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魔王陛下 第三章 主角就是要悲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项家,一处偏僻的院子里。

    我好奇的打量着这处外表低调内里奢华的院子,问道:“小然子,没想到你住的地方还挺不错嘛!”

    “师父谬赞了,其实这都是我父亲所有,我只是一个受父辈蒙阴的废物罢了!”

    项然自嘲的说道,而我则适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小然子,放心!有师父在,你很快就会超过这项家所有的人!”

    “是,师父!”

    项然十分真诚的向我躬身行礼,而我则继续勉励道:“快去修炼,要知道,成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赋。小然子你好不容易恢复了天份,却也不能放弃了努力!”

    “弟子明白,师父!”

    “对了,你父亲在项家身居何位,现在又在哪里?”

    “回师父,我父亲在项家担任大长老一职,现正在外出执行任务,算时间的话明天就可以回到家族了。”

    “哦,是嘛!这样的话,时间还可以。”我对项然挥挥手,吩咐道,“你去修炼吧,我去逛逛这诺大的项家。”

    “弟子明白,师父小心些!”

    我摆摆手,身形消失在项然的眼前。

    血月当空,龙象城外,一列车队正有条不紊的向着龙象城靠近。队伍中央一头风魔马拉着的马车上,项字旗正在夜风中飘扬。马车中,一名中年男子正抚摸着手中的玉盒。而玉盒内,则是一枚足以改变一个废物资质的灵丹妙药。

    “然儿,明天就是你的生日。有了它,两年后的成人礼上,想必你一定可以突破先天气,晋升人杰之境!”

    这玉盒里的灵丹,便是大长老项烨此次执行任务的所得了。而这也是项烨身为父亲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也是大家族的无奈了。

    我看到这里,简直都快哭了。多好的一个父亲啊!可惜,马上就要死了。毕竟,仇恨才是让一个人变强的最大原动力啊!

    我挥一挥衣袖,带出了一片黑炎。那火焰中的悲嚎,是离别的赞歌。而我手中的玉盒,则是来自死亡的馈赠。

    成功的将队伍中的马车焚化,我又尽情的在余下的护卫中露足了身形,我便任性的逃之夭夭了,只留下了一众带着不可描述表情的护卫在风中凌乱。

    杀人装逼跑,真刺激!

    翌日,项家小院。我看着修炼了一晚没有丝毫懈怠的项然,暗自点了点头。有人说,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已经失去的和永远得不到的。不过在我看来,失而复得的东西也同样珍贵。而现在,舞台已经搭成,剧本也已经写好,现在就是我的诱导时间了。

    “师父,早上好!”

    项然停止了修炼,看到我后恭敬地行礼,然后便准备吃饭。只是左等右等也等不到来送饭的小厮,这让他因一晚的的修炼进步的喜悦之情逐渐消散,目光变得阴沉可怕。

    “师父,还请您在此稍等片刻。我去教训一下那些不知死活的狗奴!”

    我并不在意的挥挥手,示意他前去处理。与此同时我的感知散开,在看到一个小厮神色慌张的跑进这个院子后,我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然少爷,不好了,大事不好啦!”

    项然刚跨出门口,就看到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小厮神色慌张的向自己跑来,口中还不停地念叨着不好啦。

    “出什么事情了!”

    项然深色阴沉的说道,要不是眼前的小厮是自己手下唯一的奴仆,自己早就弄死他了。

    “额,然少爷……”

    小厮看着项然阴沉的面容,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然少爷,族长叫您立刻前去议事厅,而且其他三位长老也在。他们之间好像在激烈的争论着什么……”

    项然的神色变换,毕竟大清早的就叫自己去议事厅,而且几位长老都在,肯定是发生大事了,而且还与自己有关。

    “小然子,去看看吧!”

    我轻轻地来到项然跟前,按住了他的肩膀,说:“有师父在,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的!”

    “谢师父!”

    项然此时心里充满了感动,同时决定以后要好好的报答师父,为师父当牛做马也在所不惜。

    “至于他……”

    我瞥了一旁神色紧张的小厮一眼,项然顿时领悟了我的意思。而小厮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看着我眼中满满的恶意,转身就要逃走。不过,有人要比他更快。

    噗……

    项然淡漠的收回已经沾满鲜血的右手,他的面前,被他轰碎胸膛的小厮正瘫倒在地,无意识的抽搐着,眼看是不活了。

    “恩,干得不错,小然子!”

    我赞许地说道,然后挥挥手,驱除了沾染到项然身上的血液,并将手上的黑龙戒取下,然后灵魂没入戒指中。

    “戴上这枚黑龙戒,小然子,走,让我见识见识项家族长的威风!”

    我顺利来到了项家的议事厅,看着上方一脸沉重的四人以及默然站立的项然,空气很沉重,我咂了咂嘴,顺便拿出了爆米花,一把一把的吃着。

    “项然……”

    终于有人开口了,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项然也抬起了头,静静看着说话的二长老项火。

    “唉,项然,你知道你父亲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什么?”

    项然看着二长老,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而项火看项然一副疑惑的模样,再次说道:“就是,你父亲有没有告诉过你,他有没有什么仇人之类的!”

    “没有,二长老。”

    项然摇了摇头,如实回答,同时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而项火见项然不似作伪的模样,叹了口气后便不再说话。

    “火哥,他一个废物能知道什么!要我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据那些护卫所说,那人的实力,恐怕不是我们能抗衡的了的。”

    项然把目光落在了说话之人——四长老项史的身上,项史平时就与自己父亲不对付,在得知自己不能修炼后更是时常拿自己来攻击父亲。

    “史弟,不要再说了!”三长老项风厉声制止。

    不过你制止的是不是晚了点啊,这TM都说完了好伐!

    我暗自诽腹着,三长老项风却忽然变得一脸的沉重与悲伤,不过为什么我却从你的眼神中看不出一点悲伤,反而是幸灾乐祸。

    “项然……”三长老开口了,脸上是那么悲伤,甚至声音都有些哽咽,“你的父亲,大长老项季昨晚被人袭击,已经……已经陨落了!”

    项然瞬间如遭雷击,整个人踉跄几步,瞪大了双眼不愿相信。而我则失望的摇了摇头,不走心啊,差评!这是针对项风的,自以为是的演技,眼睛都是干的拜托!

    有机会,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演技!

    我开始谋划着演出的机会,我魔界演艺小王子的称号可不是白拿的啊。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来的是如此之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