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魔王陛下 第一章 说好的玄幻怎么忽然间就盗墓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项家后山,霸王峰。

    一轮血色弯月高高挂在天空,在天罗大陆,每年的七月十五,天上的月亮都会染上一轮血色。更有传说,当这一天的血月圆满时,天罗大陆上就会有灾厄降临。

    此时,在血月的照耀下,项然站在霸王峰的山顶,对这一块据说是天降陨石的普通巨石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怨恨以及不甘。

    一拳又一拳,毫无章法。

    身具神力的项然在重于万斤的巨石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坑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个修炼废物!为什么要让我具有项家先祖的神力却不给我修炼天赋!啊啊啊……”

    项然歇斯底里的发泄着,在领略过顶端的风景后却被人打落谷底,这样的痛苦很少有人能够承受。他,项然!曾经龙象城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如今却成了修炼不能寸进的废物!这让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够接受!

    体力耗尽,项然颓然倒地,血月的光芒照耀在被他破坏的狼狈不堪的陨石以及同样狼狈的他的身上。

    “一无是处的陨石,呵呵,倒是和我相得益彰啊!”

    项然自嘲一笑,目光落在坑坑洼洼的陨石上,忽然发现在被他发泄过后的陨石表面上的一处地方,在月光的照耀下竟散发着迷离的色彩。凝神望去,却是一枚漆黑中蔓延着道道暗金色纹路戒指。

    “一枚戒指?在陨石里?!”

    项然瞬间惊讶的跳了起来,要知道在这陨石刚刚坠落此地时,项家先祖便仔细勘察过,只是实在没有发现出它的利用价值才会随意的把它丢在这里。而现在这块被自己快打烂的陨石里,竟然藏有一枚戒指!再想到这陨石来自天外,项然的小心脏瞬间就激动起来。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会缺少奇遇夺宝的故事!

    项瞬间从地下弹起,一个箭步来到陨石跟前,小心翼翼地将戒指从陨石上抠下,戴在自己左手的食指上。

    “对了,对了。还要滴血认主,滴血认主!”

    项然。咬破手十,指,虔诚地将血滴在戒指上,然后……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两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场面寂静的可怕!

    好尴尬啊!

    项然神色淡然的取下手上的戒指,然后向着悬崖外狠狠一丢。

    “我TM再也不相信那些狗屁故事了!”

    空欢喜一场,项然骂骂咧咧的将戒指丢下悬崖,颓然倒地。然而,真的是空欢喜一场吗?世界上流传的故事就不可信吗?

    就让我来告诉你答案吧,少年!

    No,Itisn’t!

    被丢下悬崖的戒指缓缓飞了回来,而我也在少年惊讶和兴奋的目光中闪亮登场!

    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舞,右手捋着我变出来的三寸胡须,恩,雪白色的。看起来驻颜有术的脸上带着儒雅的笑容,此时的我完全是一副得到前辈的形象。

    而不出我所料的,眼前这面容有些消瘦的少年在看到我的出现微微愣神后,紧接着纳头便拜。

    “在下龙象城项家项然,见过前辈!”

    “恩,小子挺乖巧的,起来吧!”

    我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轻轻一挥手,便将项然从地上托了起来。我看着眼前这个狼狈的人类少年,说道:“项然,不错的名字。现在是多少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为何一身狼狈啊?”

    “回禀前辈,现在是第三纪元1120年,这里是项家的后山霸王峰,至于我这一身狼狈……”项然咬咬牙,说道,“只因我虽天生神力但却没有修炼的天赋,绝望不甘之下来到这里发泄一通搞成的。没想到惊扰了您,小子实在罪该万死!”

    呦,这小子挺会说话啊!不过1120年,难道我这一觉睡了百年?

    我皱眉沉思着,而项然见我这样也不敢打扰,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只是那火热的好像看到了希望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晃眼。

    “项然,以后就叫你小然子了。”我打量项然一眼,说道,“我观你体质,不像是天生绝脉不能修炼的体质,相反你的资质可以说是上乘,怎么会不能修炼?”

    “怎么会?!”项然不敢相信,“那为什么我这三年来的修炼没有半点进步,明明我的努力不比别人差啊!”

    “三年没有进步,这可有些怪了?”我眉头轻皱,然后射出一朵黑炎没入项然体内,“小然子,不要动。让我仔细查探一下!”

    项然闻言,自然不敢乱动。不一会儿,我的黑炎便在项然的体内流转一圈,从他的胸口处飞了出来。同时,还带出了一团黑乎乎的粘稠状不明物质。

    “前辈,这是什么东西?”

    我瞥了他一眼,说道:“小然子,你得罪谁了?怎么会被人下这种毁灭根基的毒药?”

    “毁灭根基?毒药?”项然看着黑炎中的不明物质,逐渐明白过来,“难道我不能修炼就是因为这种东西!”

    “没错!”我表情凝重的说道,“这种毒药隐蔽性很高,差点连老夫都骗过去了!”

    “是谁?到底是谁加害于我!”项然消瘦的面容表情狰狞,一想到着三年来屈辱的遭遇,他就对加害于他的人恨之入骨,恨不得生食其肉。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个人,项天!

    “没错,一定是他,项天!”

    项然一拳砸在地上,双眼鲜红如血,满腔的恨意让他愤怒的嘶吼道:“项天!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小人!我一定要杀了你!我项然,在此立誓,不杀项天,天诛地灭!”

    话音刚落,血色的月空有雷鸣划过。照亮了项然扭曲的面容以及我脸上淡淡的笑意。

    “没事,小然子。有我在,你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扑通!

    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项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见他郑重的对着我磕了三个响头,郑重的说道:“前辈,您对我所做之事,有如再造之恩。小子暂时无以为报。而且为了报仇,小子还想请您收我为徒,好叫我能从您这学到点东西,去杀了那狗东西!然后在听您差遣,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小子起来吧,你那点微末修为,想帮到为师我还早得很啊!”

    我笑着说道,然后看着领会了我意思的项然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激动地对我说道:“谢,师父!”

    “好啦,既然收你为徒,怎么着也要给你一点见面礼才行!”

    我和蔼的摸了摸项然的头,询问道,“小然子,这座山峰有些奇异之处,可有什么来历吗?”

    “回师父!”项然想了片刻,道:“听族里老人说,这里好像是我们项家先祖的埋骨之地,但却一直没有什么发现。再加上有关先祖的传说也不知一种,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是吗,倒是让你捡了这个便宜了!”我笑着说道,“到一边躲好,看为师给你开墓!”

    “是,师父!”

    看着项然一脸激动地跑到一旁,我低下头,看着脚下的这块土地,心中也逐渐兴奋起来。开墓啊,多少年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没想到刚在人类的世界里苏醒就遇到了这等好事,果然人界比魔界有意思得多了!

    我将黑龙戒戴回手上,右手作剑指竖在嘴边,脚下踏着玄奥的步法,嘴里念念有词: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