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魔王陛下 第十四章 黑衣兜帽,必死无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芥子囊里的巨龙,可不是那些烂大街的亚龙种,而是具有纯正血统下品天帝阶黑龙!”

    咔嚓~咔嚓!

    我抑制不住体内的怒气,愤怒的我力量外泄导致整间房间都不堪重负起来,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而任灵柔和项然两人,已经被我的威压死死地压在地上,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拍卖台上,白胖子拍卖师依旧滔滔不绝的介绍道:“这是一名客人提供给我们的,而他的要求则是用这头黑龙的龙鳞、、龙牙、龙爪、龙骨所打造的一身铠甲和武器,品阶要求不得低于三品,同时炼制的龙血丹他要一半。至于最起码的灵石,则是一百万起步。现在,开始拍卖!”

    这一次,显然不是坐在下面的普通修炼者能够出的起价的。彼此议论纷纷,却只能眼馋的瞅几眼芥子囊,意淫一下,然后在静静地等待着头顶上那些坐在贵宾间里面的人出手。

    其实这一次,很多贵宾都是冲着那颗破镜地灵丹和这头巨龙来的。只是没想到那颗但要被我以“天价”拿下后,最后这头巨龙却并不是单纯以灵石购买,这让某些穷的只剩下灵石的人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灵柔,是谁提供的这头黑龙!”

    我看着拍卖台上的芥子囊,仿佛能看到其中那位族人临死之前的不甘与愤怒。任灵柔费力的抬起头,心中第一次切实感受到我威压的恐惧。看着我冷峻的面容,她已经忘却了拍卖行不能透露顾客的规矩,颤栗的说道:“前辈,小女子只知道那是一位身着黑衣兜帽的年轻人,地灵实力,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只有这些吗?!”我皱着眉头,转过头看着任灵柔的双眸,眼中渐起变化,好似有漩涡居于其中,深邃迷人散发着别样的吸引力,引着任灵柔沉迷其中。

    “灵柔,给我仔细描述一下那个人的样貌!”

    迷魂术很奏效,我循循善诱着面露回忆之色的任灵柔。任灵柔仔细回顾一番后,却逐渐面露痛苦之色,紧紧抱着脑袋,痛苦的说道:“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

    见此,我便明白对方身后必然有一个高手为其种下了遮掩术,这才会导致有人要回忆之时便会感受到痛苦。

    “放松!灵柔,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我轻声说着,迷魂的声音仿佛在任灵柔的心中拂过,为她拂去身体上的痛楚。等到她平静下来后,我再次说道:“灵柔,放轻松!想不起来那人的相貌,那就说说他现在的方位。这么大的拍卖会,他不会不来吧。就算他不来,对于这么一个有潜力的顾客,你们就没有办法知道他的所在吗?”

    “是,知道。他对于这次拍卖会也很重视,现在应该在拍卖场的后台……”

    任灵柔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满意。叹了口气,我走到任灵柔的身前,轻轻的抚摸着她娇嫩美艳的脸蛋,后者也配合的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再见了,我的爱情!”

    我闭上眼睛,眼角隐隐流淌的泪水纪念着我这第一份开花却没有结果的爱情。轻轻的为任灵柔整理好仪容,我仔细梳理着脑海中多出来的这份记忆。找到关于黑衣兜帽的记忆,然后将感知瞬间张开。

    “找到你了!”

    我冷哼一声,双目如电的看向拍卖台的一处,身形瞬间消失。之后,房间内的项然才从因我离开而消失的威压中解放出来,仿佛劫后余生般大口喘息着,平复心中的惊悸。

    “虽然不知道师父为什么突然发威……”项然看了一眼已经失去生息的任灵柔,打了个冷颤,“但师父的实力真是太恐怖了,我居然连师父的气势都承受不住!算了,看着情况,我还是先走为上吧!这里的人伤不了师父,但我就难说了……”

    就在项然悄悄地退出房间准备离开的时候,拍卖场上的拍卖也进行到了尾声。此时,黑龙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了三千万灵石以及全身铠甲和武器全部打造二品的地步。

    就在白胖子拍卖师笑呵呵的念叨拍卖次数的时候,就在拍卖台后某处有一少年正目光灼热的时候!我,突兀的出现在了拍卖台中央,双手捧起被守护结界禁锢的芥子囊,目光伤感。

    “族友,我来送你一程了!”

    不大不小的声音传遍全场,随后,守护拍卖场的各种结界轰然炸裂!

    “什么人!”

    白胖子拍卖师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怒吼出声的同时转身双手舞动,澎湃的灵气就要顺势而出!

    然后,一缕黑炎在他的眼前浮现。而在众人的眼中,则看到白胖子拍卖师在转身跃起的瞬间身形就诡异的停在了空中,随后便被凭空出现的黑炎吞噬,泯灭于天地之间。

    而拍卖台后方的少年见此心道不好,转身就要隐匿起来,不过很可惜,已经晚了。我站在拍卖台上,芥子囊郑重的放在腰间,整个人好像没有动过,但眨眼间我的手上便已多了一个人!一个,让我来到这方世界后第一次感到愤怒的人!

    “黑衣兜帽?还做旧镶金边!呵,挺酷的,倒是像个主角。”

    我看着被我掐住喉咙举起露出真面容的兜帽小少年,冷冷一笑。

    “可惜,没有主角的命!”

    咔嚓!

    我没有扭断他的脖子,我只是轻轻的点碎了他的喉咙,让他感受窒息的快感而已。因为我相信,每一个有主角之像的路人,都是有一点特别之处的。就像眼前这位,在受到死亡的邀请的时候,一缕青烟从他的身上升腾而起,在他的身后凝聚成一位猥琐白发老翁的形象。

    “道友……”

    果然有!不过,敢伤害我龙族,死吧!

    我张嘴一吸,这一缕青烟便瞬间到了我的肚子里,然后被我的黑炎随之炼化。就是要让你连话都说不完,死了的玩意魂魄还留着干什么,身死道消了不就很好吗!

    不过台下的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毕竟那缕青烟出现之后瞬间便被我吞进了肚子,因此让好多人觉得那只是个错觉而已。于是就有些不长眼的人或者是被贪欲侵蚀了心智的人,刻意忽略了那诡异死亡的壕光阁三当家白胖子,目光贪婪的盯着我腰间的芥子囊,忍不住想对我动手了。

    我看着已经渐渐失去呼吸兜帽少年,心中的愤怒已经出了大半。而身后那些对黑龙目露觊觎之色的渣滓们,则是我为剩下的愤怒所设计的最好的出气筒!

    Ps:无良上学去了,去早了点,宿舍停水停电,更新晚了,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