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第153章:当面对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153章:当面对质

    乐天一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着不知道林宇怎么样了,叶瑛这个女人是否把握住了机会,是否没有被林雨莲们发现端倪。

    忐忑不安的他被电话惊醒,顿时就慌张不已,看到叶瑛打来电话时,更是提心吊胆,慌张地想问她情况怎么样?

    但是想不到叶瑛没得她开口便主动跟他尽要跟他去开房,这确实把他震惊了。

    “难道这个女人搞定林宇了,要是林宇有什么事情,她怎么可能又会找我开房呢?不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难不成这是叶瑛的事情败露了吗?这是韩枫和林雨莲帮忙出的主意要引他出去吗?”

    他久久地没有回话,只是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冰城外面寒夜中的风声,以及叶瑛那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之声,看得出来她有些激动与紧张。

    “乐天,你倒是说个话呀!你要是不愿意出来,那我就出去找别的男人,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你不是想真正地跟我玩玩吗?”

    叶瑛此时都豁出去了,想到女儿帮着外人说话,想着女婿女儿居然怀疑她,她的心里就觉得太不爽了。

    反正林宇此时都在ICU病房,没必要在那守着,说不定今天晚上都度不过来,一气之下的她觉得身体需要发泄才行。

    乐天僵硬了一下子,顿了顿才说道:“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呀!发生什么事情了呀!”

    叶瑛终于听到这个男人说话了,于是便咬着牙冷冷地说道:“老头子可能活不过今晚,到ICU病房了,刚才跟我女儿女婿吵了一架,现在我心情不好,赶紧买酒过来陪我喝两杯,今晚我们疯狂一下”

    乐天完全被叶瑛的话给愣住了,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觉得叶瑛居然这么狠心,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居然在老公快要死的时候,还有心情找他开房。

    不过,他想到,如果叶瑛说的是真的,那表明林宇的死期真的快到了。现在叶瑛主动找到他,表明心里头对他特别感兴趣,或许刚才在洗手间让她爽到了,所以才会继续约他。

    想到这,如果林宇一旦死了,叶瑛这个女人又能被他征服,乐天顿时就高兴不已,想到林雨莲是一个特别孝顺的女人,顿时就诡异地笑了笑。

    看来林雨莲成为他床上的美人已经为时不晚了,只可惜有一点不足的便是叶瑛跟韩枫他们夫妻闹矛盾了,要是关系很好就更好了。

    “好,你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叶瑛挂掉电话,接着便仰望星空,发现刚才还有些星星的天空此时居然开始飘起了小雨,顿时就心情特别压抑,觉得好像连老天都欺负她一样。

    乐天想了想,看到自己的伙伴睡得像只猪一样,呼噜声震得房间里的乐西都发出微微地碰撞声响,这确实让乐天更加思绪不安起来。

    叶瑛为何会跟韩枫他们夫妻吵架呢?

    这让乐天很想不通,心里头觉得去跟叶瑛见面,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似的。

    叶瑛气愤地离开后,韩枫赶紧从妻子手中接过豆豆,然后将他放在病床上,看着被打得脸蛋上都印出几个手指印的妻子,顿时就心疼不已,真的没有想到岳母大人这么狠心,居然在老爸晕迷,还没有脱离危险的时候就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他和妻子。

    “老婆,疼吗?老公让你受委屈了,都怪我,要不是我顶撞妈,妈就不会打你”

    虽然韩枫心里五味杂陈,有万千的话想说,也有些怀疑,对一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面对此时的妻子,韩枫咬着牙,心疼不已,用手轻轻地摸着林雨莲被打红的脸蛋,心疼地看着她。

    林雨莲从老公的眼神中看得出来老公还爱她,此时很心疼她,关心她,当时她就觉得被母亲打都是小事,有老公的关心比起这个巴掌更能让她开心点。

    林雨莲将手轻轻地盖在老公抚摸她脸蛋的手上面,双手轻轻地将紧捂着老公的手,将头贴在他的手上,幸福地摇了摇头说道:“老公,你别担心,老婆不疼,有你在身边,比什么都要好”

    此话让韩枫感觉到越发地愧疚,他现在真的好担心好担心,面对妻子对他的爱,要是查出来那个戴猴面具男人跟妻子曾经有过关系,他该怎么办?

    当然,他是一个正直的男人,更是一个有血有热的汉子,如果妻子曾经出过轨,他是不会原谅她的。

    但是如果是以前,妻子并不知道,被人设计了呢?

    他真的越想越害怕,只希望让蝎子去调查的那个照片千万是假的,要是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对妻子还会像今天晚上一样这么温柔地说话吗?

    搂着妻子,韩枫顿时就对着林雨莲说道:“老婆,妈该不会离家出走吧!我们要不要去把妈叫回来,向她赔礼道歉呀!”

    林雨莲虽然是个孝顺的孩子,但是也是一个有底线的女人,面对这个亲妈越发地陌生,尤其是她做了对不起老爸的事情后,居然没有一点自责,反而在这个节骨眼上骂老公和她,让她觉得,或许冷静一下对母亲是一个好事。

    “别去追了,我妈就是那个脾气,这几年越发地爆燥,让她冷静一下吧!现在爸的情况很不好,我心里真的很难过很难过?”

    韩枫紧紧地搂着妻子,轻轻地拍着她的胳膊安慰着她,希望妻子不要担心,老爸吉人自有天相,绝对不会出事的。

    但是叶瑛的爆怒,还有她的脸色,以及神神,韩枫总觉得岳母娘有些问题,但又不知道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间想到可能潜在来病房的男人是谁时?

    他猛地惊讶一下,突然间想到那个被他切过手指,欺负过林雨莲和岳母娘的乐天!

    想到乐天也在这个医院时,再联想到胸罩上面的那些液体,回想起乐天当时对岳母娘和林雨莲那虎视眈眈的样子,他突然间就觉得,有可能洗手间来过的那个男人肯定是乐天!

    “老婆,我知道可能是谁来妈病房了?你那胸罩上面的液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也是这个人?”

    想到要是乐天真的跟岳父大人晕倒的事情有关,韩枫当时就咬了咬牙,觉得一定要拿乐天开刀,让他彻底完蛋。

    想到妻子贴身衣物上面那些液体,韩枫就皱紧了眉头,咬紧了牙关,真没有想到,乐天居然这么大胆,对妻子居然还有这种非份之想,实在是让他太愤怒了。

    林雨莲诧异地看着老公,紧张地问道:“老公,是谁呀”

    韩枫看了一眼妻子,接着便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乐天那混蛋?”

    听老公说是乐天,林雨莲更加不敢相信,因为乐天跪在她面前承认错误,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悔改的,发誓说过不来骚扰她和母亲的,难道不怕老公再切掉他两根手指头吗?

    望着妻子那不敢置信的样子,韩枫叹息一声,狠狠地咬了咬牙骂道:“等我现在就去找他,要是真的是他的话,我一定不会放了他的”

    如果乐天跟父亲晕倒有事情有关,林雨莲自然不想放过乐天,只是她并不想是乐天所为,因为乐天前脚跪在她面前,不可能后脚就犯这样的错误呀!

    “老婆,你别担心,我去去就来,你看好豆豆,到ICU病房前去等我好吗?”

    韩枫轻轻地拍了拍林雨莲的胳膊,看到她脸上虽然有些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韩枫就微微地笑了笑,示意她不要担心,接着便快速地离开了叶瑛的病房。

    乐天接过电话后想了想,觉得叶瑛如果事情败露,按理来讲她不会装得如此逼真,所以可见叶瑛说的可能是真的,她身边并没有其它人。

    他决定下去见见叶瑛,不管能不能去开房,至少有一点,他想要知道叶瑛是怎么想的。

    刚准备下床的时候,韩枫就打听到了他的病房,直接来到了他的病房里,冷不丁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这是想干嘛去,心虚了要去打探情况是吗?”

    韩枫突然间冒出来,吓了乐天一跳,差点让他跌坐在地上,搞得他当时措手不及。

    “韩枫,你,你怎么过来了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时乐天真的是太震惊了,显得有些慌张不已,心里越发地不安起来。

    他跌跌撞撞地扶住病床站了起来,鳖红着脸蛋看着韩枫,心里头此时慌张不得了,看到韩枫就能想起自己的手指头被切之痛。

    “是吗?要是没有做亏心事,你怎么就看见我就慌成这样呢?”

    韩枫面对着乐天这种男人,占着太大的优势,所以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完全就是有种压倒性的气势,让乐天都喘不过气来一样。

    “我知道我做了对不起雨莲和你妈的事情,可是你也切了我两根手指头,我也向你道歉了,我愿意改呀!你怎么还不愿意放过我呢?”

    看着乐天还在狡辩,韩枫顿时就冷笑一声,大吼一声骂道:“狗屁,我问你,你刚才有没有去过我妈的病房?”

    听到韩枫这样一问,当时乐天脑袋一片空白,瞬间就愣在那里更加的心神不宁了,觉得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不过乐天从韩枫的口气中知道,韩枫只是怀疑,可见叶瑛并没有出卖他,这让他顿时就觉得看来还是有机会,事情并不是那样的糟糕。

    想到医院有监控,他去叶瑛病房是事实,这个是骗不了他的,所以顿了顿说道:“大约一个小时前,我去过你妈病房,那是我睡不着,我心里亏欠她们母女俩太多,躺下就会做恶梦,所以我就过去跪在你妈面前忏悔,希望得到她的原谅呀!”

    韩枫没有想到乐天居然这么快就坦白了,这让他有些不敢置信,但还是继续问道:“那我爸晕倒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呀!”

    乐天这个时候就更加清楚了,叶瑛确实没有把他砸林宇的事情说出来,因此乐天便相当惊讶地说道:“我不知道呀!我走的时候他不是好好的吗?当时你爸还替我说了好话,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他呢?你岳父是个好人,我真的挺感激他的!是他劝服了你妈,原谅了我!”

    韩枫看着乐天那眉头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知道他是考虑了才说的,只是没有想到,乐天会如实回答,顿时让他有些很失望,心想,难不成乐天真的跟岳父大人的晕倒没有关系吗?

    “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知道我岳父晕倒的事情吗?”

    乐天当时便震惊不已,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道:“什么?你岳父大人晕倒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呀!是在我离开后吗?”

    乐天这样一说,明摆着是有心机的,因为即使是查监控,他都没有说谎,况且他交代了叶瑛是等他离开后一段时间才叫医生的,反正病房里面没有监控,所以这对于乐天来讲,他至少短时间内可以摆脱嫌疑了。

    看着乐天震惊的样子,韩枫没有十足的证据,顿时就有些气急败坏。心想,不管岳父大人跟他有没有关系,但是乐天肯定对妻子的贴身衣物有过那方面的行为,顿时便走过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向空中举起来,冷冷地说道:“那我问你,我妈病房的洗手间里面那胸罩上面的东西是不是你留下的,你是不是还在想着打我老婆的主意?”

    乐天当时吓得脸色都变了,顿时就委屈地说道:“什么?那东西是你老婆的吗?我不知道呀!我以为是你妈的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对我一往情深,我们聊了这么久,彼此都有感情了,一时我也忘不了她,当时我上洗手间的时候,以为那东西是你妈的,所以我就。。。反正不管怎么样,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对你妈还有那种想法,你打死我吧!我认了?”

    韩枫真没有想到,乐天居然没有承认对妻子有想法,反而大方地承认对岳母大人有想法,这让他顿时就觉得乐天太可恶了。

    但是他说的话虽然有些怀疑,不过好像说的又是真的一样,因为妻子跟他说过,岳母大人是主动和乐天去晨美大酒店约会开房的,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说不定早就有过关系了。

    这个时候,乐天的朋友醒了过来,看到韩枫抓着乐天将他顶在墙上都快要举起来了,瞧见乐天那吓人的样子,顿时便大叫一声:“你是谁呀!你想干嘛!”

    乐天的朋友准备过来帮忙,韩枫知道这是医院,所以便放下乐天,接着便猛地扭头瞪向乐天的朋友。

    瞧见韩枫那霸气侧露,无比凶狠的眼神,还有拳头捏的紧紧的可怕样子,他的朋友吓得立刻就愣在那里慌张不已,害怕地朝着后面退了两步。

    “你给我记住,最好你说的都是真的要, 要是让我知道你在骗我,下次可不是两根手指头那么简单,我一定会要了你的这条狗命!哼!”

    要不是他的朋友在,要是在外面的话,韩枫此时肯定要将他给废了,知道这是医院,他还是收住手,没有打乐天了,只是警告了他一下,接着便匆匆离开了乐天的病房。

    他的朋友惊魂未定,直到韩枫离开后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走到喘着粗气,一脸委屈的乐天前说道:“我说你这小子到底得罪谁了呀!干嘛惹上这么大的事情呀!”

    乐天摇了摇头,想到韩枫现在没有证据拿他没有办法,顿时就诡异地笑了笑,心中却是狠狠地想着,希望惩罚韩枫的那一天早上到来。

    “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见个朋友,你要是累了,就到床上睡一会吧!车子先借我用会!”

    还没有等他朋友说几句话,乐天便穿上衣服拿着车钥匙便急忙走出了病房。

    走到医院门口,看到寒风中叶瑛那性感的身材,长发飘飘,乐天顿时就咬了咬牙,兴奋不已地走了过去,从后面紧紧地搂住了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