此恩爱,如此般配,个个都羡慕不已,从他们这些人的眼神中,韩枫此时觉得自己挺高大,有点威武霸气的样子。

    到了叶瑛的病房前,林雨莲停下脚步,对着韩枫说道:“老公,妈精神受到刺激,虽然她做了错事,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针对她,给她点面子好吗?”

    想到岳母娘居然这把年纪还在外面偷食,韩枫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岳母的出轨似乎在给他提个醒一样,看来还真的要把妻子看紧了才行,毕竟就怕这有其母必有其女的坏事落到妻子的身上,那可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嗯,我知道了”

    韩枫朝着林雨莲点了点头,皱着眉头便和林雨莲一起走了进去,只见此时的母亲病床却不见了人影,这下可把林雨莲给吓坏了。

    “妈呢?怎么不见了呢?”

    刹那间,看到妻子那慌张不已,整个病房开始慌忙寻找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觉得大事不妙,心想,该不会是被乐天那小子给截走了吧!

    韩枫看到妻子将病房里里外外都找了朝着他摇头,嘴里一直在慌张不已地想着母亲会去哪里呢?当时他便直接往外面走去,快速地走到前台值班处,急切地问道:“护士,你知道我们刚走出来的那个病房的病人去哪里了吗?”

    显然韩枫遇到事情还是挺冷静的,知道第一时间过来寻问护士,毕竟母亲如果要下楼,或者去别的地方,那护士肯定就会看见。

    “病人刚才醒过来了,还跟我了解了一些情况,好像情况还挺不错的,她说要到楼下走走,散散步,本来我们不同意她去的,但是她执意要下去,所以我们只好嘱咐她半个小时之内回来”

    听到护士说岳母娘下了楼去散步,当时韩枫便朝着身边的林雨莲说道:“我们分头去找,十分钟后在医院前后碰面,要是找到了,就打电话通知”

    林雨莲看到老公那紧张的样子,顿时就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外,也只能老公这个女婿是最紧张母亲的。

    林雨莲朝着他点了点头,接着两人便背相离去,从两个方向的电梯下楼,分开寻找叶瑛的下落。

    韩枫急匆匆地下了楼,步伐很快,导致身体运动起来就使得他背上的伤口就像要裂开一样,传来一阵阵的剧痛。

    他停下脚步,舒张了一下肩膀,发现疼痛瞬间就能减少很多,当然知道是自己把伤口裂开了。

    但是想到岳母此时不知道去哪里了,虽然护士说她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想到岳母娘是一个很要强,很要面子的人,要是真的清醒过来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就有可能做傻事。

    狠狠地咬了咬牙,韩枫猛地朝着背部拍了两下,得到一阵剧痛过去后,他便咬着牙继续去寻找岳母娘。

    韩枫下了电梯后直接来到了后花园,而林雨莲便去了医院前面。

    林雨莲急急忙忙地走到医院前面,四处打量着,恨不得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可是昏暗的灯光让她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要是母亲真的找一个看不到,又昏暗地方躲起来,她想寻找到也是相当有难度的。

    “妈,你在哪里呀!”

    林雨莲的声音此时在医院前面的广场上响起,可是医院不是院子,要是母亲真的出去了也说不准,这让她更加担心起来,心想,母亲该不会想不开要做傻事吧!

    沿着医院前方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母亲的踪迹,林雨莲此时便慌张不已,急忙打电话给老公,想问问老公有没有母亲的下落。

    但是见鬼的是老公的手机却是无法接通,这让林雨莲不知如何是好。

    想到跟老公十分钟在医院前门口碰面,林雨莲想了想,趁着还有三四分钟,何不到通往医院的那条路去找找呢?说不定母亲沿着那条路走开也有可能呀!

    几乎是刚刚走出医院监控范围,到了路边上的一棵树下面,她发现并没有母亲的踪影,想到马上要跟老公碰面,她便慌张不安地往回走。

    可是树后面此时突然间窜出来一个身影,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林雨莲当时吓了一跳,想说话,想大声叫唤,可是突然间她发现这个男人捂着的手上有一股香味,瞬间便吸入了她的肺部,紧接着她就发觉自己全身发软,昏昏欲睡的感觉。

    她害怕了,知道大事不妙,可是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反抗,就好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男人将她抱起来。

    她用了吃奶的力气,就是想要好好地看看这个男人到底长啥事,可是发现这个男人戴着一个面具,那面具显得特别的吓人,让她更加不安起来。

    可是反抗不了的她只觉得自己快要没有知觉了,接着全身就瘫软下来,整个人就不知道什么事情了,眼睛微微地闭上,晕过去了。

    看到林雨莲躺在自己的怀里,男人当时便露出诡异的笑容,发现一阵阴森的笑声,接着便快速地朝着不远处的一台奥迪车Q5走去,将她轻轻地放到了后座椅上。

    看到后面睡着这样一个美女,他当时便兴奋不已,但是却不像其它犯罪份子那样慌张,反而他很冷静,静静地盯着林雨莲看,从上到下都打量一翻。

    接着他便启动车子急驰而去,只留下一道凉飕飕的风,卷起地上那残缺的树叶,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韩枫沿着后花园一直寻找着叶瑛,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他一直忍受着背伤的痛楚,咬着牙焦急地希望能找到叶瑛,希望她不要做傻事。

    眼看后花园差不多找遍了,可是还没有见到叶瑛,况且跟妻子碰面的时间也到了,他当时便更加着急起来,真的不知道此时妻子有没有找到岳母娘。

    就在他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间只见靠近角落的一个地方,一个女人披着散发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地上望着天上还可以见到的那些星星。

    当时他一愣,定睛一看,顿时就惊喜不已,知道那个人就是岳母娘叶瑛。

    “妈,你怎么坐在这里呀!天冷,我们回去吧!”

    只见叶瑛此时全身颤抖了一下子,好像很慌张的样子,一直没有说话,好像是突然韩枫的到来,让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己这个女婿。

    看到叶瑛双手紧紧地护在胸前,全身不停地发着抖,韩枫当时连咬都没有咬一下,想都没有想,直接将妻子披在她身上的那块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走上前去,盖到她的身上,轻声说道:“妈,我跟雨莲都挺担心你,跟我回去好吗?天太冷了!”

    “不要叫我妈,我没有资格当你的妈,我是一个让人嘲笑的贱货,我就是一只破鞋”

    叶瑛此时眼泪早就哭干了,她其实并没有发疯,也没有神智不清,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医生给她打了针,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她就发觉自己根本无法装下去,心里面想到老公,女儿,女婿那嘲笑她的样子,她就喘不过气来,真的好想好想死了算了。

    听到岳母娘如此骂自己,这种作践自己的做法让韩枫皱起了眉头,揪心不已,真的不希望岳母娘做什么傻事。

    “妈,你别这样说,现在你需要休息,你是一个伤害者,我们都会原谅你的,你现在不想多想,回去好好地治疗再说好吗?”

    “回去?我没病我治疗什么?你们以为我病得不轻,但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你就不要再这里假惺惺地安慰我了,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脸面再回去,让我受尽那些人的嘲弄,我宁愿死了算了,所以就让我冻死在这里,不要管我好吗?”

    “妈,我知道你现在一时接受不了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你难道不为豆豆想想,不为你的女儿想想吗?你要是这样动不动就有轻生的念头,不勇敢地坚强起来,你让我老婆怎么想,以后她心里会内疚一辈子的,你都不知道,外面这么冷,雨莲她现在到处找你呢?要是发生个什么意外,你难道想看到吗?”

    叶瑛皱起了眉头,两只空洞无力的眼睛此时有了点动力与火光,她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身子依然被外面的寒冷冻的打哆嗦。

    韩枫看到岳母娘冷静了下来,没有吭声,当时想到岳母娘那倔强的性格,韩风狠狠地咬了咬牙,接着便靠近她,一把将她直接抱了起来。

    “韩枫,你想干嘛,我是你妈,你放我下来”

    此时的叶瑛吓坏了,两只眼睛如同被人拿着刀子要捅她一样那样的畏惧,她在不停地反抗着,就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婿会这样大胆将她抱了起来。

    “妈,你要打就使劲打,反正为了我老婆,为了豆豆,为了爸,我是不会放你下来的,也不允许你做傻事”

    韩枫抱着叶瑛就是不放她下来,但是他用力过度,后面的伤口几乎全都裂开了,此时病衣上面都沾满了鲜备,他却一直咬着牙忍受着这种痛苦,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将岳母娘抱回去。

    抱着岳母娘从前门进去,他顿了顿,可是并没有发现妻子的踪影,当时他就有些担心不已,但是手上抱着岳母娘,他又不能放下她,要是放下她,说不定她又跑了。

    韩枫只好将这股担心不安放在心头,咬着牙用着吃奶的劲将叶瑛直接抱上了楼。

    看到叶瑛在韩枫的怀抱里不停地反抗着,嘴里大叫着,护士们赶紧迎了上来,值班医生也赶了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到放在床上还要挣扎着起来的叶瑛情绪很激动,眼神里没有一丝的血迹,相当吓人的样子,医生征求韩枫同意,一起帮忙压着她,给她打了一针安静针。

    等到叶瑛闭上眼睛安然地睡去,病房里恢复了安静时,他想到妻子此时还没有回来时,赶紧掏出电话打给妻子。

    但是妻子的电话通了,可是没有人接,这让韩枫越来越不安,觉得隐隐有种感觉妻子出了什么事情一样。

    他没有挂掉电话,一直不停地拨打着,然后便匆匆地下了楼,他怕妻子出什么事情,所以便朝着医院前门飞奔而去。

    韩枫寻问了值班的保安,保安告诉韩风说林雨莲朝着外面的那条大路去了时,他就更加不安起来,快速地追了上去。

    可是当他走到那颗树下面的时候,顿时就傻了眼,只见妻子的手机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地上,发出震动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