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第137章:不可饶恕的过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137章:不可饶恕的过错

    可是韩枫此时相当精神,又无比的紧张,兴奋的他都忘了是在医院里,只想着自己要将老婆征服,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能力了。

    不管妻子怎么反抗,韩枫就是死死地压着妻子,然后将妻子的裤子也脱了,一路亲吻下去,就准备强行进入老婆的身体。

    可是让韩枫没有想到,只要一看到妻子那隐蔽的地方,脑袋里面就会立刻想起一年前在夜总会上那些视频和照片,那可是清清楚楚地拍着妻子这些隐蔽的地方呀!

    刹那间,他的头再次疼痛起来,额头上冒着汗水,呼吸急促不已,眼睛里冒着杀气,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直脑海中不曾出现的那句话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你老婆在你面前就是一个温柔,保守的女人,可是对于我来说,你老婆在我的床上,那可是奔放无比,相当主动呀!你都不知道,她真的是让我欲先欲死,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地再陪陪她,让她再次感受一下我的历害,保证让她叫什么就叫什么”

    浮现在脑海中的话就好像此时正在他的耳朵旁一样,这让韩枫发了疯似的,任由妻子怎么反抗,他就恨不得现在就要把妻子给征服了,想要告诉那个猴面具的男人,他不是一个无能的男人。

    可是他不敢面对现实,因为此时他真的无能了,一点力量也没有了,只能恐惧地望着妻子在那里反抗,看着那俱美白的身子,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韩枫当时像发了疯一样,眼睛里冒出一股火来,他为了想征服妻子,居然做出一件让他都不敢想像的事情来。

    只见他颤抖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接着便面色狰狞地瞪着妻子看,慢慢地将手指头伸了下去。

    林雨莲以为老公犯了病后会直接离开她,放过她,但是没有想到,老公此时跟以前完全不同,那狰狞的面孔真的把她吓坏了。

    “老公,你这是想干嘛呀!”

    林雨莲想到老公此时如同晚上乐天对她的那个样子时,当时她真的不敢相信,吓得愣在那里感觉到韩枫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真的不知道老公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她。

    想想刚才老公还搂着她,此时却变得像只狼一样要欺负她,这种落差让她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吓得愣在那里都不知所措,一时都没有了反应。

    看见妻子躺在那里像个尸体一样,韩枫顿时就像是疯了一样,因为此时妻子这个姿式跟一年前那张照片上面的姿式简直一样,这下让他根本就冷静不下来。

    他此时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那个戴着猴面具的男人此时正在他的周围阴魂不散地说着那一句句妻子在床上的样子, 这让韩枫瞬间便像是魔鬼上身一样,对着妻子便戳了下去。

    林雨莲只知道一股痛楚传来,反应过来的她盯着老公那着魔一样的可怕样子,当时吓得脸色苍白不说,额头上直冒冷汗,整个人惊讶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感觉到好像从幸福的窝里一下子就掉进了地狱一样的漩涡,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老公这种落差让她瞬间就崩溃了似的。

    她的眼泪奇眶而出,老公的这种行为简直比乐天还要可恶,在这圣洁的医院里面,这个她心爱的老公居然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她半躬着身子,瞪着老公那可怕的样子看着,一直摇着头,望着老公那两只带着血光的眼睛,她失望不已,整个人像是崩溃了一样,瞬间便倒在了床上,全身就瘫软在那里,眼泪唰唰落下。

    韩枫此时就像是杀红了眼一样,再次伤害妻子的时候,看到妻子面如死灰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地落着泪水,那失落崩溃的眼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妻子的这种眼神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瞬间就映入了他的脑袋里面,他喘着粗气,好像回到了现实一样。

    他望着旁边病床上面的豆豆,自己最亲爱的儿子,他的脑袋好像被人猛敲了一下子一样。

    将视线转移到自己前面的妻子,看着妻子此时光着身子,赤果果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地落着泪水,一脸崩溃的神情,当时他震惊不已。

    他猛地往后退了三步,远远地看着妻子那被欺负的痛苦样子,看到妻子隐蔽地方流出来的血液,他当时就慌了。

    颤抖地将手指拿到眼前看了看,发现自己的手指头上面沾满了血液,那一刻,那瞬间,他吓得简直像是疯了一样。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妻子被他给欺负了,而且是在医院这圣洁的地方,当时他真的不敢置信,摇着头,嘴里一直说道:“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可是手指头,妻子躺在床上的现实骗不了他,他看着妻子那失望与崩溃的样子,此时蜷缩着身子,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那么的可怜。

    韩枫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对妻子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伤心不已,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畜生一样,简直就是禽兽都不如,居然对妻子做出这种事情。

    “老婆,对不起,你听我说。。。”

    韩枫发觉自己太过份了,赶紧上去将妻子的衣服盖在身上,然后便想去求妻子谅解他。

    妻子此时紧紧地咬着嘴唇,全身颤抖不已,韩枫碰到她,她都吓得往后不停地退让,眼神里全都是恐惧的神情。

    “雨莲,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错了,求求你,不要不说话,好不好呀!你打我好不好!你骂骂我呀!”

    韩枫越来越觉得自己做了世界上最无耻的事情,做了世界上当老公的人中的最渣的事情,他此时好害怕,害怕妻子不理他了,从此不再爱他了。

    “你走,你走呀!我不想看到你。。。”

    林雨莲真的好害怕,她感觉到那个最爱的老公好恐怖,本以为老公可以像座小山一样,不但可以保护她,还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可是苦苦等待这一年,换来的却是老公今天这丧心病狂的这种畜生行为。

    她真的太伤心了,心痛到已经无法用词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她感觉到天都塌下来了,母亲出轨,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想想这个家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她真的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会让她受这么多的委屈。

    妻子看到他如此恐惧,让他赶紧走,那失魂落魄的样子,那崩溃的神情,韩枫知道自己对妻子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这一辈子想要她原谅看来是不可能了。

    “老婆,我知道错了,老公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爱你的,从认识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要说过,把你好好地保护好,爱护好,一定要给你一个最安全的家,老公今天知罪了,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吓我好吗?”

    韩枫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从来没有在妻子的眼神中看到过这种绝望的神情,这种神情就好像妻子要离他而去那样可怕。

    一年前打架那会冲动的时候,包括在监狱度过那生不如死的一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害怕过。

    可是妻子的眼神,那无助,空洞,绝望的眼神,让他这个大男人瞬间就跪在了妻子的跟前,他哭着求妻子原谅。

    “老婆,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不要这样子,原谅我好吗?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去找什么证据了,再也不在外面彻夜不归,从此以后好好地陪着你和豆豆,好好地经营着我们的茶楼好吗?”

    跪在妻子的面前,韩枫此时不再是大老爷们,也不是兄弟们眼中的枫哥,也不是那个让大头哥觉得有无限潜能的小子,也不是林雨莲眼中的好老公,更不是付文东眼中的好兄弟,而是一个让伤害妻子的凶手。

    他好害怕妻子现在就对他绝望,所以此时双手紧紧地抓着妻子那颤抖不已的手,望着妻子那眼神焕散,不停地咬着嘴唇,一直流泪的时候,韩枫心里面可是无比的慌张,慌张到他宁愿拿生命去换取老婆的原谅都可以。

    即使老公跪在她的面前,但是刚才这种行为,对于林雨莲来讲,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真的想不到那个曾在她来大姨妈的时候,从不让她沾水的老公,那个对她百般呵护的老公,那个跟她同房都无比温柔,直到她认同才会疯狂的老公,那个让豆豆自以为豪的老公,怎么一夜之间,却变得跟畜生一般可恶。

    林雨莲全身发着抖,看着老公跪在她的面前那副求饶的样子,想到刚才老公那样对待她,居然在她身上有大姨妈的时候,用手指深深伤害了她,想到这种只有畜生才能做得出来的事情,想到在医院里老公做出这种让所有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她真的对老公无比的失望,她发现自己无法原谅他。

    林雨莲抽回了手,蜷缩在病床的里面,将上面的被子盖在胸前,两只眼睛里冒着一股股绝望的神情,低着头相当恐惧不已,不敢看韩枫。

    “老婆,求求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林雨莲对于老公做了错事后再求原谅,她是无法接受的,那种伤痛在她的身上就好比有人捅了她两刀一样,血都流干了似的,全身无力,整个身子瘫软在那里。

    望着自己被老公伤害成这样,衣衫不整,完全就像一个尸体一样,林雨莲哭得越来越伤心,尤其是看到隔壁病床上面儿子豆豆还在那里吊着水,这短短的时间,老公却做出这种让她痛心的事情来,她感觉到天都已经塌下来了,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她绝望地咬着嘴唇,看着韩枫跪在自己的跟前,顿时眼泪便哗哗落下,咬着嘴唇的她此时根本无法原谅老公,摇着头,绝望地说道:“你走,我永远都不想看到你,你赶紧走呀!”

    看着老婆最终还是无法原谅自己,韩枫当时吓坏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是林雨莲此时看到他便越发地害怕,这让他当时真的不忍心再在妻子面前,让他更加害怕。

    “走,走,赶紧走,”望着妻子那崩溃地在那里不停地摇着头,哆嗦地说着胡话,韩枫感觉到他的家庭爱情儿子可能就此打住了一样。

    他这个爷们的眼泪也是哗哗落下,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再次重重地跪在了妻子的面前,对着他哭泣道:“老婆,我知道犯下这种不可饶恕的错误,我该死,我知道你现在不能原谅我,但是我求求你一定要坚强点,老公不是故意的,老公原意等你”

    说完话后,韩枫自责不已,深深地自责着又害怕伤害妻子,他只好忍痛割舍,打开门,失落地慢慢离开了儿子豆豆的病房。

    老公那一脸认错的样子,跪在她面前求饶恕,林雨莲当然看在眼里,可是想到刚才老公那可怕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她怎么都不会相信老公会是这样的人,会这样对待她。

    她发现自己的心已经死的快差不多了,绝望她忍受了一年多的孤独与寂寞,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让老公回来,而老公却变成了一个让她感觉到无比陌生害怕的男人。

    韩枫离开后,她慌张地将衣服穿上,将病床上的那个枕头抱在怀里,望着儿子豆豆躺在病床上,想到豆豆那苦命的孩子,她就哭的更加伤心,要不是豆豆,说不定她现在就从这楼上跳下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