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LUZHUO, LUZHUO, LUZHUO !”

    NBA总决赛赛场,鹿濯最后2秒的绝杀, 关键的三分力助勇士队115:114领先奇才队,拿到NBA总决赛冠军。

    “LUZHUO, LUZHUO,LUZHUO!”

    全场受最后绝杀刺激的欢呼着鹿濯的名字, 鹿濯下意识看向场边,找寻他想看的人,却记起那个人今日没有来。

    “阿濯,也就是你今日当着我面绝杀, 换其他人我要去砸他的更衣室。”俞北哲跟输了球的奇才队队友说了几句话后,走到鹿濯身边给了他一拳。

    临要获胜前几秒被绝杀, 俞北哲也有些郁闷,但是绝杀对象是自己妹夫兼好友, 俞北哲也没郁闷太久, 又乐呵呵起来恭喜鹿濯拿到冠军。

    “今年NBA常规赛MVP投票评选出来也是你小子, 阿濯, 你今年走什么大运,事业家庭双丰收!”

    俞北哲跟鹿濯一边说话, 一边退出球场, 路上有勇士队的球员兴高采烈凑上来通知鹿濯他们要开庆功宴。

    “庆功宴可以带家属, 北哲一起来玩啊。”勇士队球员怀特看着鹿濯身边奇才队的俞北哲, 很清楚两人因为顾南沅紧密联系起来的亲属关系, 笑嘻嘻的向俞北哲发邀请。

    “我们队才输给你们,庆功宴就算了,去了我怕被队友撕。”俞北哲说着玩笑话拒绝了邀请,转头正要建议鹿濯玩的开心一些的时候,却听见鹿濯跟队友说。

    “之后的庆功宴我就不参加了,我要赶回国。”

    “不参加?今晚主角是你诶。”怀特有些惊讶,鹿濯拿毛巾擦了下额头上汗,眼里露出一抹喜悦的笑跟他分享了一件喜事。

    “我妻子怀孕了。”

    “你又要做爸爸?好小子,你这走的是什么运!”怀特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难以接受鹿濯的好运。

    鹿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跟俞北哲约好一会去机场的时间,各自回了更衣室。

    等一切收拾好,鹿濯和俞北哲都没有耽搁,往机场赶去。

    路上两人都拿电话跟妻子打电话。

    “老婆,晚上就能到家,你身体不方便,不用带着囡囡来接机,嗯,我知道闺女想我了,那你想不想我?”

    鹿濯柔声在电话里跟顾南沅说话,听着娇妻温柔的声音,一边还能听到二岁的女儿可爱的喊他“爸爸”,这一刻的鹿濯感觉人生圆满幸福极了。

    这样的幸福是篮球事业获得在高的成就也替代不了的。

    “小家伙今天没有闹你吧?”鹿濯不放心第二次怀孕的妻子,关切的问,听到顾南沅说今天妊娠反应很轻,也十分心疼,归心似箭,恨不得现在就呆在顾南沅身边。

    这一次怀孕,其实有点超出两人的预估,计划是等大女儿3岁以后再要,谁知道三个月前顾南沅第四次世界巡演结束带着女儿过来美国陪他打球赛,当晚两人久别胜新欢闹太过分没注意中招了。

    若是可以,鹿濯是不希望顾南沅再生,孕育太辛苦,鹿濯在顾南沅第一次怀孕受罪的时候跟顾南沅表达了这个想法,但是顾南沅喜欢小孩,想要至少两个宝宝,打消了鹿濯现在去做输精管结扎手术的打算。

    “我看了你和我哥的比赛,消耗很大,你在飞机上好好休息,我带囡囡去琴房了,她现在吵着要去。”顾南沅这次因为怀孕没有去美国观看鹿濯这次的总决赛,但是也看了直播,知道打全场的鹿濯现在肯定会很累,所以建议他休息。

    鹿濯还想多听听她的声音,但是他家小公主已经缠着顾南沅要去弹琴,这爱好音乐天性,很明显遗传自顾南沅。

    “囡囡要听妈妈话,别淘气,爸爸登机了,晚上见。”鹿濯挂电话前,又跟女儿交代了几句,一边的俞北哲已经跟新婚妻子挂了电话,听到小侄女的声音,凑过来逗了她几句,很明显喜欢鹿家小闺女喜欢的不得了,惹来鹿濯打趣,让他快点也跟妻子生一个。

    “你以为孩子是想生就生的。”俞北哲挂了电话,在飞机上有些酸溜溜的回鹿濯,很明显是嫉妒鹿濯有了一个萌哒哒的女儿还又要做爸爸,这次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俞北哲都非常嫉妒,因为他妻子是舞蹈家的关系,俞北哲决定等有舞蹈梦想的妻子过几年达到最高梦想后再要孩子。

    哪能跟鹿濯找到他妹妹一样,事业已经登顶没有牵挂,想什么时候要孩子就什么时候要,婚后第一年就要了第一个孩子。

    “我要休息了。”鹿濯听出俞北哲的艳羡,不准备多说什么再刺激他,只抱着对顾南沅和女儿浓浓的想念,带上眼罩休息。

    今天打nba总决赛,鹿濯如顾南沅预估那样身心都很疲惫,所以几乎是才闭眼,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做起一个梦来。

    ................

    “我叫顾南沅,在南城一中初三一班,你腿若是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我会负责的!”少女的顾南沅很有责任心,骑自行车被救的时候撞了救人者,怕给人撞坏了,在云淡风轻酷酷离开的少年背后喊话。

    少年没有回头,冷傲十足的离开,似乎并不把今日“救人”的事放在心上,当晚却躺在床上碾转反侧睡不进去,眼前全是白天发生的那场意外。

    “没见过骑车这么笨的!”少年看着天花板,想到今日少女笨拙的车技,忍不住嘴角带笑的念叨了一句,眼前全是少女可爱的骑车模样。

    “顾南沅,南城一中.........初三.........”无论如何也睡不进去的少年,喃喃自语今天只听了一遍就记得牢牢的喊话,很明显有些人,有些事入了心。

    第二日少年出门,下意识的走到南城一中附近,看到少女放学和朋友有说有笑的骑车路过,想上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转身离开,晚上又是忍不住想着顾南沅的模样碾转反侧睡不着。

    这一晚,聪明的少年知道他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动心了。

    明确自己动心的少年,很行动派的第二日去找少女求交往了。

    “我叫鹿濯,你…你那天撞的有些严重,可能需要你负责。”少年找到放学的少女,冷脸惯了,说出这句特别想的情话,少女也没有听出来,以为事真把少年撞坏了,焦急的说要回家拿钱带少年去医院。

    “不...........不用去医院,你要负责,就做我女朋友!”心“砰砰”乱跳的少年,将这通求交往的话说的怎么听怎么痞,所以惹来少女气呼呼的一瞪问他到底有没有事。

    “腿没事,人有事,需要你负责做我女朋友!”少年见少女生气,不知为什么觉得她更可爱,心跳的更快,也更急切的表达了想要她做女朋友的心思,没想到直接将把他当流氓小痞子的少女气跑了。

    那时候的少年鹿濯还不知道,相对于他在极为发达的城市早恋不算什么事,在相对思想保守的南城,早恋是很多好学生不敢触碰的禁区。

    在鹿濯身边,小学五六年级身边就有谈恋爱的同学,他因为长得好,身后也很早追着好多女生。

    因为这样的环境,16岁的少年鹿濯下意识的觉得这年纪谈恋爱没什么,喜欢就要在一起,不然会被其他男生把心爱的女孩追走了。

    所以之后几天,少年鹿濯还是想了很多追求的法子,堵在少女跟朋友骑车回家的路跟她告白求交往。

    少女每次脸红扑扑的拒绝,少年敏感的能感觉到少女并不讨厌他,所以虽然失落少女不同意做他女朋友,但是少年还是觉得他们两人有希望,所以持续的追在少女身后,用他那年纪能想到的所有浪漫方式追求少女,想着总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打动少女。

    然而在少年鹿濯还没有打动少女的时候,他需要离开南城回州城上学。

    鹿濯是用弃考的方式来到南城外祖家抗议他母亲不让他打职业篮球,一个月过去,他母亲松口同意让他加入国青队,并把他叫回州城参加期末考。

    “顾南沅,我要回州城上学了,放假我会过来南城找你,我是真喜欢你,你就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吧!”

    离开南城前,少年鹿濯又跑去告白求交往,少女顾南沅张口就要拒绝,少女鹿濯看出来,不想听令他难受的话,所以给顾南沅留下了一个约定。

    “还是等我放假再来找你要做不做我女朋友的答案。”鹿濯丢下这句话,带着不舍离开了南城。

    之后在州城,少年鹿濯忙着期末考,忙着国青队高强度的训练却也十分想念顾南沅。

    在那个手机还不是学生普及使用的通讯方式的年代,鹿濯在十分想念少女的时候还做了他以前觉得很傻的事,他给顾南沅写了很多封信。

    说信也能说是情书,他还是要让顾南沅知道他喜欢她,希望顾南沅在南城不要忘记他,给顾南沅留了能联系他的方式,但是信寄出去,却一直石沉大海。

    后面收到了一封回信却是叫他死心,她有男朋友了。

    那封信少年在课间操的学校收发室收到的时候,看到来自南城一中,一开始喜疯了,但是小心翼翼打开看了里面有男朋友的信息却整个人都被弄懵了,难受的眼睛都通红起来。

    少年鹿濯不知道心爱的女孩被谁抢走了,那时候都不顾还在上课,直接翻出学校订票去了南城。

    赶去南城的路上,鹿濯想了很多,也安慰自己会不会是顾南沅的拒绝他的新方式,但是到了南城,他打车去南城一中找顾南沅的路上,却在半途看到顾南沅主动抱着一个男生。

    追求顾南沅的过程里,少年鹿濯清楚的知道顾南沅的少女矜持和羞怯,所以看到她主动扑倒一个男生怀里,鹿濯对比顾南沅跟他的相处,整颗心都碎。

    而那个男生,鹿濯也认识,他们曾在南城一中附近的一块球场上打过球。

    彼此都很聊的来,也很欣赏对方,还交换过姓名,他知道对方叫俞北哲,一个长得不差他,性格也比他更讨人喜欢的阳光帅气大男生。

    鹿濯一直知道他的性格过于冷傲,是不讨人喜欢的性格,很多长辈都评价过他这样的性格会吓跑很多女孩。

    以前他不在意,还乐得他身上的冷漠吓走那些追在他身后的女孩,但是这些女孩不包括顾南沅。

    他愿意为她打破所有的冷傲,讨她喜欢,但是顾南沅却喜欢其他男孩了。

    鹿濯都不知道哪一天他是如何失魂落魄的离开,坐车折回了州城。

    他坐在车上离顾南沅的不远,却没勇气去亲口问她为什么不喜欢他而喜欢其他男孩,他怕得到比信上更令他难受的拒绝之语,更怕梦中只对他巧笑嫣然的顾南沅,牵着俞北哲大大方方的跟他介绍“新男朋友”。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鹿濯每次想到他在南城看到的“甜蜜拥抱”,都难受的只能什么也不去想的埋头练球,他让自己忘记喜欢上别的男生的顾南沅,但是却怎么也忘不了。

    最后实在是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欢,鹿濯在两年后又回到了南城。

    鹿濯给自己回去的理由是都这么久了,顾南沅跟俞北哲可能分手了。

    心高气傲的鹿濯能允许顾南沅喜欢其他男孩,却不能允许自己做“小三”,追求有男朋友的顾南沅。

    然而他的“分手”期待落空,他按之前堵顾南沅告白的记忆,找到顾南沅家附近,却看到顾南沅揪着俞北哲的耳朵在发脾气的生动画面。

    生气会动手的顾南沅,是鹿濯从没有见过的活泼。

    这样亲昵熟稔的动作,刺痛了鹿濯,他极为难受的离开了。

    之后忙着学习、忙着练球、忙着打比赛,忙着加入国家队,忙着挑战NBA,鹿濯用忙碌来填充心中缺了一块的难受。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喜欢一个女孩,一直念念不忘对方。

    有时候想的太难受,鹿濯还曾经打过自己,觉得他太不争气了,然而有些感情却不由他控制。

    他还是会控制不住在繁忙的国家赛跟NBA赛程下以”探亲“之名回到南城,下意识的想要偶遇顾南沅确定她是不是单身却两次回南城,都故意走到顾南沅家附近,也没有见到顾南沅。

    而等鹿濯在NBA上一战成名荣耀归国等时候,他在酒店看到了顾南沅的选秀比赛。

    在电视上看到一直惦念不忘的女孩,鹿濯是兴奋的,他还不知道顾南沅唱歌这么好听,他为所有导师为她转身高兴,却在顾南沅唱完歌离开舞台,跟家属区唯一家属的俞北哲庆祝拥抱的时候,被深深打击到。

    “都这么多年了,两人还在一起。”

    鹿濯再次见到拥抱在一起的顾南沅和俞北哲是完全绝望的,他都怀疑两人结婚了。

    那时候的鹿濯从没有想过顾南沅和俞北哲会是兄妹的可能,因为他们那一代大多是独生子女,而顾南沅和俞北哲两个不同姓,还长得没一点相似的。

    等在NBA全明星现场见到被kiss cam圈中的顾南沅和俞北哲,鹿濯是有些心烦气躁的,他正想背过身不想看两人的亲吻,却却在大银幕中看到俞北哲好似被“捉奸”的反应。

    一瞬间鹿濯也误以为顾南沅是受欺骗的女孩,气的当场想冲上台揍死俞北哲。

    然而下一秒反转,鹿濯整个人懵了几秒,才被狂喜俘获。

    【他是我妹妹】这几个被印在俞北哲T恤上的字,鹿濯不错眼的盯着看了好几遍,确定是真的,就忍不住去看一边羞恼的顾南沅。

    突然对上顾南沅的眼睛,鹿濯有些意外,但是从顾南沅眼神鹿濯看出她还记得他,愉悦就怎么也压不下来,然而顾南沅却又冷淡的转开眼。

    那一瞬间真是大喜大悲也不过如此。

    之后恢复比赛,鹿濯发挥都无人察觉的失常了几秒,好在也许是知道心爱的女孩在现场,他想出风头而恢复正常,并且越打越猛,最后拿下全场MVP。

    满场有如山崩的呼喊他的声音,鹿濯没空去听,他只四处寻找混在人群中的顾南沅,人太多没能找到声,鹿濯有些失望,但是心情却很好。

    回到酒店,鹿濯正要想法子打听顾南沅的现状和联系方式时,他收到国内《我们结婚吧》节目组的再次邀请信息。

    《我们结婚吧》是国内一档明星假扮成新婚夫妇的真人秀节目,开价一季7000万让鹿濯参加,但被鹿濯拒绝了。

    他不缺钱也不缺名气,更不喜欢跟不认识的女人假扮成新婚夫妻,所以之前就拒绝了节目组。

    但节目组一直没有放弃,这其实让鹿濯觉得有些烦,点开信息都想拉黑节目组导演的时候,却看到那个联系了几次的导演发信息给他,告诉他节目组愿意将他的出场费提高到9000万,结婚对象定今日出现在NBA赛场kiss cam中出现的顾南沅。

    看到顾南沅三个字,鹿濯脑子就炸开了锅,都没注意《我们结婚吧》导演为什么突然会挑选顾南沅跟他假扮夫妻的原因,鹿濯就回信息说这档真人秀他接了。

    等鹿濯大脑冷静下来,细细看了《我们结婚吧》节目组突然定顾南沅跟他“假扮”新婚夫妻,才知道今日kiss cam瞬间俞北哲自导自演那场戏不仅仅在外网上火了,兄妹两在国内也大火了一把。

    从网上发现顾南沅因为NBA上了热搜,《我们结婚吧》策划不知为什么觉得顾南沅和中国在nba的篮球皇帝很配,想着借机说服鹿濯参加他们节目,他们再顺势用今日在国内大火的kisscam现场镜头来炒作他跟顾南沅。

    “都是人精。”

    鹿濯看完《我们结婚吧》节目组的炒作计划,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以前他很讨厌这些,但是想到是跟顾南沅,鹿濯就喜不自胜。

    然而不等鹿濯跟节目组询问顾南沅那边参加《我们结婚吧》的具体情况,鹿濯接到了中国球迷在纽约遭恐怖袭击的通知。

    鹿濯马上赶赴了现场给受袭击的同胞提供帮助,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看到救护车赶来被俞北哲抱上车做抢救的顾南沅。

    .................

    “啊!”

    看到被俞北哲抱着的顾南沅胸口刺目的红,鹿濯满头大汗的惊醒了过来。

    “阿濯?怎么了,做噩梦了?”

    一边正在看书的俞北哲被鹿濯吓了一跳,转头看到他一脸慌张失措的模样,知道他是做噩梦,所以出声安慰他,却没想到鹿濯听到他的声音,转头极为急切的问他。

    “你妹妹怎么样了?”

    “我妹妹?在家养胎啊,什么怎么样?”俞北哲被鹿濯急切的样子弄懵,下意识的顺着问题回答才提醒到鹿濯冷静下来,注意到他现在还在飞机上,想起他不是梦中的那个鹿濯。

    “呼——”慢慢找回理智的鹿濯深呼了一口气,一边盯着他的俞北哲见他这样才出声问他是不是靥这了。

    “沅沅在家有那么多人围着,不会出什么事的。”俞北哲安慰鹿濯,没想到却换来鹿濯有些犀利肃杀的眼神。

    “你这样看我做什么?”鹿濯的眼神看得俞北哲后背有些发寒。

    “以后不许抱我老婆。”鹿濯想到梦中就是因为俞北哲和顾南沅拥抱才造成的误会,实在忍不住心中在梦中憋了不知多少年的醋意警告了俞北哲一句,弄得俞北哲莫名其妙,想问他为什么,鹿濯却不理他站起来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个脸。

    冰冷的水刺激着鹿濯的毛孔,他深陷在之前梦境中的所有恐慌情绪散去大半,再出来面对俞北哲也没有在受梦境影响,俞北哲见他如此也放心下来收拾东西,准备下飞机。

    “终于到北城了。”

    俞北哲兴奋的站起来,先鹿濯一步出机,鹿濯晚了一步,跟上去的时候俞北哲神情凝重的接到了一个电话。

    “怎么了?”鹿濯问。

    “为你开庆功宴的中国球迷刚刚受到恐怖袭击了。”

    “什么!?”

    俞北哲将国外新爆发的大事件转达给鹿濯,鹿濯马上震惊的看着他。

    “别急,没有人员伤亡,那伙专门针对中国人搞袭击的恐怖分子,一进酒吧还没有掏枪就被人发现抓起来。”

    俞北哲见鹿濯被吓到,忙跟他解释那边有惊无险,却无法让鹿濯心中的震惊消下去。

    他又想到之前那个太过真实的梦,两者莫名重合了。

    ..........

    “爸爸!”

    鹿濯还在愣神的时候,一个甜糯的喊声唤醒了他,他顺着声音马上看到一个跟顾南沅长得很想的萌团子梳着可爱的丸子头像向他飞扑而来。

    看到萌团子,鹿濯下意识的对她笑了一下,眼神却绕过她,去看站在她身后扶着肚子浅笑着的顾南沅。

    “老婆!”鹿濯见到顾南沅马上大步向她走去,连向他扑来的宝贝女儿都忘记了。

    而顾南沅在鹿濯大步走向她的时候,也笑着上前跟他拥抱,因为怀孕,两人算一下时间也三个多月没有见了。

    “不是让你别来了吗?累不累?”

    拥抱完顾南沅,鹿濯马上心疼的问挺着大肚子的顾南沅。

    顾南沅摇了摇头表示不累,他才回身去抱已经被俞北哲抱起来的宝贝女儿。

    “现在才想起你的女儿?”

    俞北哲将萌团子递给鹿濯,见鹿濯爱怜的亲吻女儿的脸颊,忍不住打趣鹿濯刚刚先抱顾南沅的反应。

    俞北哲的本意是嘲笑鹿濯见了顾南沅就什么都忘记的毛病,是替萌团子打抱不平,却没想到鹿濯会跟他认真的解释,刚刚的行为是让孩子知道家里爸爸最爱妈妈,妈妈也最爱爸爸,让孩子知道她不是家里的中心。

    “一个家庭的核心是父母恩爱,等你以后有孩子,就知道这些小细节对孩子成长的作用了。”

    鹿濯看了无数本育儿书,说起育儿经头头是道,俞北哲记下来,等之后见到在外面停车没能下来的妻子林雅淇两人还讨论了一下。

    “我是准备一个人开车来接你们的,但是沅沅听说国外发生专门针对中国人进行的恐怖袭击就不听劝也要来。”

    林雅淇开着车,说起怀孕的顾南沅突然也想来接机的原因。

    “吓到了吗?”鹿濯坐在顾南沅身边,第一时间搂着顾南沅安慰告诉她没有人员伤亡,完全不知道顾南沅比他更清楚那边的情况。

    今日的这场袭击危机也是顾南沅安排人盯了快四五年才破掉的。

    顾南沅可不会忘记上一世是怎么中枪重生的。

    “沅沅,我现在想到我们在梦中错过那么多年心里就好难受。”

    回到家,鹿濯将女儿哄睡,回到卧室见顾南沅没有睡,忍不住跟她说了之前飞机上的那个梦,说到误会的错过,鹿濯知道是梦也心堵的不行。

    “我实在不能想象,你出意外,我该怎么办!”

    梦境最后顾南沅中枪的鲜血,鹿濯脑海里出现那样的画面都有些崩溃,都没有注意到顾南沅惊讶看着他的眼神,等注意到顾南沅想跟他说重生这件事的时候,鹿濯却没有感觉到什么抱着她说。

    “那只是一个梦真好,不然我要痛苦死了。”

    顾南沅听鹿濯畏惧上一世的结果,迟疑了下决定不把上一世的事说出来,就让他当个梦吧,不然知道她上一世在那个时候死了,他肯定不好受,就像她现在知道上一世有人从中作梗害的她误会了他一样,心中不好受极了。

    “睡吧,那只是个梦!”顾南沅主动亲了亲鹿濯的嘴角,安抚他睡觉,没想到会撩起鹿濯眼里的火,然而顾及到顾南沅怀孕,鹿濯只能克制的搂着她,什么也不做。

    那样隐忍的深情,顾南沅十分动容,想为他做点什么,鹿濯却说她现在是最辛苦的时候,让她照顾好自己,他忍忍就好了。

    “老婆,我爱你。”鹿濯在睡前,忍不住对顾南沅告白,顾南沅眼睛闪了闪也回了一个,“我也爱你,老公。”

    听到顾南沅说爱他,鹿濯心满意足的搂着她睡了过去,没想到又做起梦来。

    他梦到送进医院抢救的顾南沅,因为心脏比常人偏了一点而幸运的避开了枪击致命点,最后在抢救下幸运脱险。

    他梦到另一个鹿濯跟康复的顾南沅上了《我们结婚了》。

    他梦到他们在《我们结婚了》后,又上了一些节目后,他们“假戏真做”牵手震惊了整个娱乐圈。

    …….....

    “老婆,我梦到我们在另一个时空也幸福的在一起。”

    早上鹿濯醒来,激动的抱着顾南沅说了那个虽然波折不断最后却也收获圆满而甜蜜的梦。

    “什么?没死?被救活了,我哥成了综艺大咖??”顾南沅有些惊讶鹿濯续起来的梦,但是听到他们最后也走到了一起,昨晚第一次听梦的难受也全消了。

    听鹿濯说她在“梦”里兜兜转转混娱乐圈,也走出了一条瞩目的音乐之路,顾南沅忍不住想。

    “这会不会是薛定谔的猫……存在平行世界,不同分支开出不一样的人生和故事………”

    ........

    (全文完)

    蝎言蝎语/文

    2018.5.1

    晋|江文学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